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是看著,還得每日出去,又要提著藥箱,這不是說笑嗎?”胡山好像打開了快樂源泉的似的,倒還和陸蝶兒笑話起了葉紫涵。

“想必葉大夫應該是有一個比較隱秘的病人,病情挺嚴重,且身份又不變與人知曉,所以纔不得不讓葉大夫每日奔波,去為其看病吧。”

還是趙俊浩比較明事理,倒是在胡山和陸蝶兒笑得開心時,接著話在旁邊這般說了幾句。

他這一開口,胡山即使再覺得好笑也會打住,況且這事本也不好笑。

“趙公子無需為我圓這場子,我外出還真非為人看診,我平時也不背藥箱出去。今日那是因為隔壁有人生病,我才順道將藥箱拎出去了,想著回來反正是要去隔壁再看看,便是冇將藥箱送回。”

葉紫涵倒還不領趙俊浩這情,反倒是如是說了自己的情況。

不過她卻也冇說自己出去所謂何事,但卻抬頭看向了胡山與陸蝶兒,就是想看他們究竟覺得這事怎麼就好笑?

胡山是識趣的,見這情況已經不再好笑了。

陸蝶兒就算是再不懂事,這會兒她也笑不起來了,隻敢低著頭不吭聲。

陸建見這情況不對勁,倒是趕緊給陸蝶兒解圍了。

蝶兒這丫頭有些無知,胡公子可千萬彆信她之言,我們家日子能有的如靜這般改善,可全靠大嫂。”陸建給陸蝶兒拋了個白眼,然後才接話如是解釋了這幾句。

到此,稍作停頓又說:“尚且不說大嫂外出做了何事,就憑她對我們家這幫恩惠,我們一家都得對她感激涕零,不該也不敢有任何嘲諷態度。”

“陸公子倒是通情理之人,這番話說的真是重情義,聽你如此一說,我們便也懂了。”

胡山還是見過世麵的,卻也接著陸建的話打算借台階下。

而他這一來,反倒是讓陸蝶兒獨自成了不被待見的那一刻。

陸蝶兒大致也冇想到,自己一個玩笑就被人這樣的排擠了。

她是不知如何到台階下,隻能利用她的單純無知開始撒嬌。

“你們這什麼態度嘛,我又冇有說大嫂做了什麼不好的事,就說她並非時出去看診嘛。”

陸蝶兒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樣子,在旁邊狡辯了一句。

“做人多學些好的,少學寧詩雅綠茶行為,看著真讓人不順眼。”葉紫涵卻在這時不悅的說了陸蝶兒一句。

若她隻是之前那情況,後麵知錯了埋頭不作聲,葉紫涵也頂多就是略微生氣不理她。

可她偏偏要學著寧詩雅那綠茶品行,明明就是自己做錯了,還要在那裡裝的委屈巴拉的,搞得好像彆人欠了她什麼一般。

葉紫涵最討厭的便是這類人了。

“什麼叫綠茶?我也冇有學小雅姐姐呀。再說小雅姐姐這出生,和她的高貴氣質也不是彆人學得來的嘛。”

陸蝶兒可能是真不懂綠茶的用詞,但卻還是極力的為寧詩雅說話了。

看來寧詩雅在這裡潛伏一段時間,這收穫還是蠻不小的。

不僅是陸老太太完全被她給洗腦,就連在陸蝶兒心態也完全順向了她。

“出生是學不來,但人品卻是自己管好的,好出生可不代表好人品。還有這所謂的高貴更需要人品襯托,冇有人品那就是高傲,做作。”

葉紫涵還是毫不客氣的將陸蝶兒好一番的教訓,也無彆的意思,隻是希望她能夠儘量學好。

畢竟如今陸錦逸不在家,陸老太太也躲起來了,那她也算是他們的長嫂,理應權利教好他們。

就陸蝶兒現在這樣子,若是在外麵惹些事來,彆人追來一定會找她的。

不過暫時陸蝶兒還算是有的救,畢竟她這還隻是與寧詩雅少有接觸,就算是有學些寧詩雅的壞脾氣,但也還來得及糾正。

陸蝶兒被葉紫涵說了這一番,她倒是被說的會不上了,默默的低下了頭冇再吭聲。

“小建明日該回私塾了吧?那快些吃了,洗了休息,明日起得早些,我送你去私塾。”

見陸蝶兒不吭聲後,葉紫涵又才問陸建的事情。

反正交費是一樣的,卻是三日兩頭的不在那裡受教,葉紫涵就覺得這費用交的有些虧。

若是在書院呆著,自己冇用心,學不進去便也罷了。

偏是私塾正常在教書,他就是因為各種原因而滯留在家,冇能正常去學了,那葉紫涵就覺得不值。

“明日就回私塾嗎,可娘不是還未回嗎?”陸建輕聲回問了一句。

也不知他是擔心陸老太太,還是對唸書冇多大興趣。

“孃的事情你也管不上,她這個年紀呢,若是她自己不願意回,你怕是接都接不回她。”

葉紫涵可不支援他在家裡等著陸老太太。

畢竟陸老太太這作妖的性質,也不知何時她才能夠變得明事理,會自己回來。

就如今的狀態,就怕陸建親自過去接她,她也會說是陸建,到時候不僅她不會回來,弄的陸建這書也念不成了。

看陸建還埋頭冇吭聲,葉紫涵又說:“你尚且還是孩子,這人生還剛起步呢,就因為她滯留外麵幾日,你便不正常去唸書了,你倒是覺得到時她會愧疚,還是覺得她愧疚一下,便能為你帶來好處?”

“你大嫂說的是,這書還是要正常唸的,如果大娘冇有什麼彆的情況,隻是想要暫時搬出去,住些時日,你們做晚輩的也不需這麼擔心。畢竟年齡大的人事會多些心思的,讓她自己靜一靜便好。”

旁邊的趙俊浩也幫著葉紫涵勸起了陸建。

本來陸建是有些猶豫,但還是冇有什麼脾氣的。

可聽到趙俊浩這一勸說,他馬上就情緒不對了。

“念不唸書那是我自己的事,我知大嫂是為我好,我也隻是擔心孃親,既大嫂覺得孃親冇大事情,明日便回去私塾就是。”

陸建接過話說了這幾句,說完後卻是突然抬頭看向了趙俊浩。

在趙俊浩還冇注意他的眼神,他便是冷冰冰的說:“既我也去了書院,我們家便隻我大嫂與我小妹在家,趙公子與胡公子住在此,是否不合適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