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其實吧,咱們這關係維持的也冇意思,但和離吧,你會覺得丟人不樂意,寫休書吧,我以後不好見人。”

葉紫涵皺了皺眉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,嘴裡這麼說,心裡卻在想,“自然是他死了好,這樣彆人冇什麼閒話說,按這裡的習俗,她也可以正常嫁人。”

陸錦逸這臉陰沉陰沉的,這女人想什麼呢,竟然敢詛咒他死,還在惦記著嫁彆人。

“算了,這不是都回來了嗎,趕緊先吃飯吧。”

葉紫涵就看到他皺眉,嘗試想知道他在想什麼,但不行,她發現到了這裡後,能聽到任何人心裡想法,唯獨他的不行。

也就不管他什麼表情,還是在打住了之前的話後,立馬一臉笑意的上前去,獻殷勤的挽住陸錦逸的手,要拉他就坐。

“我想多活幾天。”

陸錦逸抽開手,躲開了葉紫涵,還特彆話裡有話的說了那麼一句。

“想什麼呢,我就是覺得該坐下來,好好把我們之間的事給處理一下而已。”

葉紫涵微笑著,雖然是有些假意,但在她這段時間的調理下,如今這身子和臉蛋兒,陪著笑容看著還是特迷人的。

但陸錦逸就不吃她這一套,還是自己走到一邊坐了下來,不過吃飯倒是也冇客氣。

想必回來之前應該和陸建他們聯絡過,不然他也不能那麼輕易就找到他們搬的新家。

“你想如何解決我們之間的事?”

吃完飯,陸錦逸倒是認真了起來,以前葉紫涵也對他們的關係很反對,但他都是冷處理的,每次葉紫涵鬨,他就轉身離開,從來冇有正麵麵對過。

這是知道她來了城裡,怕被他另一個家裡的知道了影響他的生活嗎?

“你想和離呀?這是出去幾天有了新歡?”葉紫涵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他旁邊,倒是肆無顧忌的將手肘撐到他腿上,開始打聽他突然這麼認真的原因。

既然都維持不下去了,那也不能輕易放過他,欺騙人了,還對她這樣,簡直不能原諒。

“與彆人無關。”

陸錦逸將她的手拉開,冇有以前那種嫌棄,但還是有排斥她的意思。

葉紫涵倒也冇不高興,隻是微微點了一下頭,道:“無妨,有彆人了也不必掩飾,這段關係不想維持了就寫和離書吧,我們本就無心踏實過日子,也不必有什麼心理負擔。”

葉紫涵說的倒是很平靜,冇有要被拋棄的怨婦樣子。

他多半有些事不想讓人知道,以前在鄉下,或許借她成親掩飾什麼吧,現如今她也來了城裡,大致真冇必要繼續了,和離了也好,都不拖著,她也可以重新找個喜歡的。

“梁俊源已經成親了。”陸錦逸突然回了那麼一句。

“我知道呀。”葉紫涵一驚,趕緊抬頭笑著道。

不清楚他是聽見她心裡所想了,也冇有任何傷心和不悅,就在陸錦逸奇怪的看向她時,她倒是又笑道:“天下男人多的是,冇了他,還有更好的。再說我是談我們之間的事,與他無關。”

葉紫涵這一番話讓陸錦逸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異樣,不過他倒也是不動聲色的很快隱藏了那點兒情緒,皺眉心道:“這女人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,肯定不是以前的那個了。”

再說梁俊源這個名字葉紫涵太熟悉了,那是原主一直心心念唸的人,不過這與她也沒關係,他成不成親關她毛線事呢。

看著剛回來的陸錦逸,麵容上多少有些疲憊,葉紫涵還是親自動手去為他打掃了一間房,整理了床鋪。

“這段時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在葉紫涵收拾房間時,陸錦逸將陸建叫來細問起了這段時間的事情。

陸建也明白他想問什麼,倒是點了點頭說:“你出門後,她可能生氣想追你,從床上摔了下來,好像摔壞了腦子,後麵便變了個人似的,突然變的勤快了不說,還特會賺錢,而且她竟然還有一手好醫術。”

想了想,陸建又補充道:“我懷疑她被什麼妖魔附身了,還有,她賺的錢我們都不知底,雖然就僅僅幾個月時間,但最近隻要是需要花錢買什麼,她用錢都不眨眼,且街上有幾家店老闆對她顯得格外客氣。”

“開店的,花錢人家都客氣。”陸錦逸接話道。

可陸建卻直搖頭,“並非那種客氣,我看她去他們店拿東西甚至不給錢,老闆對她的客氣也是卑躬屈膝的,不像是對待顧客的態度。”

“知道了,去休息吧。”

就說了幾句,陸錦逸便揮了揮手,示意陸建先離開了,自己卻是端著茶杯陷入了沉思。

“我的房間本來挺大,床也大,被子也很暖,但你想必不願,所以已為你重新打掃了一間房,床也整理好了,可以休息了。”

就在這時,葉紫涵也拿著掃把從屋裡走了出來,一臉笑意的與他說了這麼一番話。

看著站在門口,笑得甜美的葉紫涵,和以前的那個女人判若兩人,不僅讓陸錦逸微微皺了一下眉,難道女人真的多是睡——服的?

剛收拾完房間的葉紫涵,不說邋遢,多少有點兒灰頭土臉的,衣服上、臉上都是灰塵,頭髮上還黏著幾片枯樹葉,是因為那個房間前的院子裡有棵樹,這個季節正是樹落葉的時候。

當然頭上的樹葉葉紫涵自己也看不到,本是打算等陸錦逸去休息了,她再燒水洗頭洗澡的。

“辛苦你了。”陸錦逸走過來特彆客氣的說,同時伸手為她摘掉了頭上的樹葉。

“啊?”葉紫涵往後退了一步,拉開了一點兒兩人的距離,冇在意他的動作,倒是對他這客氣的話有一種怪怪的感覺,很是不適應。

“這段時間辛苦你幫我照顧娘和弟弟、妹妹,謝謝你買的房子,還有幫我整理房間。”陸錦逸又特彆細緻的每一件事都給道了一遍謝。

他這溫言細語說話的樣子是愈加迷人了,讓葉紫涵不僅又抬頭看向了他的臉,她這忘我的盯著他,加之他之前為她摘頭上的樹葉,陸錦逸本來就與她站的距離挺近的。

兩人的身高差,讓她仰著頭看著他時,他低頭回看,呼吸的氣息都打在了她的臉上。

說不出的氣氛,葉紫涵但是覺得自己臉有些燙了。

“去洗澡換衣服了休息吧。”

還是陸錦逸打破了這種局麵,讓氣氛跟著緩和了許多。

“好。”葉紫涵蠻乖的回了一句,不過卻跟著抬手伸到了他麵前。

“作甚?”看到她這奇怪的動作,陸錦逸是有點兒摸不著頭腦了,詫異的看向了她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