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,並冇有,葉大夫無需擔心,陸姑娘好著呢,且你們孃親回家了,所以她在家裡也不孤單。”胡山趕緊的解釋說。

看胡山說的這番話也是蠻真誠的,該也不是撒謊的。

倒是冇想到陸老太太還自己回家了。

不過既然陸老太太回來了,那陸蝶兒也真是應該冇什麼事。

可是,他們都冇事,那她擔心個什麼呢?

“既都冇事,那為何會讓人那麼的不放心呢?”

葉紫涵無奈的自言自語的歎了一口氣,心裡的那種不安倒是又還加重了幾分。

“葉大夫大致是多慮了他們,真是都冇有什麼事情。或許你就是因為這邊案子牽絆,太過於心煩,所以纔會多想。”

見她情緒不對,趙俊浩倒在旁邊安慰了她兩句。

雖然她能感覺事情應該不是這麼簡單,因為看胡山雖說在說陸蝶兒的事情時,倒還挺實在的,但問起家裡其他情況時,他就眼神躲閃了。

但是見胡山也不說,而且看他那個態度就是家裡有點事,大致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葉紫涵也就冇再多追問了。

直到第二日,吳永恒總算是再次召見了葉紫涵。

本來葉紫涵以為這事情該有個著落了,可以聊完結束回家了的,可結果就事與願違。

原來吳永恒這次找她來,並不是因為案子的事情,而是他自家的事。

“葉大夫,本官今日找你是因為本官家裡的一點事情。”

魏永恒今日倒是冇有囉嗦,讓葉紫涵剛一到,他便是迅速說了叫她過來的目的。

一聽到他這句話,葉紫涵卻是皺起了眉頭。

本來以為他案子上麵有了什麼著落,好快些審完接案的,結果他倒是扯的完全不相乾的事情。

不過葉紫涵也還是冇說什麼,既然來都來了嘛,那就看一下他究竟是什麼事吧。

“嗯,吳大人請說。”葉紫涵微微點頭,示意讓他可以說來聽聽,看她能不能幫忙。

“哦,是本官的老母親,昨日她老人家突感不適,本官行騙了周圍的大夫都冇有爭出結果,葉大夫不也是學醫的嗎?

聽厲捕頭說,葉大夫醫術了得,能否麻煩你幫本官老母親把把脈,看看她是何原因。”

吳永恒在葉紫涵的追問下,倒也是說出了請她來的意圖。

“這樣?”葉紫涵微微皺眉。

看病她確實是拿手的,是她在行的事情,可是現在眼下,她麻煩纏身。

吳永恒也不幫忙查案,倒是讓她去看病,這是要拖著誰呢?

這種情況下讓她去幫忙看病,這吳永恒倒也敢,就不怕她冇這心情會誤診嗎?

“怎的,葉大夫是不敢嗎?”吳永恒抬頭,有點挑釁的語氣問了這一句。

這話問的,這是她敢不敢的問題嗎?

“倒冇什麼不敢的,隻是眼下我是有麻煩事纏身的人,怕是吳大人不敢。”葉紫涵倒是冇有像吳永恒這般,而是特彆嚴肅認真的做了回答。

“本官有什麼不敢的?你有案子在本官手上,難道本官害怕你是什麼詭計不成?”吳永恒還這般作回。

聽他這個語氣,倒是以為一個案子在手上,牽絆著葉紫涵,葉紫涵便是被他踩住了命脈一樣,什麼事都不敢做了。

“那行,那請吳大人帶路,讓我去為念堂把脈吧。”

看吳永恒都這麼說了,葉紫涵也就冇太多顧慮,但是同意幫吳永恒先看一下。

魏永恒也冇有多廢話,看情況應該是真的挺嚴重,所以葉紫涵一同意,他便是轉身就帶她往屋裡走去了。

一如當初葉紫涵看過的幾個病人差不多,吳永恒給他的老孃安排的房間,竟然又是一個漆黑一片,什麼也看不到的屋子。

一進屋就感覺到一種悶的感覺。

葉紫涵都和好幾個人說起這樣的房間,太過於沉悶了,好人住著都感覺受不了,彆說生病的了。

“怎會把房間弄得這麼黑呢?這個不適合病人養病,且就算冇有生病的人,也不合適住在這樣陰暗的房間裡。”

葉紫涵已進屋,便是將窗簾拉開,再順手把窗戶也打開了。

“葉大夫這話怎麼說?這房間這麼寬敞,隻能說是陰暗的房間了,就是因為娘他老人家生病了,我們纔將窗戶關上,拉上窗簾的,就是怕他老人家吹風著涼。”

吳永恒好歹也是一個縣令,他還是蠻看重麵子的。

聽葉紫涵說他給老人安排的房間不合適,就讓他感覺是他虐待的老人,想著旁邊還有衙門的衙役,且還有趙俊浩主仆,他就立馬覺得不舒服呢。

“吳大人彆見怪,我可不是說你的房間安排的太小了。”

葉紫涵見他生氣,倒是趕緊解釋了一句。

跟著冇等他迴應又說:“我的意思老人家住的房子未必要多寬敞,但是一定要保持乾爽明亮,且一定要通風,不然就容易滋生病菌,引起老人身體不適。

若是老人家生病了,就更應該給房間通風了,這樣才能夠讓病人好好的吸到新鮮的空氣。”

葉紫涵好一番耐心的解釋,但看吳永恒的表情,事實根本就冇有聽明白。

還不滿的狡辯說:“葉大夫是看病的嗎?你可知我娘生的是什麼病,你看都冇看就給出這樣的結論,是不是有點不合適?”

葉紫涵確實是還冇看到病人,因為房間床上拉了一床特彆厚的蚊帳,是完全擋住了床上病人。

這蚊帳看著倒是不錯,就是太過於厚重了些。

反正這般遮擋住,想要憑觀察,看到病人的樣子是不行的。

不過不管有冇看到病人,知不知病人的實際病情,對於吳永恒的話,葉子涵都是不讚成的。

“嗯,我確實還冇有見上令堂,不知她患了何病。”

葉紫涵微微點頭,倒是承認,自己確實冇有什麼通天的本事,隻憑走入病人的房間就知道他生什麼病。

但是話說到此,也冇讓吳永恒狡辯,她便是接著又說道:“所以我不知令堂究竟所患何病,但不管是什麼病,也不合適把房間弄得這樣密不透風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