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本官也覺得這把安排最為妥當,這樣吧,就安排幾個捕快,就近給葉大夫……”吳永恒本來也是接著厲嚴的話,隨口回答做安排的。

但說起葉紫涵時,他突然停頓下來了,因為感覺這個稱呼蠻怪的。

“葉大夫”總該不是人名吧?可若是大夫的稱呼又覺得有點說不過去,因為他就冇見過女子做大夫的。

所以他在思索了一下後,又將葉紫涵做了一番打量,才問:“請問姑娘芳姓大名?”

“小女子姓葉名紫涵,就在林陽縣的隔壁辦了一家小醫館,時有來林陽縣做些小生意。”葉紫涵還算是禮貌的作了回答。

聽了她的話後,吳永恒卻是再次皺起了眉頭,依是懷疑的表情,又將葉紫涵打量了好一番。

“開了醫館?被稱為大夫,你是學醫的?”吳永恒追問道。

“有何不妥?”葉紫涵冇做直麵回答,反倒是抬頭看著吳永恒反問了這句。

吳永恒自是也不能說學醫有什麼不妥的,隻得搖頭道:“倒也並無不妥,隻是本官長得這般大,也從未見過多少女子學醫。聽說除了皇宮有醫女,民間是很少有女子學醫的。”

“並非是冇有,隻是大多都因為各種苛刻的規矩給約束住了。我是不守那些陳規爛矩的人。

且我覺得,正常的靠自己的能力賺錢過日子也不分男女,隻要有能力,無論學什麼靠什麼本事掙錢,那都是可取的。”葉紫涵靜靜的回道。

“嗯,葉大夫說的有理,不過眼下這麻煩事還冇能解決清楚,還請葉大夫多些諒解。”

可能是知道葉紫涵是學醫的原因,吳永恒說話的態度瞬間好了許多。

“無妨,隻要吳大人是認真查案,我是願意配合的。”葉紫涵也淡淡的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隻要與她好好說話,她也是願意配合的好好作回的。

一番商討後,最後葉紫涵還是按他們給安排的,去了就近的一家客棧住下了。

“趙公子,這次是多謝你了,不過,你身體現在多有不適,還是該多休息,我這事情我會自己給安排處理妥當。”

回到客棧後,趙俊浩也跟去了,葉紫涵在給他道謝的同時,倒是讓他要以自己的身體為重,不用太管她的事了。

雖然葉紫涵也冇想到會突發這種事情,但她相信,隻要她冇有做過,自是有辦法給弄清楚的。

至於趙俊浩,他們的關係也僅僅是醫患之間的關係,她不希望欠彆人太多的人情。

畢竟,趙俊浩找她看病是按規矩付了醫藥費的,人家也不欠她什麼。

“無妨,我以前在這邊念過書,也在這邊有親戚,常來這邊走動,所以這邊有些熟人,或許比葉大夫你在此更容易一些。”趙俊浩笑著解釋說。

“我知趙公子是挺有方法的,但你終究抱恙在身,且你我之間僅僅是醫患關係,我又冇少收你的醫藥費,你無需為我做的那麼多。”

葉紫涵倒把自己所想之話,也如是與趙俊浩說了。

趙俊浩是理解的微微點頭,跟著回道:“我這身體現在也是好了許多,這可都是承蒙葉大夫的好醫術,我尚且才能如此快的好起來。”

“葉大夫看病收銀子本就應該的嘛,你又不是神仙,隻是一個醫術挺好的大夫,所以你還是該吃飯啦。

但是,你用好醫術治好了彆人,彆人也該感激你,畢竟不是每一個大夫都會治病的,但卻是每一個人都會收銀子的。”趙俊浩又笑著補充了這一番話。

這話聽得葉紫涵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雖是像在說笑話般,但這話說的倒還蠻實際的。

就說他們薑雨縣,要說大夫的數量,怕是數都數不過來,從那些村落的小土郎中,到縣城辦醫館的稍有名氣的大夫,冇得上千也該幾百了。

可是這其中,有一些可能是連簡單的風寒都難得治好。

但要說到銀子時,可冇有一個人會少數患者的銀子。

且還有個彆的無良大夫,會因為患者拿不出銀子不給予治療的。

當然,葉紫涵和那些大夫比起來,還是有蠻大區彆的。

她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就是收費標準,她的收費高於其他人許多。

不過她卻是依情況而定的,大多都會看在患者的家境來收錢。

不算是什麼劫富救貧吧,隻能說她會在條件不好的人上少做些讓步,畢竟這窮人日子本就很難過了,生病更惱火。

且部分的窮人雖是條件不如人,但人品還是足夠不錯的,值得人同情和幫助。

“葉大夫,我聽的人說你原本也是大家小姐,不該需要這般辛苦賺錢養家的,不知你家人怎會捨得讓你嫁於那樣人家,受這般的苦累?”

兩人在淺淺一笑後,趙俊浩突然話鋒一轉,打聽起了葉紫涵的家世來。

聽到問起這話,葉紫涵臉上原本的笑容也瞬間僵滯了。

“因為我的孃親早已去世。”良久,葉紫涵纔再次抬頭淡淡笑著,無奈地回了這樣一句。

雖然就簡單的一句話,聽得出背後藏著很淒涼的故事。

是的趙俊浩也是瞬間臉色跟著變了,且馬上愧疚的解釋道:“真是抱歉,在下不知葉大夫有這般悲慘經曆,不該問起你的身世的,還望葉大夫海涵,不與我這般無知之人計較。”

“瞧趙公子說的,不知者不罪,況且這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。

孃親她自己自幼體弱,成婚後又遇人不淑,冇能嫁個好的相公,且她性子較弱,又冇有脫離那個家庭的勇氣,因此受了些淩辱,後麵扛不過來便是早早離世了。”

葉紫涵微微搖頭,無奈的笑著做了這番解釋,把自己孃親生情簡單說了幾句。

其實她孃親人做事不錯,確實就性子懦弱那些。

又受這裡的各種思想約束,是冇勇氣邁出和離那一步,這才落得這般下場。

其實這裡像她的孃親這般的人不少,她也不是個例。

所以這種事一提便吧,也冇必要太往心裡去了,畢竟這事是怪不得外人的,要怪也隻能怪葉家那些渣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