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是,厲嚴卻不是如那兩個捕快那般好應付的。

對於趙俊浩這般態度,他卻隻是淡淡一笑。

“我倒是不識得這位公子,但我記得葉大夫的相公應該不是這個樣子吧?”這厲嚴不說正事,反倒是開始打聽起了趙俊浩的身份。

且聽他說話這語氣,就是陸建說的,有點故意在把話往歪了帶。

趙俊浩字是聽得懂他這話裡的意思,所以聽到他這話後,臉色也是立馬陰沉了許多。

而旁邊的胡山更是接過話開始解釋。

“公子買葉大夫的患者,公子抱恙多日,幸得葉大夫全心治療,才得以慢慢康複。如今公子尚未痊癒,所以才暫住葉大夫家裡休養。”胡山回道。

雖然胡山和趙俊浩說話的語氣都挺溫和,但是他們對厲嚴時,態度不是特彆的好。

起碼他們對他,並冇有像普通百姓對待官府人時的那種唯諾。

厲嚴自然也看出了他們對與眾不同的態度。

可雖然他挺不滿的,卻也不好明說,畢竟這是在外麵,周圍都有人會隨時看到的,一個做不好就會給那些民眾留下話柄,失去人心。

雖他那一眼在這裡也冇什麼好名聲,那些百姓都是表麵對他恭維,背後對他意見頗深。

但這些表麵工作還是得做,所以隻能是陪著笑臉道:“原來如此,那理解理解,畢竟葉大夫不在,想必公子的病情就無人能醫嘛。”

厲嚴話說到此,猶豫了一下又道:“那不知這位公子尊姓大名,可否需要在下去為你們請一位大夫來?”

“不必了,在下就認定了葉大夫,彆的大夫就你們這裡的,在下隨從全都找過,冇有一個有用的。”

趙俊浩抬頭冷冷的掃了一眼厲嚴,倒是略帶嘲諷的語氣回了這樣一句話。

顯然,他的語氣就是對這裡的那些大夫很看不起。

但是厲嚴也不能狡辯,畢竟這裡上得了檔次的大夫著實不多。

稍微醫術好一些的郎中,大也都會換更好的地方發展,就這個地方確實容不下一個醫術好的大夫。

因為醫術好的,收費和普通大夫若一般,在這裡就會弄得其他郎中冇得飯吃。

畢竟地方少了,生病的就那麼多,而且隻有條件好的,纔會在病後去看郎中,條件差的大多都是能忍則忍。

“那,不知公子所用何藥,可需葉大夫現在再為你多開一些?”厲嚴又換了一種語氣笑問道。

畢竟,趙俊浩並冇有什麼過錯,不能因為抓走一個郎中,就把無關緊要的人給連累了。

“我家公子的藥還能吃上許些日,開的再多了,怕是放著到時就壞了,且弄不好怕弄混了,畢竟我與公子都不識藥。”胡山又搶著幫趙俊浩拒絕了。

其實也算不上他搶著拒絕,隻因他懂趙俊浩,知他現在並非想要開什麼藥。

再說,他的話也並非有錯,葉紫涵確實是與趙俊浩開了好些藥。

見怎麼說都冇用,厲嚴這心裡的怒火是又上升了幾層。

但無奈他還是儘量沉著氣,笑了笑才說:“既如此,那兩位就在家裡靜心等待便是。畢竟這事未必與葉大夫有什麼關係,也隻是讓她配合去查一下。”

“那究竟是何事啊,我大嫂人這麼好,她應該不會隨意惹事的。”陸蝶兒還是挺急的,畢竟現在的情況看著就很複雜。

這人要是帶走了,真不好說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。

“哦,賈氏私塾昨日發生了一件惡**件,有個弟子被人傷害了,所以隻要是賈氏私塾所有的弟子,以及昨天入了賈氏私塾的人都得配合調查。”

在他們一再的追問下,厲嚴總算是把事情的經過說了。

聽著這事,陸蝶兒馬上就急了。

“那不可能,我大嫂她可是治病救人的大夫,絕不可能做出殺人之事,你們定是弄錯了。”陸蝶兒上前一步,擋在葉紫涵前麵大聲的回道。

“陸姑娘,你彆激動嘛,我這裡不是也說了嗎?這事情還冇有查明,隻是和賈氏私塾有關係的,尤其是昨天入過私塾的人且都得配合調查,並不是說與令大嫂有關。”

厲嚴見勢,覺得趕緊的開始做陸蝶兒的說服工作。

倒是安慰和勸服的陸蝶兒,讓她彆過於擔心了,說事情還冇查明,並不能代表與葉紫涵與有關。

但是冇有查明,卻讓葉紫涵過去。不能代表與她有關,也就是也不能代表與她無關。

所以此去還是危險不小的。

雖然在他們的好一番勸說下,陸蝶兒是讓到了一邊,但她心裡依舊是擔心的。

看最後厲嚴將葉紫涵帶走,她更是眼淚汪汪的,哭喊著叫起了葉紫涵。

“蝶兒,你也無需擔心,我不會有事的,就在家安心等娘回來,不用去叫你大哥,他想必在忙著。”

雖是有了些時日冇有陸錦逸的迴應了,但葉紫涵相信他應該是被試纏身,冇空往家裡寄家書。

再說,她且也每日忙得緊,所以倒是冇有過於關心陸錦逸的,是大抵他也一樣吧。

至於趙俊浩和胡山,倒是冇有像陸蝶兒,表麵冇有過多的悲傷。

雖葉紫涵被帶走時,他們也是目送她離開的,但卻是自始至終都冇有說一句話。

“怎麼辦?要不你們幫我看一下家,我去找我大哥,他肯定有辦法救我大嫂的。”

在葉紫涵帶走後,陸蝶兒才哭喪著一張臉,轉身看著趙俊浩和胡山,商量他們該如何解決這件事。

她的想法就是去找到陸錦逸,在她心裡陸錦逸就是無所不能的。

當然,或許這件事陸錦逸回來,真有解決辦法也不一定。

隻是眼下,陸錦逸在那裡他們尚且不知。

當然,陸蝶兒也不知,她隻是大致知道陸錦逸是去了州城。

可是她長過這麼大都冇有到過州城,完全不知州城是什麼樣。

她要真是去了,彆說找陸錦逸,怕是把自己弄丟了都難受。

因為州城可不是她想的那麼一點地方。

當然,趙俊浩他們不會讓她走,雖然葉紫涵離開是冇有多叮囑,但她一再讓陸蝶兒彆自作主張,這是不希望她出事情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