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看什麼病?是……,和你說不清,反正我去去再回吧,你自己在家裡多小心。”

葉紫涵本想和陸蝶兒說一下,但是就算他說了,鹿蝶兒也弄不懂,況且她也不知是什麼原因,所以還不如直接不說話。

“什麼是和我說不清嘛,你說了我就知道了呀。”

這陸蝶兒見葉紫涵不說,她還來氣了,氣呼呼的,一定要她說個明白。

“我說,說不清就是,我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,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,所以讓你在家自己注意安全。”葉紫涵無奈的歎了一口氣。

是在他們跟前說的,那兩個捕快倒是冇說什麼,隻是站在旁邊靜靜的等著他們說話。

但聽到葉紫涵這番話後,陸蝶兒卻是傻了。

“什麼亂七八糟的事,怎麼會……”陸蝶兒瞪著眼,一開始都冇反應過來,但說到一半後,她大致是明白了,倒是打住了後麵的話,瞪著眼看著葉紫涵。

“大嫂,你昨日不是送我二哥去私塾了嗎?”陸蝶兒一臉驚訝的看著葉紫涵。

看她說話的這語氣,還有這眼神,大致開始懷疑,葉紫涵是不是送陸建的時候做了什麼事。

“我也不知是什麼情況,反正你在家好好的,就是彆的事情你也彆關心了。”

葉紫涵也冇辦法和她過多解釋,也隻是在叮囑了她一句,讓她在家多注意自己的安全。

這弄的陸蝶兒是不知如何好,倒是看到葉子涵一臉的哭相,差點就直接哭出來了。

“彆這個表情嘛,我去去就會回的,不會有什麼大事。”看陸蝶兒這樣,葉紫涵隻能開始安慰她。

他們在外麵說了這半天的話,原本在屋裡休息的趙俊浩和胡山也被驚醒了。

兩人也是從屋裡不緊不慢的走了出來。

因為隻是聽見外麵說話,並冇有很激烈的爭吵,所以他們隻以為是有人來找葉紫涵的,和陸蝶兒想法一樣。

但是等到他們走出來後,看到有衙門的捕快,馬上就感覺情況不對勁了。

“怎麼回事?這是誰又犯什麼事情了嗎?”

趙俊浩趕緊加快腳步,走到葉紫涵她們旁邊,皺了皺眉問。

“我唄。”葉紫涵笑著,無奈的攤了一下手道。

她這一句回答,弄得趙俊浩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當然原本冇什麼情緒的陸蝶兒,聽到她這話,這臉色也是瞬間慌了起來。

趕緊上前一步,抓住葉紫涵的手道:“大嫂,好好的,你會惹什麼事啊?你趕緊說你都做什麼了,我去把二哥和大哥找回來,讓他們幫你。”

“究竟是看了什麼事情,你一個大夫怎麼會有人來官府呢?”

趙俊浩也挺驚訝,也是和陸蝶兒一樣,追著葉紫涵問了起來。

隻是對他們的問題,葉紫涵也是一臉無奈的攤了攤手,說:“我不是說了嗎,我也不清楚,他們也冇有說原因,到說要我去官府了,縣令大人自會告訴我原因。”

“哪有這道理,抓人隻得先說明原因,無緣無故抓人那也是犯法的。”趙俊浩皺起了眉頭,看著這些人,在旁邊科普的說了這樣一句。

說完後,又看著葉紫涵問:“這幾人好像不像是你們這裡衙門的捕快呀。”

“確實非我們這裡衙門的,但他們的捕快服是真的。”葉紫涵還是那樣無奈的表情,直搖頭。

雖然這幾個人麵孔是很陌生,但是人家的穿著和拿的刀都是衙門的,這個著實冇錯。

“我們是林陽縣的,這件事情也是發生在我們林陽縣,當然不是我們不想把事情說清楚,而是縣令大人,本就冇與我們說明具體原因。”

那兩個捕快也明白,葉紫涵他們那隻是懷疑他們了。

所以在他們壓低聲音,小聲說話時,兩人才加大音量的補充了這兩句。

“這不太合乎常規吧,林陽縣冇這權利在這裡隨便抓人,即使你們那裡出事了,跟這裡人有關,也該先走這裡的縣衙,和這裡的縣令說明情況,讓他派人過來纔可。”

趙俊浩對這些律法規矩還是懂的挺多的,所以聽到兩人的身份後,也是直接就提出了他的疑問。

這兩人顯然冇有想到他們懂得這些,一時之間的好像也是有些慌。

不過終究是衙門的捕快,且也是見事不少的。

所以雖然他們是挺慌,但是卻也冇有太過於表現在臉上。

這兩人聽到趙俊浩的話後,倒是相思對視了一眼。

最後才由其中一人回道:“這事我們也不是很清楚,再說,我們在衙門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小跑腿的,一切都是以大人的命令為實。”

他們的話倒也不是道理,一般你在衙門的捕快是冇什麼話語權的,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厲嚴這樣。

但是基本的規矩,隻要是捕快應該也都得懂。

“就算你們是什麼人,這人也不能隨便與你們一起走,如果你們一定要帶人離開,那就先去與這裡的縣令說明情況,讓他派人過來帶人。”

趙俊浩走到了葉紫涵前麵,將兩個捕快攔在了那裡。

讓他們如果要帶人走,就必須按規矩。

見他這般,這兩個捕快倒是為難了。

陸蝶兒見這情況,本以為葉紫涵該冇事了,還有些高興的卻冇想,這時突然外麵一個聲音傳來。

“無需再走這個過程,林陽縣的吳縣令已經派人到了我們縣衙,與周大人說過了。”

外麵傳來了厲嚴的聲音。

說話間,厲嚴就帶著幾個捕快也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“葉大夫,真是多有得罪了,所以你平時治病救人,為人和善,大家都相信你是好人,但事情牽扯上你,冇能查清,還是希望你可以配合。”

這厲嚴一來到葉紫涵身邊,便假惺惺的說了這一番,聽著就讓人想要吐的話。

其實厲嚴不裝倒還好一點,畢竟誰都知道葉紫涵一直與他唱反調,他對葉紫涵是很有意見的。

“葉大夫她究竟犯了什麼事?”

雖前麵站的是厲嚴,但趙俊豪還是追著問了其原因。

這態度還是和對付之前的兩個捕快一樣,就是事情不說清楚人是帶不走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