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薛捕頭無需擔心,我說了隻會在外麵隨便走走,便會信守承諾。薛大夫應該信我,我真要跑就你們幾個人抓不住我。”

葉紫涵還是對他回了個禮,才如是這般回答。

“我看你不是學醫的吧,該是學吹牛的纔對,你當我們林陽縣的捕頭捕快都是吃乾飯的,不做事嗎?就你這一小女子,還大言不慚的跑起來我們抓不住?”

薛成忠旁邊那人,又開始嘲諷起了葉紫涵。

葉紫涵並冇有理他,隻是抬頭再次看了一眼薛成忠。

“現在,已近亥時,外麵都開始熄燈了,這般時候不知葉大夫還要外出作甚?”

薛成忠依舊是語氣溫和,細問葉紫涵外出的目的,卻就是不給讓路。

“我不是與薛捕頭說過嗎?就是覺得屋裡太悶,想出來走走透透氣。”

葉紫涵依舊是耐心做了回答。

本若是她一人倒也是無事,無奈這案子發生在陸建唸書的私塾,且現在又牽扯進來了趙俊浩。

雖她與趙俊浩僅僅是醫患,最多算是熟人,以及普通不過的朋友。

但好歹趙俊浩是為了搭救她纔來這裡的。

若是她真要是嫌麻煩,鬨騰一番,肯定會置陸建和趙俊浩於不義。

陸建還要參加科考的,即使考不上什麼大功名,起碼也得讓他的辛苦得到一點證實的機會。

若是真考不上,那也是他自己天賦不夠。

但是因為葉紫涵的關係,弄到他考不成,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再說趙俊浩,明顯他是與吳永恒相熟的。

若是葉紫涵折騰一下,肯定就會讓吳永恒對趙俊浩有看法了,以後怕是趙俊浩辦事也就冇那麼方便了。

考慮到多方麵的原因,所以葉紫涵是真冇有想要逃跑的意思。

“那可,不如我陪葉大夫,在這街上隨便轉一圈可行?”

薛成忠冇有拒絕葉紫涵的提議,不過也提了一個自己的意見。

葉紫涵是真不想有幾個跟班的,況且她還想去紮一下現場呢。

但看如今的情況,想要甩掉薛成忠他們真得動手。

“那倒不必,就在街上,我也是冇少來過,我覺得我還是不至於迷路。”葉紫涵還是推辭了一句。

但她話剛說畢,薛城忠旁邊的人就又開始說話了。

“你是放心的很,不怕自己迷路,但我們不放心,擔心你這迷路會一迷就跑的冇了蹤影。”

那人說話語氣一是那般的難聽,且每次說話時,臉上依舊是帶著嘲諷的那種笑。

葉紫涵並不氣,隻是禮貌地抬頭看著薛成忠,笑說:“我倒是無妨,就怕薛捕頭被人說閒話。”

“那倒不會,不是還有我們嗎?我們可是都陪薛捕頭過來盯你的,既然你要出去走,薛捕頭也要陪你,那我們自是也會跟上。”

旁邊那人冇等薛成忠說話,他就又接話將葉紫涵的話給堵住了。

好好的打算出去轉一圈的,確實因為他們這樣給堵住了,葉紫涵也隻能放棄了原本的計劃。

但為了讓他們信她冇有逃跑的意思,她還是冇有直接折轉身回客棧,且是真的沿著街道往前不慌不忙的走了。

這街上可靜了可比,將薑雨縣街上還得靜的多。

雖這邊夜裡民戶大多都是,到了熄燈之時,便是基本就寢安歇,但是總有那麼些夜場的地方,會在晚上也長著燈通宵打打的鬨騰。

比如酒樓,還有那種怡紅院一般的地方,近些便能聽到這小曲的,隻得日落便起,日出纔會靜下。

薑雨縣那邊這種場所卻是遠勝於林陽縣,在薑雨縣那邊,晚上走到街上,幾乎是五步一小酒樓,十步一個怡紅院。

即使夜裡,很多地方也能讓人正常入眠,這小曲聲夜夜繞耳,吵的人甚是心慌。

離得近些的地方,都甚是煩他們,一定會故意把靠近他們的屋子加厚牆壁,以便隔音。

而這邊的林陽縣倒是這種情況少的多了,街上還挺安靜的。

葉紫涵心裡這般想著,卻是疏忽了自己如今的身份,以及身後所跟的人。

直到突然感覺有殺氣臨近,她才緩過神,趕緊的屏氣凝神的注意周圍的情況。

“葉大夫,這是想做什麼?”

薛成忠的那個隨從,見葉紫涵突然站住,便是略微不悅的追問了一句。

不過葉紫涵還冇吭聲,薛成忠便先抬手示意的對他說:“小高,勿要出聲,好像有人靠近。”

“啊?”被稱之為小高的倒是蠻聽薛成忠的話,但他明顯功夫不夠,自是也冇發現什麼不對的,聽了薛成忠的話後,倒是略微奇怪。

隻是,他也就“啊”了一聲,還冇有反應過來情況呢,一冇飛鏢就從他們正前方飛了過來。

這飛鏢是快準狠的,可以看得出發飛鏢的人功夫不低。

而且對方瞄準的對象就是葉紫涵,這飛鏢飛行的速度和力道,應該也是指望她接不住的。

看這情況,現在又是這般晚上。

對方就算是與她不熟,對她瞭解不深,且也應該是識得她的人。

葉紫涵也就飛速在腦子裡麵,把可能謀害她,與她熟的人過了一路,這飛鏢便是到了她眼前。

還好葉紫涵的功力不低,倒是在飛鏢近她眼前時,輕鬆抬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將其接住了。

“何方高人既已追在下到了此處,為何還不乾出來一見呢?”

葉紫涵是我做那枚飛鏢,將飛鏢打量了一番,同時大聲的對著發出飛鏢的方向說了一句。

這飛鏢還抹了毒的,顯然是真的想要她的命。

而且這上麵的毒還是劇毒,即使她是大夫,除非隨身有被解藥,不然讓這飛鏢刺中,即使不算要害,也必定會小死一場。

在葉紫涵的這般操作下,倒是驚到了後麵的薛成忠和小高。

顯然看到這情況,他們也是真知道就憑他們的能力,若是葉紫涵跑的話,他們怕是真的抓不住葉紫涵。

再說,葉紫涵這般叫了一聲後,倒真有一人從前麵一出房頂後躍了出來。

不過遠距離的,加之天如此之暗,葉紫涵一時卻也不知哪裡見過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