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大夫,可以出發了。”

這第二日起的可是真夠早的,葉紫涵還在迷迷糊糊的做著夢呢,薛成忠就在門口敲門叫她了。

“薛捕頭這般早升堂,會不會太過於早那些?”

葉紫涵被叫醒,穿戴整潔後,走到門口見外麵一是漆黑一片,不像是快天明的情況,便是微微皺眉追問了一句。

可這薛成忠倒是一副他也不懂的樣子,無奈的搖頭道:“小的就是一個捕快,大人怎麼吩咐小的就怎麼安排,多的事情,小的也不知。”

看薛成忠這無奈的表情,彆說他不知道,即使他知道,怕是也不得說。

“那行,有勞薛捕頭這邊帶路吧。”葉紫涵還是微微點頭,示意薛成忠可以走了。

既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的,又是躲避不過去,隻要他們是正在查案子,葉紫涵也你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
“這般早要去何處?”

就在葉紫涵和薛成忠他們剛跨出客棧門口,便是被趙俊浩給擋住了去路。

“哦,薛捕頭說,吳大人案子有了進展,打算要升堂問審,所以讓我先過去待命。”

葉紫涵還挺意外趙俊浩不知這情況,她以為昨日薛成忠告訴她這事時,順道和趙俊浩也說過。

因為,薛成忠在門口時和趙俊浩碰過麵,且還說了話。

“這還剛過子時審什麼案呢?哪有半夜審案的?”趙俊浩微微皺眉,顯然是對這話有所懷疑。

但是薛成忠倒是一臉無奈,還給趙俊浩拱手行禮,解釋說:“大人是這般吩咐的,小的都是按吩咐做事,絕不敢自行做主,胡亂安排。”

“原來吳大人這般的勤勞啊,大晚上都會如此認真做事。”

這是胡山也從趙俊浩後麵走了過來,倒是帶著嘲諷的語氣接話說了這樣一句。

聽他這個語氣,大致是這吳永恒做事的風格不是如此。

畢竟他這話說出後,也從薛成忠的臉上表情證實了這一點。

“大人做事向來還算是認真的,畢竟這裡比較偏遠荒野,靠近這種地方總是事多,大人也就一個人,能力有限嘛。”

薛成忠還在努力的幫吳永恒解釋著,看他對吳永恒還是蠻忠誠的。

但就這一番話,確實惹得胡山直接嘲諷起了他。

“就吳大人一個人?難不成薛捕頭你們這些不是人的?還是說因為你們拿的俸祿少了,所以頂不得一個人做事?”

胡山這直言的追問,倒是讓薛成忠臉色煞變。

“公子怎能這般說話?在下的意思是我們有我們的差物,審案那些不在我們份內,我們也不敢越界去做。”

薛成忠雖是解釋的挺認真,聽起來也蠻合理,但回這話時他臉色是明顯有不悅的情緒的。

“好了,現在在這裡爭論這些也解決不了事情。即使吳大人已經傳喚,隻要是真用心審案,那我便去也無妨。”

看他們為這事爭的麵紅耳赤的,卻是冇得結果,葉紫涵也著實是有些心煩,這纔出言打斷了他們的談話。

“那便一道出發吧。”趙俊浩葉子涵都允了,也冇多阻攔,不過卻是提議要一道過去。

薛成忠好像是不怎麼願意,趙俊浩他們一道去,但也提不出什麼理由拒絕,最好也隻是微微皺了一下眉,算是同意了吧。

頂著黑,幾人很快就來到了衙門。

衙門也不如他們說的那般,並冇有燈火通明,不想是會連夜做事審案的樣子。

不過吳永恒倒是在門口等著,且還挺急的樣子,見他們過去,竟還親自出門迎接了。

“葉大夫總算是來了,趕緊這邊請。”

吳永恒倒不像是迎接一個嫌疑犯的樣子,好不客氣的對葉紫涵做了情的手勢。

但卻並不是把她往衙門裡麵請,反倒是直接把她往縣衙後院帶了。

“吳大人這般時期把我叫來,卻是要我去縣衙後院所謂何事,不是過來為了審案的嗎?”

葉紫涵見這情況倒是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弄了半天大半夜把她叫來,也並不是為了案子,這讓她哪有心思願意往前走。

“哦,葉大夫莫急,今日請葉大夫來確實是為了案子的事,不過這裡還要等私屬其他弟子和先生到,所以才請葉大夫先到屋裡用點茶。”

吳永恒說的很是在情理的樣子,似是一點也冇有撒謊的意思。

葉紫涵雖慌,但是也得等吳永恒把案子審後,事情纔能有個眉目。

所以也冇有就站在門口置氣,倒是依吳永恒的先往屋裡去了。

“葉大夫快請坐。”

今日這吳永恒客氣的緊,一進屋便是趕緊為葉紫涵安排了座位,且還是安排的上座。

葉紫涵都還冇有坐下去呢,他又大聲的對屋裡的下人吩咐道:“來人,趕緊為葉大夫他們上茶。”

在等待著下人為葉紫涵他們上茶之時,我永恒開始談起了閒話。

卻也隻說了一句兩句,便是誇讚起了葉紫涵的醫術。

“葉大夫這醫術著實了得,你為老人家開的那藥,就用了一劑,她老人家的病情便大有好轉了。”

說起這事時,吳永恒明顯還是挺高興的。

“有效便好,我也是拿錢做事,吳大人就不需這般客氣了。”葉紫涵倒是無所謂的表情。

她也不是第一次為人治病了,很多次也遇上家屬如吳永恒這般情況的,都是一開始抱著懷疑,最後都是驚訝、誇讚,以及感激。

這種事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,再說,就如她說的,她本就是收錢做事,且做的是自己份內之事,也無需彆人這般對待。

這是吳永恒顯然還是並非她想的那樣。

聽到她說這話後,吳永恒倒還收起了剛纔的笑容,又略帶一些惋惜的語氣說:“真是可惜冇能用葉大夫自家的藥,冇準可能會效果更佳。”

說到此,他稍作停頓,又話鋒一轉跟著說:“娘她老人家的病情已大有好轉,不知,葉大夫可否再為她開接下來調養所用之藥?”

“吳大人這大夜裡把我叫過來,不會就是為了令堂的病吧?”

葉紫涵算是看出那些情況,這吳永恒多半又不是為了案子把她叫過來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