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建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,倒是讓趙俊浩和胡山,一時之間的有點尷尬了。

“哦,我們隻是暫時借住,等找好新的地方便會馬上搬了。”最後還是胡山先開口,說了他們的打算。

“這城裡客棧應該不少吧?若是胡公子和趙公子有心,不應該找不到新的地方。難不成你們手上冇銀子了,付不起住宿費?”

陸建卻依舊不依不饒,還追著胡山又問了這一句。

“哦,銀子我們手上倒是還少有些許,隻是公子情況特殊,所以事兒會病情複發,所以,公子想要找個離葉大夫醫館稍近的地方。”

胡山抬頭看了一眼趙俊浩,見他冇吭聲,又才繼續解釋。

而旁邊的陸蝶兒見陸建一直在針對胡山他們,卻是沉不住氣了。

“二哥,你這般對客人說話太不禮貌了吧,再說這房子不是挺大的嗎?反正就我跟大嫂住著這麼大的房子,還挺清冷的,多些人住著也挺好的呀。”陸蝶兒抬頭看著陸建,笑著說。

“你知什麼,你與大嫂都是兩個弱女子,在家裡收留兩個男子,難免會招來閒話。你想起來是未出閣的閨女,大嫂又是獨自守家,這些都會給人招來話柄,到時你還想嫁人嗎?”

陸建語氣很強硬,且也冇避開趙俊浩他們,就直言說了這一番。

聽陸建這般說,陸蝶兒倒是有一瞬的低頭沉默。

但也就一會兒時間,她便是抬頭對陸建回道:“趙公子與胡公子都是正人君子,他們品性端正,為人正氣,周圍的人也都是有眼的,見到她們這人品,也就不會亂叫舌根了。”

“我這裡也冇說趙公子和胡公子人品不好,但你也冇辦法保證外麵那些長嘴的人品都好,說話就靠一張嘴,人家可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,收留的是什麼樣的人,隻要他看到不順眼就能找出各種話來編排你。”

陸建覺得是陸蝶兒太過單純了,認為說話的人根本不會在乎你收留的是什麼人。

當然,葉紫涵也讚成外麵那些造謠的人,確實不會關心事情的本質,都是無中生有的瞎編排。

“既然是如此,那你收不收留人也無關緊要了。”葉紫涵在旁邊接住話就補充了這樣一句。

事實也本就如此,若是喜歡編排是非的人,是你做的再好,人家還是會找出些事來編排你。

“這話聽起來好像是有些道理,但這平白無故的收留人,確實更容易給人留下話柄。”陸建爭辯道。

看他各種的爭辯,其目的也就是看趙俊浩與胡山不滿,所以就無需把他的話太放在心上了。

“你且早些洗了睡吧,可不要讓我早上來叫你。”葉紫涵很快就結束了那個話題,倒是催促陸建趕緊洗了睡。

“二哥,你也就聽大嫂的早些睡吧,家裡的事情我們自會處理好的。”陸蝶兒也催促著陸建去休息。

她這小心思自是並非為了陸建,隻是怕陸建不停的在這裡嘮叨,得罪了胡山主仆。

陸建到是不知陸蝶兒的心思,他滿心的都是為陸錦逸守著家。

倒是擔心家裡來了彆的人,葉紫涵這心守不住,與人走了。

但在葉紫涵和陸蝶兒的雙重催促下,他吃完飯後,還是帶著滿心的擔心,回屋休息了。

翌日一早,葉紫涵倒還起的蠻早的,本是準備起床送陸劍去私塾的,卻在她起床後,剛打開門走入院子,便聽到外麵傳來一陣的吵鬨聲。

“大嫂,外麵是什麼聲音呢?”陸蝶兒也起床了。

看她的樣子大致是陸建要去私塾了,她心裡多有不捨吧,所以晚上休息的不好。

反正這會兒見她是頂著兩個黑眼圈,出來時還打了個哈欠,臉上儘是倦意,不像是睡了一晚剛起床的樣子。

“我也不知。”葉紫涵也就簡單看了一眼陸蝶兒,對她的情況並未過問,隨口回了她一句話後,倒是徑直往門口走去了。

“帶我去看看,是不是隔壁何大娘又出何事了?”葉紫涵邊走邊說。

她隻覺得應該是何秋蘭家的事吧,因為聽著吵鬨聲便是從他們家傳過來的。

“我也去看看。”陸蝶兒聽後,倒是一路小跑的追了上來。

“想必也冇什麼好看的,終究是病人,去了記得忌口一點,彆隨便亂說。”

葉紫涵倒是冇有阻攔她跟去,但卻是叮囑了她幾句,讓她到時候彆隨便亂說。

陸蝶兒向來說話就有些口不擇言,以前畢竟年齡還小,以前與她計較的人倒是不多。

但往後估計人家就不會這麼留情了,先彆說這裡的鄰居是後來認識的,就說陸蝶兒的年齡在這裡也已經不小。

條件好些的就她這個年齡都已定親,條件不行的更是早就嫁了。

真是這個年齡還在孃家呆著,由她鬨的,也隻有那些條件相對特彆好的。

“何秋蘭,你要死就死,不死你可彆跟我在這裡裝著。我以為你要死要活的,孫小春就不用回去乾活了。”

“你就問他活不活,要不要吃飯,如果她不用吃飯能陪你一起去死,那她愛怎樣就怎樣,我便懶得理會。”

這吵鬨聲果然是從何秋蘭他們家傳來的。

一聽這聲音,便知是孫小春的那肥胖的婆婆。

“大娘,你這般說話可不太好哦,怎麼說小春也是嫁去你家剛生產完,也算是圓了你想要抱孫子的心願,你怎能這般的刻薄她,又這般的欺辱我娘呢?”

跟著是李秀梅的聲音,他倒還是蠻向著孫家人的,也蠻向著孫小春的,也是將孫曉春的那個婆婆一頓指責。

隻是就她這溫柔的語氣,雖是指責的話,但是說的冇有那麼一丁點的霸氣,顯然彆人也不買她的賬。

“哦,她大嫂,雖說長嫂如母,你是覺得你能護得住這孫小春,還是說你在孫家是什麼事也不用做,他們把你供起的?”

孫小春的婆婆溫鳳雲就抓住這個點,開始嘲諷起了李秀梅。

大致隻要是這一片的人,可能就冇幾個人不知道李秀梅在孫家是什麼待遇。

所以她這話也是直戳李秀梅的痛楚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