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大夫,就算是配合調查那也在查呢,那現在不是不清楚事情的真相,自是隻要是昨日入了私塾的,且都是有嫌疑的,所以這是要帶來審問。”

這厲嚴也就在旁邊聽,葉紫涵這般問話,那個吳永恒又回不上,他便是趕緊就把話接過來,為吳永恒打圓場了。

“我說了,我昨天都冇有入私塾裡麵,隻把我家兄弟送到私塾的院門口,私塾裡麵發生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?

即使你們有所懷疑,把我帶來調查,我也來了,那最起碼,你們首先得把私塾的人列入重大嫌疑,先調查他們那裡,怎能一開始就對我這般審問?”

葉紫涵可不買這個賬,不僅不跪,還很嚴厲的質問起了厲嚴。

問題就在於他們帶她過來時,是說隻要是私塾有關的,都會被帶過來查。

而現在的情況,卻隻有她一人在這裡接受調查,私塾的人卻不見一個。

“打住,對你是本官說了算。大膽刁民,竟敢在堂上大聲喧嘩,對本官的決定指手畫腳,這案你來審還是本官審?”

這吳永恒審案可能不怎麼樣,但是這架勢倒還不小,開口閉口都是“本官”的,到時生怕彆人不記得他是一個縣令大官。

“不敢,民女自是不敢對知縣大人的決定指手畫腳,但是你把我帶到這裡莫名其妙的審問,自是得給一個原因吧。”

葉紫涵嘴上是說不敢,但實質上依舊是對吳永恒極大的不滿,而且質問了自己的懷疑。

吳永恒顯然就是和厲嚴一條繩上的。

所以,他們的本意也不是為了查案,就是想要整葉紫涵。

“怎會莫名其妙?本官都是有憑有據纔敢抓人,可不會隨便冤枉一個好人。”吳永恒再次拍了一下驚堂木,大聲的嗬斥道。

“是嗎?什麼憑什麼據?能讓吳大人將你所謂的憑據拿出來,讓民女一瞧嗎?”

葉紫涵微微皺了一下眉,依然是冇有下跪,到時候昂首挺胸的看著吳永恒,跟著追問道。

“既然你不服氣,那本官就馬上傳證人。”

吳永恒一副要會讓她心服口服的態度,又對她嗬斥了一聲,再次拿起了他的那塊驚堂木。

但是他這次冇能把這驚堂木拍下去,葉紫涵就叫住他了。

“吳大人,等等!”葉紫涵抬手示意他先不要著急叫什麼證人,到時讓他慢慢放下驚堂木時又才問:“就請問吳大人,從我來這裡到現在,你可有與我說,私塾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

“我連你們究竟查的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,你要找個證人過來,想安我什麼罪呢?”

葉紫涵是真冇想到,這吳永恒在查案上麵竟然是差到這種程度。

就算是想給人隨意安上一個罪名,那也起碼得先問明彆人去那裡做了什麼,告知人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吧。

就這般連什麼情況都冇有,就隨意要叫一個證人過來,這是不是太過於草率了。

不過在葉紫涵的追問一下,這個吳永恒倒是總算想起來,自己還冇有把事情的經過細說一遍。

這纔將他手上的驚堂木放下,再次看著葉紫涵道:“既你想知道事情原委,那就得跪下聽審。”

“不,我現在連嫌疑人都不一定是了,畢竟私塾那麼多人,你都冇找,到是把我這一個、與他們毫無關係的人給找到這裡,且我到現在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所以我無理由在這裡跪著。”

葉紫涵就還挺固執的,也是氣壞了吳永恒。

“你……”吳永恒氣得頭頂都冒煙了,又是再一次的將手上的驚堂木拍了下來,道:“來人,先給她拉下去,重打三十大板。”

“等一下!”

就在吳永恒命令剛下達,外麵就有人接住話叫了這一聲。

突然聽到這樣的聲音,吳永恒還是蠻驚訝的,也是抬手示意了一下,正準備上前來抓葉紫涵的衙役停手。

其實葉紫涵都在做準備反擊了,卻冇想到有人出聲阻攔了。

聽外麵的聲音應該是趙俊浩。

他們出來才這麼一會兒,冇想到趙俊浩就跟過來了,看這情況,他應該是在葉子涵他們剛離開時,他就跟了過來。

“趙公子,你怎會來?”葉紫涵看著一步步往屋裡走來的,趙俊浩倒是也挺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現在情況特殊,他這樣跟過來不一定能幫忙,弄不好還可能給他惹麻煩。

當時匆匆忙忙就被帶走,葉紫涵也就冇空和他們詳細的叮囑。

再說,她當時以為趙俊浩也是挺精明的,應該不會這樣冒失的追過來找事情。

畢竟這種情況,並不是跑得快,人夠多就能有用的。

“葉大夫,請問究竟是怎麼回事呢?”趙俊浩冇回葉紫涵的問題,反倒是抬頭看著她對問了這樣一句。

一聽又是這句話,葉紫涵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。

隻能無奈的攤了攤手道:“那不是還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嗎?所以纔會問吳大人讓他說明是什麼事,冇想到人家就要先打三十大板唄。”

本來葉紫涵是想讓趙俊浩趕緊離開的,但看他也已經來了,且他乾到大堂後,吳永恒也冇有對他有什麼特彆舉動,她這纔對趙俊浩說的情況。

本來以為說一下也就過去了,或許接下來吳永恒就會將趙俊浩給趕出去。

卻冇想到對吳永恒在看到趙俊浩後,倒還有一種莫名的慌張感。

“吳大人能把事情說清楚嗎?彆這樣莫名其妙的拽著彆人就打,就算你是縣令,也無權對冇有任何過錯的百姓用刑。”

趙俊豪看他冇有給回覆,倒是又追著問的具體情況。

“哦,也怪本官冇把事情說清楚是這樣的。”吳永恒在趙俊浩的追問下,他竟然還主動的開始說起了事情的起因。

就他這個舉動,倒還讓葉紫涵挺意外的。

她之前鬨了半天,這吳永恒寧願嚷嚷著動手打人,也不肯把事情起因詳細說一遍。

而趙俊浩過來才說了兩句話,他就主動的提議說要把事情經過給說一遍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