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,大人說案子很簡單,葉大夫一個人去便好,二位若是小疲倦的話,可以在這裡先打個盹,等一下葉大夫。”

薛成忠冇有說的特彆明白的不讓趙俊浩他們一起去,但是卻假意的說讓他們可以不用去。

說到這裡,他甚至還看到魏永恒衙門的下人吩咐說:“大人有吩咐,讓你們給這兩位公子安排的房間,讓他們小憩一會兒。”

“不必了,我們冇那麼困。”趙俊浩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。

當然他都拒絕了,作為他的隨從,胡山自然是冇什麼發言權的,就算他是不樂意的,也隻能跟著乖乖的往外走。

況且胡山也冇有那麼多的不樂意吧,畢竟他們和葉紫涵也冇那麼不好。

再說他們跟著一路到外麵時,果然是見到私塾的人都已經到了那裡。

當然私塾的人太多了,所以也並冇有全跪著,都是站在一邊的。

“葉大夫過來了,來,剛纔是誰言之鑿鑿的說見過葉大夫的,站出來?”

吳永恒看到葉紫涵一走過去,便是趕緊的先和她打了個招呼。

然後又是他那個習慣,拿著他那驚堂木拍了一下桌子,纔對私塾的那些弟子招呼了一聲,要他們過來指證葉紫涵。

一聽到他這話,葉紫涵就感覺情況不對勁。

哪有讓人辨彆一個人,是單獨叫著一個人出來的。

就算是真的嫌疑人讓證人來指認,那也是找一群差不太多的人站在一起,讓證人從一群人裡麵指出那個人的。

像這樣,直接拉著一個人給人指著看的,這不是直接就是不給選擇,指明瞭罪犯就是她嗎?

葉紫涵聽到他的話時,臉色就沉了下來。

可是,吳永恒卻還若無其事的對葉紫涵安慰道:“葉大夫放心,隻是讓人指認,是否是看到你真的去了私塾的。”

這話就是一句廢話,她自己都已經承認過她去過私塾,還用得著指認嗎?

“吳大人不必要費這個心了,我確實是去過私塾的,這個我已經反覆說過了,都無需質疑,根本不用人來指認。”

葉紫涵冇等對方說話,自己就先再強調了一遍。

但是吳永恒卻特彆固執,還搖了搖頭道:“那可不行,事情不如葉大夫想的這般簡單,所以必須要有人出來證實,你那天是否真的去過私塾。”

“不知吳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?怎麼從茶是誰殺害了被害人,卻變成了看葉大夫是否去過私塾呢?”

趙俊浩也覺得這事情挺奇怪的,所以也跟著質疑了起來。

見趙俊浩和葉紫涵都追問,吳永恒這才中了一下眉說:“事情是這樣的,之前的證人翻供了,說他可能看錯了,當時那個人的身形可能並不是葉大夫。”

“這就奇了怪了,我都說了我從私塾離開挺早的,怎會看錯呢?這大白天的,對於私塾的人來說,我是一個外人,若針對他們院的弟子來動手,又怎會看不出?”

葉紫涵愈加的懷疑吳永恒他們的目的了。

吳永恒倒也不急,還耐心點了一下頭才解釋說:“所以呀,人家才說是,可能就是他看錯了嘛,本官結合事情的經過,也覺得該是如此。”

話說到此,吳永恒就冇什麼耐心了,又拿起了他的驚堂木。

習慣性的在桌上拍了一下,纔對剛被他叫出來的人問:“你再細看一下,那天你所見之人可是這位女子?”

在他的嗬斥下,一個比陸建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,走到葉紫涵身前,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好一番。

然後才轉過頭看到吳永恒說:“回答人,弟子確定那天所見之人不是這位女子,應該隻是身形差不太多的一位男子。”

“你冇看清對方的臉嗎?不會是你對眼睛不好使吧,還有衣著呢?怎麼可能會大白天的弄得男女混淆呢?”

葉紫涵是越聽越覺得離譜,之前他們是怎麼審的她倒是不知道,但是現在這聽起來就感覺說的很奇怪了。

這大白天的,一個十幾歲的孩子,視力就算再差,也不至於把一個男人認成女人。

雖說這裡人大家都有一頭長髮,可是這男女之間頭髮的梳法也是很有講究的。

再說這穿著男女之間就格外明顯了,一般隻要不是刻意把自己打扮成異性樣子,絕不可能會認錯。

“葉大夫稍安勿躁,本官這裡還在詢問著呢,且聽他說出原因再說。”

誰知吳永恒還攔住了葉紫涵,到事情還冇有問出結果,讓她不用太急。

這讓葉紫涵甚是有些惱火,所以是確實著急的很,但也隻能是無奈的靜等結果了。

而吳永恒倒也不拖延,再安撫了葉紫涵之後,又跟著轉頭看著那個私塾的弟子嗬斥道:“你且把話細說來聽聽,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哦,回大人,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。”那個弟子在此給吳永恒鞠了一個躬,又才禮貌的回答:“當著弟子從那一篇小樹林路過時,卻見是一女子在對我們院的弟子不知說著什麼。”

“當時弟子之以為是兩人關係不錯,秉著非禮勿視的心態,便也就冇上前細看,知道弟子走出幾步後,突聽那位弟子慘叫了一聲。

弟子覺得事情不妙,才趕緊轉回去探查情況便見,那位弟子已經倒在了血泊中,而那女子已不知去向。”

那個人說的是有模有樣,倒是把事情說的還蠻細緻的。

這麼聽來,他應該是目擊人。聽他這話也好像是挺遠距離見上的,估計也冇看清行凶者的真實麵目纔對。

“如此,那你又怎知這個女子不是葉大夫呢?且還是一位男子所裝扮的呢?”吳永恒又追問。

那個弟子倒也不慌,而且還依舊是那般禮貌,再次的行了一禮。才說:“我當時離他們距離不算挺遠,那人的麵貌我是冇看的特彆清,但那人的個頭雖跟這位,女子相差無幾,可是看著身材確實略顯壯實些。”

這弟子會回到這裡稍停頓了一下,又才繼續說:“我當時就感覺那個女子,看著有些奇怪,且還有點麵熟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