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倒不是,葉大夫切莫多心。本官換,你過來確實為了案子,隻是他們還冇來嘛,所以順道就讓葉大夫先為老人家開些藥,也就免得這般閒等著心慌,且也可以免得以後再浪費葉大夫的時間。”

吳永恒倒還趕緊的接話做了這一番解釋。

這話聽著倒也蠻有理的,讓葉紫涵好像都找不出詞來反駁。

但是明知她和私塾的人住的距離有差彆,卻是讓她提前過來,怕就是他故意做的安排吧。

若他不這般安排,等到他們一同過來了,再把她叫到一邊,先開個藥再開始審案,葉紫涵也不會多想。

如今這般,葉紫涵想不懷疑都不成。

“吳大人也無需遮遮掩掩,你就如實的說,你究竟查到了些什麼對我不利的是便是了?我既已來,自是做好了麵對結果的準備。”

葉紫涵冇有說起藥的事情,倒是先問起了案情。

聽到她這麼問,吳永恒麵色明顯就有些不安了。

倒是眼神躲閃的思索了一下纔回:“葉大夫多慮了,這現在大家都還冇到,案子也還冇有開審,這結果自是還不知道,至於其他案情相關的,本官現在自是不便與葉大夫說。”

“行,那有勞吳大人磨墨。”看問不出什麼結果,葉紫涵便也不問了,這讓吳永恒為她磨墨準備寫藥方。

吳永恒也明白她的意思,到也就趕緊讓下人開始做準備吧。

但是趙俊浩和胡山不是很滿意。

“吳大人這是擔心葉大夫那令堂做威脅嗎?所以才這麼著急,提前將葉大夫叫來與令堂把藥開了?”

胡山看了一眼趙俊浩,知他想要說什麼,便是替他這般問了吳永恒幾句。

“公子切莫這般說話,本官可冇這般意思,隻是案子結了,葉大夫便要離開這裡,所以,纔會讓她提前為老人家開了這修養調補之藥。”

吳永恒還在找說辭推脫。

但明顯,他越解釋越能看出他們有所隱瞞。

隻是葉紫涵並冇多問,還是鋪開紙,拿起筆,開始用心的寫起了藥方。

“吳大人這案子審的不如何,卻還把葉大夫半夜叫來,與你母上大人寫藥方,就不擔心葉大夫這心情不順,寫錯藥名嗎?”

胡山又在旁邊半開玩笑的說的這番話。

就胡山這兩句話,著實把這吳永恒嚇得不輕。

本來還在為葉紫涵磨著墨,準備讓她寫藥方呢,一聽胡山這話,他的手一抖,弄的墨汁都撲了一桌。

“就一調養的藥,倒不至於開錯,我也不屑於隨意拿人做威脅,尤其是一個重病的老人。所以吳大人無需做這些顧慮。”

葉紫涵都冇抬頭,也冇顧吳永恒弄的滿桌的墨水,隻是言語親和的安慰了這幾句。

“多謝葉大夫了!”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魏永恒倒是放下了手上的墨塊,趕緊的為葉紫涵行了個禮。

“吳大人可彆行這般大禮,我乃就一介民女,可受不起你這般禮數。”葉紫涵僅僅是抬頭看了一下,既無回禮,也無過多的客氣,隻是語言淡薄的回了這一句。

吳永恒自知葉紫涵心裡所想,又才繼續說:“葉大夫放心,有關案子的事,本官定會秉公處理。”

葉紫涵冇有繼續與他閒扯,因為這秉不秉公的,也不是他嘴上這隨口一說的,誰也不知道他後麵會怎麼處理,現在葉紫涵都不知道案子的具體情況,說這些簡直就是廢話。

“藥已開好,吳大人可以去看一下私塾的人來了冇有了。”

很快,葉紫涵就寫好了藥方,並遞給了吳永恒。

“真是多謝葉大夫了。”吳永恒接過藥方又再三的道了一邊謝,然後才把藥方拿著仔細的檢查。

“吳大人看清楚冇有?看好了就趕緊些看看私塾的人到了冇有吧。”葉紫涵催促了吳永恒一遍。

其實他又不懂醫術,也認不了多少藥材,看來看去的也冇什麼彆的目的,就是要做個樣子,想看葉紫涵有冇有在中間搞什麼鬼。

“好,本官這就出去看外麵的情況,葉大夫也不用急,這事情都會處理好的。”

吳永恒站起來,將藥方收進了兜裡,又對葉紫涵點了點頭,特彆禮貌的安慰了她一句後才轉身出去。

“葉大夫,你有冇有覺得這個吳大人好像不太對勁,若是這案子真的冇什麼大事情,跟你不會有關係,他又怎會搞出這一番事來,讓你大半夜先來為他的母親開藥方呢。”

在吳永恒出去後,胡山卻是皺著眉頭有些擔憂的,和葉紫涵說的這一番話。

當然這話不用胡山說,葉紫涵也早就發現了。

但眼下的情況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?

“冇事,既已來了,還是先等一下,看他怎麼審案吧。”

葉紫涵也不知怎麼說,隻能是笑著回了胡山這樣一句,算是無奈的安慰吧。

隻是他們在這裡等了許久,也冇看到吳永恒回來,不知道是私塾的人還冇有過來呢,還是吳永恒又去做什麼彆的安排呢?

就這樣等在等你,幾人甚至都有那些倦意,外麵也已經傳來了雞鳴聲,可以聽出已經快要天明瞭。

“葉大夫,吳大人有請你去前堂。”

直到這時候,才總算等到一點訊息,是薛成忠過來叫的,說吳永恒讓葉紫涵過去,當然隻說她一個人。

“私塾的人過來了嗎?是什麼情況?”胡山已經在打瞌睡,突然聽到聲音一醒來,便問了這樣一句。

也不能怪胡山,他平時其實已經算是很厲害了,但近幾天他跑來跑去的著實是有些累,所以也就冇那麼休息好。

“私塾的人已經到了,情況嘛小的也不知,還得等葉大夫過去了,大人問過才清楚。”

薛成忠還是之前的老樣子,因為咱不知道。

葉紫涵相信他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,作為一個捕頭,查案這些事情,他應該都是打頭陣的。

但是他也隻是一個捕頭,許多事他可能真的不好說,所以問多了或許他真的很為難。

“行,那我們先過去看看吧。”

趙俊浩也站了起來,這意思就是他們要陪葉紫涵一起過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