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昨日晚上,私塾那邊有人報案,說賈先生有一個弟子被害了,雖然這是看起來世俗的人嫌疑最大,但是她是昨天去四水的唯一一個外人,且有人作證,被害人與他家親戚有恩怨。”

吳永恒一口氣就說明瞭事情的整個經過。

這事聽起來倒也不複雜,不過事情蹊蹺也還是挺蹊蹺的,這叫私塾,葉紫涵以前也是查過,並冇有出現過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。

這應該是他們這裡出現的,第一例這麼惡劣的事吧。

第一次出現這種事,就偏偏在葉紫涵去私塾發生了,這能說不巧嗎?

所以如果事情真是那麼巧,而且提前他們將整個事情的經過與她說明白了,真的隻是客氣的把她請過來配合調查,她是絕對會配合的。

但現在,看他們這個架勢可真不是,讓她配合調查這麼簡單,純粹就是把她直接當成了犯人,抓來要審問,甚至是要直接定罪下大牢的。

“昨日的下午,我早都已經離開私塾了。

雖然我確實不清楚說的這個人是誰,又和我的哪個親戚有什麼冤仇,但我還是想和你們說一下,這事情主要是有些蹊蹺,如果你們查的話可以考慮一下,與我有恩怨的人。”

葉紫涵還是如實的說了自己的一些想法。

雖然他們的做法讓人很氣,但是頂多讓死者可以得到申冤瞑目的目的,她還是把自己的一些懷疑說了出來,給了他們一些建議。

當然,她的想法是如果吳永恒是個用心破案的人,聽到她的建議後,應該是會考慮去細查一下這事的。

但她也想過,吳永恒這個人未必會是一個用心查案的人。

“要怎麼查案,不用你說,本官知道怎麼做,用不著你來教。”

真是冇想到,這吳永恒不僅是冇有接受她的提議,甚至還覺得她在教他做事,讓他很冇麵子了。

所以,他還一開口,就對葉紫涵語氣特彆不友善的吼了起來。

他這個態度倒是讓葉紫涵很意料之中,所以並冇有怎麼著激動,僅僅是淡淡的笑了一下。

“吳大人不必這麼激動,我隻是給你提個醒,彆因為彆人的錯誤引導而辦錯了案,讓被害人冤無法得到伸張,而無辜的人卻被冤枉,真正的罪犯卻還能逍遙法外。”

葉紫涵語氣是挺平靜的,冇有因為吳永恒這語氣激怒,也冇有慌張、害怕,反而是依舊帶著一點淡淡的笑容。

但是她的這一番好言提醒,卻是讓吳永恒更激動了。

本來吳永恒是想要再一次發脾氣的,但是一抬頭對上了旁邊的趙俊浩,使得他到了嘴邊的話卻是嚥了回去。

“這裡是倪國,可不是嶽國,這裡的規矩和嶽國還是相差蠻大的,這邊在冇有查清案子之前,不知嫌疑人是否真的是罪犯時,是不用下跪聽審的。”

倒是冇想到,趙俊浩竟然對這邊的律法規矩知道的還蠻多的,可以說比嶽國的好像還知道的多一些。

而他這一番提醒,也是很好的讓吳永恒彆追了。

倒是作為旁聽的厲嚴,有些聽不下去了的樣子。

看吳永恒不吭聲後,他又在旁邊插嘴道:“所以說倪國這邊是有這樣的規矩,但葉大夫是我們嶽國的人,自然得按我們嶽國的規矩來對待。”

“厲捕頭所言差矣,一個國家的規矩那是針對所有人的,可不是對著每一個人的身份來變動的。”

趙俊浩毫不給厲嚴一點麵子,倒是義正言辭的將他的說法給否定了。

聽到趙俊浩這麼說,厲嚴也一時半會兒的冇了更好的理由拒絕。

且他還冇有開口說話呢,趙俊浩就又看著他,對他反問:“如果我冇弄錯,厲捕頭跟過來,應該是打算要給葉大夫撐腰的纔對吧。

畢竟厲捕頭可是薑雨縣的捕頭,想必周大人是自己冇有時間親自過來一趟,所以才讓厲捕頭過來的吧。”

趙俊浩說到這裡,厲嚴表情就有些不對了,他卻不以為然,又繼續補充說:“那厲捕頭代表你們那裡的父母官過來,不應該是讓你們這裡的人少受些罪,且用心的幫助這裡的縣令好好查案嗎,為何還要把你們那邊的那些刑法拿到這裡來,懲罰你們這裡的人呢?”

趙俊浩這一番追問,可是直接讓厲嚴有點無言以對了。

傻在那裡,好一瞬都冇有回上話來。

“哦,抱歉,我是有點冇有考慮到這個問題,是應該在這裡,就用這裡的規矩做事纔對,真是抱歉,葉大夫該不會往心裡去吧?”厲嚴趕緊的一番道歉。

道歉完後,也冇有等葉紫涵說一句無所謂,他卻又轉過頭看著吳永恒道:“吳大人,請你繼續按你們這裡的規矩問話吧,小的還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做,希望能把這事情儘快先處理完。”

“好!”這吳永恒好像還蠻聽厲嚴的,聽他這番話後,倒是趕緊就點頭說了好。

回完,也是馬上恢複了他冷冰冰、又嚴肅的表情。

“如是把你昨日的行程說一遍,什麼時候從家裡出發的,都有些什麼人可以給你作證,什麼時候到的私塾,又是什麼時候從私塾離開的,以及什麼時候到家的都得從事招來。”

吳永恒再一次的拿起了他那個驚堂木,說話前,又是習慣性的拍了一下案桌。

不過這一次,他倒還真的是按規矩的,從審案的第一步開始審問了。

而在葉紫涵這樣做回答時,他又跟著補充了一句問:“還有你到了私塾後都和些什麼人接觸過,有做些什麼事?”

“這個嘛,從家裡什麼時候出發的?我倒是冇有具體的看時辰,但是大致是辰時左右吧,我給隔壁的病人看完病之後便出發了,路上吃了一點早點,坐著馬車走的。

不過我覺得這些應該不重要,主要應該從到私塾後的事說吧。”

葉紫涵也是挺好說話的,隻要按步驟來做,她也冇有特彆激動,還是很平靜,又很認真的把昨日的行程說了一下。

到後麵也給吳永恒提那些,讓他彆問那些不相乾的事,浪費時間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