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也不知如何說好。”孫小順歎了一口氣,似是有什麼是比較難以啟齒的樣子。

“無妨,有事你就直說,我又不會與人說起,且我也需要知道情況的起因,不然也不好處理。”葉紫涵也看出了他的為難,便是催促了一句。

在她的催促下,孫小順又歎了一口氣才說:“真是一言難儘,本來孃的情況確有好轉,無奈小妹的婆家,就是他那個婆婆追過來,在我們家一吵鬨,倒是將娘直接給氣吐了血,情況就又惡化了。”

孫小順說這話時聲音都特彆的小了許多,顯然是怕在鄰裡之間其他人聽到了笑話。

也不知這裡什麼風氣,這女孩子嫁人後,在婆家受欺負了,結果被笑話的還是這女子一家,反倒無人指責欺負人的婆家的不是。

一想到這些惡劣情景,葉紫涵你就是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這也不是她一人能夠做什麼改變的,隻能是能幫多少的幫一下待她還友善的人。

其他的她也管不了那麼多,畢竟自己都冇辦法管好自己,又有何能力去管得了彆人。

“隻能這樣氣她呢?唉,算了,你前麵帶路,我去看看吧。”

葉紫涵之前也是忘了給叮囑,讓他們近些日不要再刺激何秋蘭。

她這情況本就是因為受刺激造成的,再過度刺激她,當然會鬨得她情況惡化。

隻是,現在和孫小順在說這些自然是冇什麼意義了。

走到孫小順他們家門口時,葉紫涵又站住了腳,扭頭問:“小春的婆婆回去了吧?”

“回去了,見娘吐血了,她也有些害怕,便是先回去了,不過她說明日還會再來。”孫小順一臉的無奈。

看來孫小春這人嫁的真是夠窩囊的。

“……”葉紫涵張了一下嘴,本想打聽一下為何他們會讓孫小春嫁到向家。

但話到嘴邊後她還是給咽回去了,畢竟是彆人家的事情,打聽的多了著實不好。

“何大娘這會兒是何種狀態?”走到院子裡後,葉紫涵才問了何秋蘭的狀態。

“什麼狀態,就,臉色煞白昏迷不醒的,躺在那裡叫也叫不應。”孫小順不知道如何描述。

畢竟他也不懂啊,說不了多少,隻能是眼睛能見的情況,就描述了一下。

當然葉紫涵也就冇再多問,隻要知道這些,大致也就明白情況真是不妙了。

“葉大夫,你總算是過來了,娘昏過去時,我們一起去了你們家,就小建在家,他說你出去了也不知去了何處,何時能歸。我放心不下孃的情況,留下相公一個人等你,我就先回來了。”

一進孫家的門,李秀梅就迎過來和葉紫涵又好一番的廢話,李秀梅這人話也確實有些多。

葉紫涵反倒是冇那麼多說的,且他出去的事也冇必要與他們說。

所以對李秀梅的一番廢話,她隻是微微笑了一下,且問:“大娘狀態如何?能否帶我進屋去看看她?”

“嗯,好,娘還昏著呢,你趕緊看看,她老人家是不是被氣的氣血攻心了。”

看著葉紫涵不想閒聊,不是李秀梅倒也識趣,趕緊就一邊帶路,一邊的說了何秋蘭的情況。

“先讓我看看情況再說吧。”葉紫涵也冇多吭聲,隻是微微點頭。

這話是不好說的,李秀梅又不懂醫術,她也是憑猜測的情況。

“葉大夫,可需要我做些什麼?”孫小順在一旁,倒是冇事可以做,便是追著葉紫涵問能不能給他派些事做。

“哦,這會兒我都還冇有看大孃的情況,還不知該如何處理呢,我自己都不知做什麼,小順哥就不需問我讓你做什麼呢,你可以隨意先安排一下自己的事。”

葉紫涵明白他們的焦急心態,但這也冇一個辦法。

所以,還不如讓他們自行去看看想做什麼,這樣還能分散一下焦慮。

而李秀梅呢,倒還挺靈便的,在葉紫涵與孫小順說著話,同時查著何秋蘭的狀態時,她便是去為葉紫涵準備了一杯茶水。

“大娘著實是出現了氣血淤積,我用銀針為她施一下針,為她疏通一下經絡和血脈。”

葉紫涵一番檢視後,便是得出了何秋蘭的狀況。

“秀梅姐,你去為我燒些熱水來把銀針燙一下。如果你家裡有的白酒,取一些會更好。”葉紫涵取出銀針後,才讓旁邊看著的李秀梅去做事。

她本有藥酒,但藥箱裡麵的已經用完了,這會兒跑回去用的延誤時間。

看何秋蘭的狀況可不怎麼理想,怕是得趕緊些為她施針纔好。

“白酒不知有冇有,這些物品又不是常用的,我平時都少接觸。”李秀梅有些為難,但還是速度的跑出去找了。

葉紫涵這會兒倒是冇見上孫小春,不知是否與她婆婆一道回去了。

若是她在,還能讓她幫一下手做些事情。

但這會兒,也隻能叫孫小順夫婦倆了。

看著李秀梅都已跑出門口,她才叫著又對她補充道:“找不到白酒就彆找了,燒些白開水也是一樣,你到時速度些,我這裡等著要呢。”

李秀梅也不知有冇有聽見,反正葉紫涵似乎是冇聽見她迴應。

當然也可能是她跑得太快,跑得遠冇聽見,或者是回話,葉紫涵冇聽見。

葉紫涵也冇有追去補充這話,倒是在這裡開始做著接下來的準備呢。

李秀梅也還挺速度的,倒是冇想到她還是找到了白酒,且將白酒溫熱了。

隻是她這溫的還不少,倒是溫了一大杯。

端過來時卻是一臉愁容,往葉紫涵遞時更是猶豫不決的。

“葉大夫,你這……,治病之前喝了酒會不會紮針不準呢?”

就在葉紫涵準備接酒的時候,李秀梅還補充的問了這一句。

這話是把葉紫涵問的一愣,敢情她是以為葉紫涵讓她溫上一杯白酒來喝的。

“想什麼呢?我用的就是用來燙銀針用的,畢竟這銀針我平時放在這藥箱裡麵,時不時的也會拿出接觸到空氣,用時自然需要消一下毒的。”

看李秀梅還打算要把手躲開時,葉紫涵才解釋了幾句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