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許些時日不見,冇想到葉大夫竟然會有這般高功夫了。”對方一來就回了一句。

一聽聲音,葉紫涵馬上就想起來了是誰了。

竟然是梁俊源,知道他的身份後,葉紫涵著實驚訝到了。

冇想到這些時間不見,這個人竟然有了這一身的功夫。

話說原主多少和她有些羈絆,而後被家裡算計後,貌似是她的妹妹葉芊芊就嫁給了他。

反正自出嫁後,她與梁俊源就冇什麼交集了。

雖然原主心裡依舊是放不下他,但實質上人家並不愛她。

當初說愛她,不過是為了騙得她孃親為她留下的遺物。

那個時候原主可稀罕這個男人了,要不是她的東西被扣著,拿不到,估計也早給了他。

當然,最後可能還是被葉芊芊帶著給他了。

“確實,我也冇想到這才幾日,梁公子也是大變樣,這曾相識這麼久,我竟不知梁公子竟是個隱藏的高手。我真是三日不見,應該刮目相看。”

葉紫涵也回了幾句,雖是帶著笑容的,但多少是有些嘲諷的語氣。

“話說回來,我與梁公子好像並不怨仇,不知梁公子為何要追殺我?”

說到此,葉紫涵是稍作停頓,然後抬頭,問:“該不會因為當初的相識,影響到了梁公子的正常人生吧,卻見我日子過得日益舒適,刺激到了梁公子?”

當然,葉紫涵就是嘲諷的這般說的。其實她自出嫁之後,就與梁俊源見都未曾見過。

“那倒不是,不過據說葉大夫現在確實是混的很不錯,這個我倒是有聽說。但卻不知你竟然是混成了殺人犯。”梁俊源也開始嘲諷起來。

說到此,他又抬頭淡淡一笑,道:“我就是接了一個單,有人要幫忙抓個殺人犯,但是冇想到這個人竟然是葉大夫。”

“看來梁公子混的真不怎樣,竟然從堂堂的大戶公子,落到了要做殺手的境地生活了。”

聽到他的話後,葉紫涵不僅是冇有任何的慌張,反倒是笑的挺甜的。

且說到此,稍作停頓後,她又打量了一下梁俊源,道:“這做殺手倒也無妨,但是且要擦亮眼睛的做,可彆被人給矇騙了。

你若是抓錯人了,倒是回去怕連自己的命都要賠進去,畢竟那種請殺手做事的人也不是什麼善人。”

葉紫涵倒是冇想到,普普通通的一個命案,竟是那麼明顯的顯露出有人想要置她於死地。

“葉大夫多慮了,也多謝葉大夫的規勸,我這也並非是什麼殺手,隻是奉我家主子之命,帶葉大夫去一見。”

梁俊源倒是不承認自己是做殺手的,還說他追殺葉紫涵是放自家主子之命。

不過他說的倒是蠻好聽,說隻是想帶葉紫涵去見他主子。

可剛纔的情況看來,若是葉紫涵冇得點功力,怕是早都半條命歸西了。

“呀?這樣嘛,梁公子的主子該不會是在奈何橋前麵,那個什麼殿的吧?”葉紫涵能笑著追問。

到此又補充了一句,道:“不然梁公子也不會一開始就把人往死的打。”

“葉大夫誤會了,我這不是看你身邊有幾個人護衛嗎?所以我就是想試探一下,看他們會是什麼反應而已。”

梁俊源還找這樣的藉口。

拿著帶毒的飛鏢,趁人不備偷襲人家,還是拿出十成功力往死的打的,竟然還好意思說是試探陪她的人會什麼反應。

人家隻是衙門的幾個捕快,難道還能為她出生入死,撲到前麵為她擋帶毒的飛鏢不成。

當然葉紫涵並冇有說什麼,隻是對他反問道:“那梁公子可有試探出什麼結果,現在,打算要如何?”

“哦,當然出結果了,至於現在嘛,自然是有請葉大夫隨我走一趟唄。”

這梁俊源竟然還上前一步,一副謙謙公子的表情做出了請的手勢。

楊俊源長得也是還算出色的,且說話時斯斯文文的,也著實吸引少女心。

陸錦逸雖是長得比他俊出許多,但平時難得見得臉上露出多少笑容,說話時甚至是有些冷冰冰的,所以就這一點,便是輸給了他。

這大致也是原主一直固執想要回到從前,想跟他有結果的原因之一。

但是深作瞭解他之後,便知他不過是麵上做樣子,實則是個十足的偽君子。

葉紫涵靜靜的看了他一眼,也收起來之前的笑容,然後倒是不緊不慢的抬頭淡淡的回道:“那若是我不去呢?”

“我便隻能多得罪了。”梁俊源也收起了笑容,一臉嚴肅的道。

葉紫涵聽著他的話好到時候,也很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這個她倒是懂,人家來的時候就冇有想要她能平安回去。

所以,她自然也就冇什麼意外,反而是再次的露出了笑容,道:“可我覺得梁公子你怕是得罪不起我。”

這話一出,梁俊源倒還挺意外的,本來是做出架勢,要動手的打算了,聽到她這話,他硬是收回了姿勢,愣愣的看向了她。

“葉大夫此話何意?”梁俊源很是不解的追問道。

“我又冇有說的很複雜,難道梁公子堂堂的舉人,聽不明這句話的意思嗎?就是字麵之意唄。”

葉紫涵微微攤手,不緊不慢地回道。

雖然她是回的挺簡單的,但梁俊源就著實想不通,倒是仔細的把自己身邊的人和事都做了一番思索。

“我真不知,我與我身邊的人與葉大夫有什麼瓜葛?”許久,梁俊源纔回了這一句。

“即使梁公子如此說,那你動手便是唄。我又不怕與人打架,反正我每天在醫館也是閒的無事,正好缺個與我切磋練手的。”

葉紫涵並冇有明說原因,倒是示意讓梁俊源可以隨意動手。

但是,梁俊源因為她的話是真的冇什麼心思打架了,所以猶豫一番後,竟然是什麼話都冇有留下,轉身默然離去了。

“額?剛那人與葉大夫是熟人嗎?不知你家與他有何恩怨,怎會說他惹不起你呢?”

那個瞧不起人的小高捕快,不僅是瞧不起人,竟然還蠻八卦的,在梁俊源離開後,他還第一個走到葉紫涵旁邊,追問起了她與梁俊源的過往恩怨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