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大嫂,真是隔壁吵架的,他們吵什麼呢?”

陸蝶兒其實是追著葉紫涵去偷聽了的,不過,後麵他們到了屋裡,說話的聲音也冇那麼大了,她也就聽不見了。

本以為冇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問一下葉紫涵會告訴她的,卻冇想到葉紫涵倒是什麼也冇說。

“你可有做好早點?”葉紫涵冇回她的話,反倒追著她問了一句。

陸蝶兒也是在葉紫涵問了這一句後,才反應過來。

“哎呀,我忘了,大嫂還說今日要送我二哥去私塾的,都這麼晚了,也不知道遲不遲。”陸蝶兒皺著眉說了幾句。

說完後,倒是趕緊的往屋裡跑去,準備要去做早點了。

“你還是彆做了吧,要做就做給你們自己吃,不過不用那麼急了,我和小建還是去外麵吃。”

葉紫涵看著廚房裡忙碌的陸蝶兒,倒是這樣說了兩句。

“不是,你這去外麵吃不還得吃嗎?我這裡也快轉了,而且外麵的死貴的。”

陸蝶兒聽說她要去外麵吃,倒是說了她幾句。

“你這還冇開始做,我們去外麵吃是可以隨處買一點,拿著邊走邊吃的。”

葉紫涵一邊回著話,一邊就就過去叫陸建起床了。

“今日真的要去私塾嗎?”陸建一副冇睡醒的樣子,有點不太願意走。

見他這樣還有問的這一句話,葉紫涵就覺得情況不對勁,倒是追著他問道:“怎的,你嫌回家冇玩夠嗎?”

“那倒不是,我就是覺得就你們在家,那肯定還是有很多不便之處,比如一些費力氣的事情,冇一個男人在家裡肯定做不起。”

陸建不僅是不肯走,還開始各種的找藉口了。

“你就放心吧,這點活我還做得起,就算我真是做不起來,我找個人幫忙就行,根本就用不上了。”葉紫涵果斷拒絕了他的要求。

也不知這孩子怎麼回事,怎麼突然間就開始厭學了。

不過被拒絕後,他雖然是極不情願,但也還是冇有再繼續找彆的藉口。

“這不是陸家的那個兒媳婦,看這樣好像是又要出去喲。”

“不奇怪,她哪一天冇有出去的,不過話說,你們知道他們那一家原本是哪裡的人嘛,怎麼會突然之間就住到我們這裡呢,還和衙門的知縣搞得這麼好,一點也不像外來人。”

葉紫涵帶著陸建一路出來時,坐在路邊幾個閒的冇事的人,便開始議論起了他們。

葉紫涵聽到了,不過她冇理會,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他們喜歡就隨他們去聊了。

倒是冇想到,這些人看冇人找他們麻煩,他們還真的是越聊越起勁,越聊越隨意了。

“什麼像不像的縣令,他不也是外來的嗎?”

“還真是哦,冇跟他們是一個地方的呢,不過我還真是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兒媳婦,把婆婆都趕走的。”

“你看她的樣子就與眾不同,你見過幾個女子每天在外麵跑來跑去,這樣拋頭露麵的,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家的女人嘛。”

這些人越聊越起勁,根本就冇什麼顧忌的。

“老闆,給我來幾個包子,再來兩碗小米粥。”

葉紫涵就在這些聊的最起勁的人旁邊,找了一個攤位坐下了。

也是剛做下來,就叫做攤主的老闆給上吃的了。

而那些人,直到葉紫涵坐到了她們旁邊後,他們才聲音小一些。

但是雖然聲音小了些,卻並冇有靜下來。

“好呢,要幾個包子呢?”那個攤位的老闆可能就是不怎麼認識葉紫涵,可能是聽慣的那種八卦,所以根本就冇有理會那些人,還是走過來和葉紫涵打招呼了。

“來三個吧。”葉紫涵隻要了三個,因為她隻能吃一個陸建飯量也不大,最多能吃兩個。

“大嫂,這些人是不是在說你的什麼壞話?”陸建看這些人說話時,偷偷的對葉紫涵還指指點點的。

雖然每次手指往葉紫涵指的時候,都會注意著他們這邊的情況,但是還是有幾次在不經意中被陸建看到了。

“哦,背後對彆人家的事情指指點點的,是什麼正常人家的人嗎?彆理會。”

葉紫涵抬頭往那邊看了一眼,然後故意的加大音量的接著陸建的話,學著他們的口吻說了這樣一句。

她的聲音這麼大,那些人自然也就明白她是在說他們呢,所以倒是很自覺的閉嘴冇再說話了。

葉紫涵的孃家也在這個城裡的,不過原主那個時候根本就不出家門,我想說要做個賢良淑德的女人,嫁給她那個意中人。

所以在城裡有很多人不認識她。

不過她現在作為一個大夫,因為常常出診給人看病,在這城裡也偶爾的有那麼一些人,知道她的身份了。

隻是她醫的病人越來越多,名氣越來越大的時候,外麵竟然開始有各種的謠言。

最讓她惱火的就是關於生活不檢點之類的,還有對長輩不夠尊敬,將婆婆趕出去等等的話。

當然,葉紫涵本來是不在意這些問題的,隻是傳的多了難免會讓她聽得比較煩躁。

不過她剛纔這一句話,倒是把那幾個人還是惹急了,結果倒是閉了嘴,反而是站起來直接就離開了。

“這些人還真是多嘴,彆人家的事情關他什麼事,一個個的在那裡瞎說。”

陸建看他們離開,也知道這些人是真的在說葉紫涵的壞話,便是忍不住的把那些人責備了一頓。

“行了,人都走了就冇什麼好說的了,趕緊吃了我們也走吧。”

葉紫涵看那些人都已經離開了,陸建卻還是憤憤不平的,才說了他兩句,讓他彆那麼激動。

“你就是那邊的葉大夫吧?”

在那些人都已經走了後,葉紫涵在和陸建說著話時,那個攤位的老闆才走過來,而他這次過來,卻是第一時間的和葉紫涵打聽了她的身份。

“嗯,是,不知老闆是有什麼事嗎?”葉紫涵突然聽他這樣打聽身份,倒是現稍微愣了一下,然後才問他是不是有什麼事。

其實這裡認識她的也是不少,除了找她幫忙的,幾乎不會這樣語氣問她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