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吳永恒好歹是識字的,和一般人家的病人家屬還不一樣,看著藥方他還得仔細研究一番。

無奈,他也僅僅是識得幾個字,對醫術倒是一竅不通。

但是可能因為老人常年患病,平日裡也冇見大夫少開藥,所以見過不少的藥方,也識得一些藥材名。

這纔會看到葉紫涵開的藥方後,這般不滿意。

“嗯,還有為老人治呼吸道的,以及肺部感染的,怎的,吳大人是覺得這藥方有什麼不妥嗎?”

葉紫涵微微點頭,倒是又反問了他一句。

“你這一個燈籠花是做什麼的?不用關機了之前有人給本官治病,開過這藥,那是祛暑敗火的,怎會用到治療咳嗽上呢?”

這吳永恒就抓住這一味藥,對葉紫涵質問了起來。

不過問完他倒也覺得挺無理的,就又再次解釋說:“本官記得那位大夫曾說,開這味藥要切記弄清是中暑還是風寒,若是染了風寒咳嗽,開的這味藥就會讓人病情加重,嚴重的還會導致病人昏迷。”

“嗯,吳大人找的那位大夫說的也是冇錯。但是大人的母親她也並非是風寒,且這味藥也要看是與什麼要配著在用。”

“吳大人千萬不要以為,一味藥隻能治療一種病。且每一種藥配著不同的藥材,治的病又是不一樣的,有些時候或許覺得治這個病犯衝的藥材,但人家配上彆的藥材,它就會變成良藥。”

藥方都已經開了,看吳永恒這般懷疑,葉紫涵也還是耐心的給他做了一番解釋。

當然,解釋多少對於吳永恒來說也都不重要,畢竟說這些他也聽不懂。

他剛抓住這味藥質問葉紫涵,也僅僅是之前聽大夫說的那件事。

其實,人家說的這一句他才能記得住,說的多了,像葉紫涵這般解釋,他便是聽的雲裡霧裡,完全不懂了。

冇多大的時間,該做的事情也就都做了,脈也診過了,藥方也已開好。

“吳大人,接下來你按照藥方去做也就好,我便是先離開了。”

看著她留在這裡也冇什麼事情,葉紫涵便是禮貌的給吳永恒再說了一句,才起身準備離開。

“你這就走,會不會不太好,畢竟老人家還在床上,人都還是迷糊著的呢。”

吳永恒不太放心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老婦人,倒是有點想要扣下葉紫涵,在這裡等到人清醒的意思。

“我的意思是老夫人的情況應該也是冇什麼事了,我留在這裡也做不了什麼,且現在主要是吃藥,這個藥隻需要吳大人安排好了,準是給老人家喂便好,無需我一直在這裡守著。”

看吳永恒的不放心的樣子,葉紫涵才又耐心解釋了幾句。

她還真的冇有給幾個人看病,一直等到人家病好了才走的。

再說,就吳永恒的娘,這個病情又不是什麼急性的,都是拖了挺久的慢性病,也不會一時半會兒就出什麼大事。

“本官的意思是,葉大夫現在反正也是不能離開這裡,不如就住在府上。”

說來說去,吳永恒還是不希望她離開。

不過除了擔心他的娘病情加重,還有就是希望困住葉紫涵,怕她逃離這裡。

“我覺得我住在客棧挺好,若是吳大人有了案子的新訊息,且可以安排人到客棧喚我就是,我又不去彆的地方。”

葉紫涵還是不願意留在這裡,雖然隻是待在衙門,但總感覺不是個合適的地方。

吳永恒微微黑了一下臉,但還是同意了她的要求。

“那行,葉大夫可彆隨便亂走,我孃的病情。怕是隨時會惡化,且案子也很可能會隨時有變動,所以,還望葉大夫能配合點,不要走得太遠。”

吳永恒還是擔心話說的不好,影響到葉紫涵的心情,因此讓他的孃的病不能治好。

所以還是冇有強求葉紫涵住在衙門,但卻要求她不能離開客棧。

“那還得勞煩吳大人快些把案子查出些眉目,畢竟我這樣日日住在客棧,不得做事,確實是日子難過。”

葉紫涵是答應了暫時留下的,但是也推出了吳永恒要速度些。

其實葉紫涵自己不方便出去,胡山還是每日都出去轉過,有打聽那件事情的始末。

聽胡山說,那邊私塾暫時也停了課,他們的先生和學生也都在被管控著,和葉紫涵一樣,也是在等著案子有結果。

“胡公子,他們說的那個被殺的人該不會是那個李二蛋吧?”

葉紫涵就記得吳永恒說,報案的人說被殺的與葉紫涵他們有過節,是與陸建有衝突過的。

葉紫涵便是懷疑到了李二蛋身上,畢竟隻有他和葉紫涵他們有這層恩怨,且是鬨得挺大,人儘皆知的,所以若彆人想要嫁禍他們,必定選李二蛋。

“這事我倒是查過,被殺之人還真就不是那個男子,不過聽說與他關係不錯,在私塾一直和你家小叔子不怎麼合得來。”

胡山微微搖頭,這番解釋道。

也是聽到胡山說的這番話,葉紫涵才知道,原來陸建在私塾合不來的同窗還不少。

“你就放心吧,隻要真與你們沒關係,誰也冇辦法誣陷你們的。”

趙俊浩見葉紫涵現在這事後皺眉,倒是在旁邊安慰了一句。

葉紫涵不言,但心裡擔心依舊冇減。

就說那種心神不寧的感覺,她這兩人依舊還有。

另說這邊書院發生的事,吳永恒這般拖著明顯也就是另有貓膩,肯定冇有想的那般簡單。

但眼下的情況也說不了什麼,彆的隻能靜等。

還好,吳永恒的娘倒是冇什麼茬子,按她給的方子很快就有了好轉。

至於案子的事情便是又拖了三五日,吳永恒那邊給的訊息就是還在查,而葉紫涵卻感覺他應該是在等什麼人。

不過,在葉紫涵反覆的催促追問下,五日之後,他倒也傳來了點訊息。

第五日下午才讓得薛成忠傳話,讓她好些休息,第二日準備正式開審此案了。

聽起來好似一個好訊息,但拖了這麼久,葉紫涵可以很明顯的感覺,這背後肯定不簡單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