-

“什麼,麵熟?難不成你所說的那個人是你們私塾的?”吳永恒一聽這話,倒是有點故意把事情往私塾那邊扯呢。

也就是有點刻意引導彆人的意思。

反正她們這一番審問中,葉紫涵是聽著,總感覺有那麼一點不對勁的地方。

隻是現在聽起來,又好像完全都是走的正常的審案模式,著實找不出什麼差錯來。

“現在想起來應該是。”那個弟子竟然還點頭,如此的對吳永恒回答。

“大路,這話可不能瞎說,實屬的都是你的同窗好友,你可不能在外麵收了彆人的昧心錢,來誣陷自己的同窗。”

聽到他話說到這裡時,彆說葉紫涵他們說什麼了,就是私塾的先生賈鵬程也受不了他這般了。

先說私塾的其他弟子已經開始有些心慌,在下麵竊竊私語的在議論著了。

而賈鵬程,卻是直接就對他這個弟子嗬斥了起來。

“賈先生,還請你先在一邊靜等結果,可不要乾涉到本官斷案。”

吳永恒對賈鵬程還算是比較禮貌的,但也是冇讓他過多的在這裡叫囂,雖是禮貌,卻是依舊要他先到一邊等著。

賈鵬程雖是很著急,但也不敢在公堂過多的吵鬨,乾涉到正常審案,這畢竟是違法的。

所以在罵了他的那個叫大路的弟子幾句後,也隻能站到了一邊。

“這位弟子還請你把話繼續說下去。”吳永恒把賈鵬程製止住之後,才又轉過頭讓大路繼續說下去。

這大路被賈鵬程說了幾句後,可能多少是有那麼一點點心慌的,但是,在吳永恒的再次追問下,他還是繼續又說了。

“回吳大人,還有先生,弟子所說的句句屬實,並不誣陷人的意思。”在大路先為自己辯駁了一句,還打算繼續說下去。

而吳永恒也是趕緊的對他安慰道:“這裡冇人說你誣陷的人,隻要你說的屬實,絕無人敢對你怎麼樣。隻要你說的句句屬實,以後你回去試試,先生也會一如往常的教導你,絕不會為難你。”

吳永恒的一番話,一是給了大路一份鼓勵,算是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讓他原本的擔心也就瞬間冇有了,所以便是馬上抬手,指向了人群道:“回大人,那天弟子所見之人正是這個人。”

一看到他手抬起來指過去的人時,葉紫涵他們倒是特彆的驚訝。

因為他指的人正是陸建。

“你確定你冇有看錯嗎?一定是他?”吳永恒又追問了一句。

說實在的,看他這一次追問的樣子,好像並不是不知情,明顯就是有點故意走過場的詢問的語氣。

而那個大路自然也是很肯定的點頭回道:“回大人我肯定冇看錯,當時所見之人正是他。”

“不行,大人可以讓他過來與這位姑娘對比一下,看看他們的身高和身材是否相差不。”大路指著陸建,對吳永恒大聲回答道。

吳永恒像模像樣地皺了一下眉頭,然後纔對陸建招了一下手。

“吳大人,你可不要聽這位公子的一麵之詞。我家兄弟為人很本分的,絕不可能做出殺人的事情,即使他與人有些小過節,那也頂多就會與人爭吵一下,動手傷人的事情他都不敢做,這種事絕無可能的。”

現在事情突變,葉紫涵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說呢。

雖然他是極力的為陸建在辯駁,但是貌似這樣反而隻得適得其反,見不了什麼效果。

真是冇想到他們會來這一套,看來是失算了。

葉紫涵也冇想到他們會使出這一招來,所以竟然冇有想過應對的辦法,因此難免有那麼一點點不夠鎮定。

“肅靜!”吳永恒看葉紫涵為陸建辯解,顯然是有一點不高興的,還叫了一句。

不過他嗬斥完,馬上又換了一副柔和的表情,對葉紫涵安撫道:“葉大夫彆著急,這事情還在查著呢,再說有些事情,你冇有親眼所見,也不好說。”

“小建,你與那個人究竟什麼關係?為什麼會覺得是你殺了他呢?”胡山也有一點點的急躁吧,或者說他也是有些懷疑,所以纔在旁邊問了陸建一句。

問的挺突然,就是看陸建會怎麼回答的。

“我們冇什麼其他關係,就是普通的同窗,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這樣懷疑,反正不是我,我和大嫂分開後就一直在師傅裡麵,哪也冇去過都冇見過他。”

陸建搖了搖頭,一臉疑惑的回了這一番話。

雖然陸建是說自己並冇有和那人起什麼衝突,可是他也冇辦法提供那個時間段他的具體位置,以及能為他作證的證人。

就這樣,都冇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這事情和陸建無關。

而那個大路又很堅持的說,他看到的人就是陸建,且還有其他證人,說那會兒陸建確實是往那個方向去過的。

陸建自己又冇有太肯定的辯解,當時自己冇有往那邊走。

或許他也忘記了自己當時是否有到過那裡,畢竟時間過去了幾天了。

事情又是發生在私塾裡麵,都是那些弟子們最常走的地方,所以,誰也不太確定自己何時到了何處。

就這樣最後也冇能有個具體的結果,就能先將陸建關押,等找足證據,稍後重審了。

本來也不確定是陸建,不應該將他關起來的,但是被害者的家屬鬨得嚴重,吳永恒無法交代,最後也隻能讓陸建先留在衙門。稍後查出證據再審。

“葉大夫彆擔心,這事情應該是能查得清楚的,我們也相信你的兄弟應該不是那種衝動的人。”

從衙門出來,胡山見葉紫涵挺擔憂的,一直皺著眉,便上前安慰了她兩句。

趙俊浩也走上前小聲道:“這事情肯定有蹊蹺,你且先彆急,彆讓人得逞了。”

聽趙俊浩這話,好像彆人就是希望她著急一樣。

葉紫涵相信這肯定不是人家的目的,雖然他這次的目標看起來好像是陸建,但這應該隻是他的一個警示,不管路見這次能不能躲過這一劫,對他後麵會做什麼或許都影響不大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