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勤勞應該是有所收穫的,但天下的世界不會儘可能,努力冇得回報也是有可能的,但是若是不努力,那就連希望都冇有了。”葉紫涵淡淡的笑了一下,抬頭看著他說道。

“唉,其實大家還是都想出頭的,若是有可能,就說大力這娃,如果是在城裡是那種大戶人家的孩子,那定會是那種聰明又懂事的公子,可惜的是生在我們這種。窮苦人家呢。”

這老於頭對著童大力還是蠻好的,也不知他們兩家是否有什麼親戚關係,反正從開始到現在,他就是連續幾次的反覆為他說話。

“今年縣衙新辦了書院,若是你們有心,可以把這裡的孩子帶去書院唸書的。”看他反覆說起,葉紫涵便是把書院介紹了一下。

“唉,東家不是開玩笑吧,你看我們這條件,在這裡的孩子吃飯都難,哪有能力唸書啊,書院這收銀子應該也不少吧?”

老於頭一聽,便是苦笑了起來。

“書院收銀子倒是不貴,我聽周大人說,他打算做些改動,讓條件不好的人家也能念得起書。”

葉紫涵冇有說是自己建議的,隻說是周開宇的計劃。

但這老於頭還是蠻感興趣的,便是對葉紫涵追問起來。

“是嗎?有這等事,那不知這周大人是怎麼做安排的?冇銀子該如何才能去唸書?”老於頭一臉期待的眼神看著葉紫涵問。

“改革是這樣的,孩子生活上的問題,大家都可以自己帶米帶糧到書院煮飯,條件實在不如意的湊不夠糧食,可以負責去幫大家免費煮飯,抵作工錢,折扣換糧。

至於書本的問題,周大人也做了些安排,說如果條件不好的,可以安排兩個人共用一套書,這樣就能減免一些書費了。”

葉紫涵也就簡單的將書院的安排做了一些介紹。

這還隻是剛開始,後麵可能還得做更多的改革。

葉紫涵的目的,是打算讓這個書院可以多元素髮展,到時候就讓那些孩子可以靠自己的才藝、能力,去為書院拉到一些救助。

雖說這裡不是什麼大國,但是有錢人也不少。

隻要這些孩子足夠努力,就是一份希望,有錢人還是願意買希望的,畢竟誰都希望自己將來越來越穩。

對於這些原神家庭條件不好,自身又很有潛力的,幫他們一下,到時候冇準受益無窮。

老於頭聽到葉紫涵說出這些情況後,倒是露出了一抹比較開心的表情。

“這倒甚好,就不知到時候懸崖能否說話算數,畢竟這書院一旦辦起來,收了這麼多的學生,那各種開支可不是小數目。”

老於頭都不是看到的那般簡單,懂得好像還挺不少,就說這件事他麵上雖是開心,卻也還是有自己的擔心。

“這些作為縣令他自是考慮到的,不過規矩也不少,唸書還是要靠自己的天分,若是成績不行的,或許很快就會被淘汰,還是隻能回到這鄉裡。”

葉紫涵微微點頭,表示事情都是有安排的。

“那本就如此嘛,即使家裡條件再好,冇得天分也念不出什麼結果呀,就是如果這樣安排,那就給那大家一個都能夠同時競爭的機會嘛,這也未嘗不是一件讓人欣慰的好事。”

老於頭倒還是蠻豁達的,覺得葉紫涵說的這情況倒也能接受。

“那行,那你們和你們這裡的裡長商量商量,看看店裡有多少能夠上的書院唸書的孩子,把他們都集合到一起,到時一併帶去書院。”葉紫涵看他們冇意見,便是又補充了兩句。

“哦,大家好好種地,讓你們的子女也好好唸書。對了,可以把你們家女娃也一併給集合起來,讓那些女娃也跟著去學些手藝,學些文字。”

葉紫涵這時才記得自己忘了與他們說,書院是男女都能上的。

但老於頭聽到她說的這話,卻是瞬間詫異的眼神看向了她,果然和陸老太太他們差不多,就覺得女子本該在家相夫教子,足不出戶纔是。

“什麼,這書院女子也能上,這是何道理?老頭活了這一把年紀,還第一次聽說有書院和私塾收女子唸書的。”

老於頭的臉上做出驚訝表情好像還不夠,還得特彆補充說明他的詫異。

“哦,女子唸書怎的了?為何一說起書院能收女子,老伯你就這表情呢?女子不敢唸書這是何道理?”

雖是知他們這裡都是這態度,但葉紫涵還是忍不住嘲諷的一笑,質問了一句。

“作為女兒之家,該學的是如何在家相夫教子,這般拋頭露麵在外麵去學識字,實在有失大雅。且自古就有女子無才便是德之說,作為女兒家的又何須學的這滿腹經文呢?”

於老頭還一番擴談大論的說了好些道理。

弄得葉紫涵都有些哭笑不得了。

“這是你們的偏見,這學東西還是做事從來就不分男女,大多的事情隻要男人能做,女人也一樣能做,隻能說力量上麵女人略顯欠缺一些。”

葉紫涵雖是覺得這人有些不可理喻,但還是耐心與他辯解了幾句。

說到這,她也是毫不避諱的,說了他所說的那句關於說,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的話。

“所謂‘女子無才便是德’,那不是什麼名言之理,不過是那些無能之人,無德之輩,自身能力不怎樣,卻又想要三妻四妾,想無限控製女人,而想出來的缺德言論。”葉紫涵回道。

說起這話時,她多少是有一點激動。

而老於頭聽到她這一番話,也是被她給說的愣在那當場。

“東家作為女兒身自是會為女兒說話,但是,這也不是每個女子都配被人尊敬對待的,本來有些女子就比較彪悍,不識抬舉,很是讓人討厭。若是讓她們再去唸的書呢,可能會更加的不把人放入眼裡。”

半天之後,於老頭倒是又接著話說的這樣一番話來。

葉紫涵倒也不否認他說的這種可能,微微點了一下頭後,才抬頭淡淡一笑反問:“那大伯的意思是,所有男人都是該受人尊敬的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