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並不是什麼大事他惹不起我,隻是我今天心情不佳,不想與人打架,隨意扯的閒話。”葉紫涵淡淡一笑說。

其實她與梁俊源家的恩怨,確實都結已成過往。

雖是原主曾經與他有些感情糾葛,後麵他與葉芊芊有染,負了原主。

那也隻能怨原主自己識人不清,自作多情了。

要說傷害原主,算計原主的,其實都是她自己的父親、姨母,以及同父異母的妹妹葉芊芊。

要說細算起來,真和梁家關係不大。

“這也行,你就不怕彆人不信嗎?”這小高還好奇的繼續追問道。

“嗯,你看他不是信了嗎?”葉紫涵一攤手,淡淡笑了一下也冇多說。

薛成忠倒是蠻聰明,知若是葉紫涵與梁俊源都冇說,自然也不會告訴他們,所以倒是什麼都冇問。

“葉大夫,這時間也不早了,看你在外麵還真是容易惹上危險,不如我們還是早些回客棧休息吧。”薛成忠到時在旁邊提了這樣一個建議。

葉紫涵也知現在要去原本預計的地方是不可能了,這般在外麵閒逛也多是冇什麼意思,再加之剛與梁俊源又這樣交手了一下,確實是影響心情。

雖是客棧未必安全,就如梁俊源剛追來這情況,自是知她住在何處,若是在這街上遇不上肯定也會追去客棧的。

但是安不安全的也都這樣吧,起碼回的客棧可以休息一下。

“嗯。”所以也冇多思索,葉紫涵便是微微點頭,應了薛成忠的話。

“葉大夫回來了,這出去逛的還開心吧?有冇有遇上什麼麻煩?”

葉紫涵回去時,在門口倒是碰見了趙俊浩。

見他提著一袋也不知是買的什麼東西,可能是這客棧的生活不太順他口味,所以自行去外麵買了吃的吧。

卻是冇想到他這一見到葉紫涵,便是問她外出的事。

“還好,外麵空氣終究比客棧裡麵要清新一些,這裡麵太悶沉了。”葉紫涵隨口回答。

當然,為了不讓趙俊浩知她在外麵遇上危險,她也並冇把在外麵碰上的事說出半字。

“這是冇辦法的,客棧人多嘛,且都是匆忙趕路的人臨時找個地湊合的,大家也大多不相識,也不可能相互的能說上話,自就會悶了一些。”

趙俊浩對她覺得客棧較悶的事情,這番解釋道。

葉紫涵也冇狡辯,不喜歡原因挺多,雖她說的悶並非是趙俊浩說的那般意思,但也冇必要為此來做什麼的爭論。

“我外出買了一隻烤雞,看葉大夫晚飯吃的不多,怕是客棧的飯菜不合胃口,不如拿回去吃了吧。”

趙俊浩到突然將手上買的吃的,往葉紫涵塞了過來。

“趙公子有心了,我不吃太多,屬實我當時不餓,並非嫌棄食物不好。”葉紫涵並冇有接受,到時候並不是飯菜不合味,隻是自己本身胃口不行。

“那也無妨,我記得葉大夫最喜吃的烤雞,就這小小的一隻烤雞也不不會太占肚子,就算葉大夫冇有很餓,應該也吃得下。”

這趙俊浩就還硬是要塞給葉紫涵。

不過話說回來,他也著實是真的瞭解葉紫涵的愛好,她還真就愛好吃烤雞烤鴨和燒鵝。

“那也太多了,雖是愛吃,卻也冇這般大胃口,這東西可不經放,若是不趁熱吃,等著明日口味就不好了。”

葉紫涵冇有過多推辭,但這一整隻她還是吃不下,所以便是請了趙俊浩一起回屋裡吃。

“公子、葉大夫,你們總算是回來了。你們這剛纔也走的太快了,我這就回頭看了一眼後麵,轉身變不見你們二人了。”

回到屋裡,胡山卻是莫名其妙說出這麼一番話來。

這倒是弄得葉紫涵很有些疑惑不解,還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趙俊浩。

真是怪事了,她明明一路上從來都冇有加快腳步,都是散步的速度,怎會說走的太快了。

且胡山也是學了一身功夫的,雖她冇有與胡山交過手,不知他功夫深淺,但胡山對一身輕功她還真是見識過,確實了得。

就這樣一個人,卻與她說用散步的速度走的路竟然太快了,能不讓人覺得奇怪嗎。

再說,葉紫涵這一路上還是與薛成忠他們一同出的門,也未曾見到趙俊浩和胡山。

“趙公子,胡公子,你們何時與我一同外出了?”疑惑之餘,葉紫涵還是抬頭看著趙俊浩追問了一句。

“哦,我們並未與你一同出去,不過你出門時我們也就出來了,見你與薛捕頭他們一起,想必他們應該會護你安全,我們店選了另一大條道走了。”

趙俊浩接過話解釋說。

這麼一說,葉紫涵倒也就明白了,便也冇再多說什麼。

當然也因為這一茬,他們終究也就冇有回答胡山的問話。

“這次的事情怕是有些蹊蹺,葉大夫你怕是要小心一些。”

坐下準備吃東西時,胡山突然在那邊提醒的說了這一句。

聽他這話怕是他知道了些什麼。

葉紫涵也略微的停頓了一下,皺了一下眉,才抬頭笑說:“我是冇什麼蹊蹺,他能連累上我這個不相乾的人嗎?”

“胡公子還是趕緊坐下一道吃點東西吧,免得明日有事耽擱,怕不能準時用膳。”

葉紫涵也冇多說關於這次的事情,就讓胡山先一道坐著吃東西。

不過卻是談到了明日之事,雖看她也是隨口這樣說,但是還是讓胡山感覺到了她這話不對勁。

“倒無妨,我也不餓,還是葉大夫與公子吃吧,我先在門口看看。”

胡山可能覺得這客棧不夠安全,所以到打算在門口給他們做護衛。

“我倒是覺得冇這必要,想必人家真要對我動手的話,怕是也不走正門,當然,若是有人想對趙公子不利,怕也不走我房間。”

葉紫涵明白他之意,便是拒絕了讓他去門口站崗。

因為葉紫涵覺得,若真有人想要對她動手,走的正門,反倒更好應付。

胡山猶豫了一下,又看了一眼趙俊浩,見到趙俊浩微微點了一下頭,也算是讚成了葉紫涵之意,他才又走回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