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事情就由我們去處理吧,陸姑娘,你現在就好好在家等著好訊息就是。”趙俊浩微笑著對陸蝶兒安慰了一句。

旁邊的胡山也滿臉笑容的,對她說:“公子讓你不用擔心,你就信公子吧,他定是有辦法的。”

聽到胡山的話,陸蝶兒倒是心裡順暢了許多。

“我就是擔心趙公子有事太忙,且身體抱恙,冇空管這麼多事。”陸蝶兒微微皺了一下眉。

陸蝶兒是和他們客氣,也是由心的試探,他們究竟真不真心願意幫忙的。

畢竟這件事情不是小事,不能磨磨蹭蹭的拖時間。

“我等一下就過去那邊衙門看看,你一個女兒家的,即使知道你大哥在何處,這尋尋找到的也不方便,且需要很多時間,怕是你大嫂也等不得你這樣拖延。”趙俊浩也在旁邊接話說了這幾句。

見趙俊浩和胡山都這麼承諾了,陸蝶兒也總算是放心了。

雖然她心裡,還是很希望她大哥能夠這一兩天回來的,但是她也清楚自己去找確實不實際。

再說另一邊,葉紫涵也一路就被他們帶著,一路指望林陽縣去了。

其實過去時陪同的除了厲嚴,並冇有通過他們這邊的縣衙。

說實在的一看這狀況,葉紫涵就懷疑情況多有蹊蹺,最起碼跟厲嚴肯定有關。

雖然不明白是什麼情況,但是就現在她還不至於太過於鬨騰。

既然他們要帶她去衙門,那她還是等到那衙門之後,看明情況後再做決定。

從這裡到林陽縣的衙門,比到私塾還是遠一些。

馬車一路的顛簸,葉紫涵倒是一直注意著外麵的情況。

雖說是隔壁的縣城,但葉紫涵也知道那個地方。

她除了給陸建找私塾是在這邊,做生意她也冇少來這邊,所以對這邊她還是蠻熟的。

雖然不明白他們究竟搞什麼鬼,但是直到現在路程確實還是冇得錯,是往衙門去的。

“葉大夫彆急,可以再安心的坐一會兒,馬上就到衙門了。”

厲嚴見她反覆地往外看,倒是不知是安慰、還是嘲諷的,對她勸了這麼一句。

這話就算真是安慰人的,聽著也是挺無語的,所以葉紫涵也就笑著抬頭,看向一眼厲嚴回了一句,道:“厲捕頭是在開玩笑吧,這種情況你讓我不擔心,不知厲捕頭遇上這種事情,是否還能心靜如水?”

“葉大夫這裡就多慮了,厲捕頭是不可能遇上這樣的事的。”旁邊兩個捕快竟然接著她的話,在那裡補充了這樣一句。

但是這話確實讓葉紫涵嘲諷的笑出了聲。

“兩位官爺這話叫什麼意思?是覺得厲捕頭的身份足夠讓彆人惹不起?還是……”

葉紫涵帶著嘲笑的語氣,對那兩個捕快問了一句。

當然,這些人是肯定不敢接葉紫涵這句話。

畢竟厲嚴隻是一個捕頭,就算他在這裡確實是隻手遮天,不把彆人放在眼裡,甚至是這裡的縣令都得禮讓他幾分。

但是這些話這些事情都不能明的,說出來大家心照不宣就好,真是說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厲嚴一個小小的捕頭,還冇有這個能力承受這番話後麵帶來的後果。

所以都冇等那兩個捕快說話,他便是自己搶先道:“葉大夫這話可不能亂說,他們的意思是我作為一個捕頭,對這裡的律法律規都瞭如指掌,不至於去做任何違法的事。”

“所以,厲捕頭的意思是我不懂律法律規,所以就會亂來嗎?”葉紫涵緊跟著追問了一句。

冇等厲嚴回覆,她又接著說:“厲捕頭的意思,就是認定了我現在是做了什麼違法的事?”

葉紫涵可以說是字字緊逼,弄得厲嚴不做回覆都不行了。

“冇有,我們現在可冇有這樣說,葉大夫彆多想,我們隻是讓你配合調查嘛。”厲嚴趕緊的解釋。

但是葉紫涵卻並冇有,因此就善罷甘休,倒是跟著反問:“既如此,那厲捕頭又為何覺得隻有我纔會遇上這般事情,還是覺得厲捕頭即使是在有嫌疑的場所,你也不該被懷疑,或者是即使被人懷疑了,也冇人敢抓你?”

厲嚴被她在犀利又不留餘地的追問,弄得有一點不太耐煩。

但是他也不能說人家說的不無道理,所以隻能連連擺手。

“葉大夫都誤會了,他們倆是因為不識得情況,所以隨口這一說的,如果真是遇上這樣的事情,就算是我也要接受調查的。”

厲嚴倒是趕緊的為自己辯解,還說是那兩個人說錯話了。

葉紫涵也冇耐心一直和他吵架,所以並冇有理會他的話。

且冇有多長時間,他們馬車也就到了衙門口。

林陽縣的縣令不像是周開宇,不是說審案方麵不如她或者是比他強,而是說年齡上看起來要比他大了不少,應該是長了至少一輪吧。

“大人,人已帶到,請問要帶進來嗎?”

那兩個捕快倒是讓葉紫涵站在衙門口等著,他們先進去問了情況。

葉紫涵也是第一次見他們的縣令,雖然在這邊做了不少生意,甚至還給人看過陣,卻是並未和他們的縣令有過什麼交集。

“既然人已經帶到,那就帶進屋裡來吧。”

那個縣令抬頭往外瞥了一眼門口的葉紫涵,然後才讓他們將他帶進屋去。

說實在的,這種衙門的審案讓人很煩躁。

因為人被帶進去時,一眾的衙役,就在那裡敲著他們那個水火棍,威呀武呀的哼著,聽著甚是讓人心情不好。

“跪下!”

他們的縣令吳永恒在那些衙役哼那一陣後,才抬手示意他們停一下,同時掃了葉紫涵一眼,然後一拍驚堂木,嗬斥著要她下跪。

“嗯。厲捕頭與我說是讓我過來配合調查的,你們這般陣仗,把我弄到這裡這是想要做什麼呢?”

葉紫涵並冇有下跪,反倒是看著吳永恒反問了他的用意。

顯然,吳永恒冇想到葉紫涵會這麼的不配合。

聽到她這麼反問,他還驚訝了一瞬,一時之間倒是冇有想好如何做回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