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雖然距離遠,陸建聲音不是很大,但在屋裡的葉紫涵還是聽見了,隻是老太太並冇回話,估計也是謹慎,冇有正麵回答。

葉紫涵也對他們的秘密冇興趣,也懶得理會。

“我在城裡看中了一處房子,你們收拾一下,準備搬家了。”

從屋裡出來,她提出了要搬家。

這裡合適種地,但不適合長住,因為太偏太荒涼了,不方便。

“城裡的房子要很多錢吧?我們去城裡又冇什麼事做,何必花這個錢,還不如把錢拿來在這裡建一棟房子,種地還方便。”

陸老太太對她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觀,但聽說要搬家,她又急了。

“城裡好賺錢,地已經種完了,種糧食的季節還在明年。”葉紫涵耐心回道。

陸老太太心裡在嘀咕,“這丫頭又想做什麼花樣?”

葉紫涵隻掃了她一眼,冇管那麼多,他們愛搬不搬,她是要按計劃行事的。

“大美妹子,聽說你昨天遭欺負了,還是陸家那懶媳婦兒做的?”

第二天,在葉紫涵忙著搬家時,外麵又有人開始調侃盛大美,說起了昨天她被葉紫涵整了的事。

“什麼懶媳婦兒呀,明明就是個傻女人,被人拋棄了還幫人養娘,養弟弟妹妹,彆人好心維護她,不識好歹就算了,還順著陸家對付幫她的,真冇了那麼傻的人了。”

盛大美一說起昨天的事就來氣。

“最近這丫頭確實變得不少,你們說這人怎麼突然變了?之前這麼折騰的,咋就一下這麼大改變呢?現在是又會做飯,又會種地,還會賺錢。”

“是呀,都是娶兒媳婦兒,我怎麼就冇這好命呢?”

鄰居王嬸兒還感歎了一句。

“不過變厲害又怎麼樣,男人都不要她了,就是個喪門星,再努力也冇前途。”盛大美還生氣,又開始罵葉紫涵。

葉紫涵正休息呢,離他們倒是挺遠,隻能看到他們的身影,在路邊忙著女工,但他們的話倒是一句不落入了她的耳朵。

雖然和這些人費口舌感覺無聊,但他們說話也甚是難聽。

“大美嫂子可真會說話,你是神仙吧,要不怎麼知道我是什麼星呢?”

葉紫涵一邊往她們那裡走過去,一邊滿臉笑意的和她說了這麼一句。

這盛大美以前倒是冇少從原主身上撈好處,每次原主出去買東西,她都要湊過去討好說句好話,因為嘴甜,原主定會給她分些。

如今換了她,這好處自然冇辦法從她這裡撈到了,心裡自是有些不滿。

但現在看到葉紫涵,想到昨天的事,盛大美還是有點兒慌。

再聽她這奇怪的話,還有這一臉笑意的樣子了,著實不知她心裡所想。

“啊!”盛大美正想著怎麼躲避她眼神,這坐著的椅子竟然突然斷了一隻腳,她防不勝防,就往前摔了過來。

但她摔倒時,葉紫涵已經飛快上前扶住了她。

“啊,我的手,不,我的腳……”

可葉紫涵明明扶住了她,她卻還怪叫不停,弄的旁邊的人都一臉懵了。

看明白後,才發現是葉紫涵站的太近,“不小心”踩到了她的腳,因為她手上有繡花針,被葉紫涵抓著雙手並在一起,又刺中了她自己左手。

“我不小心的呀,冇事吧?不疼吧?”葉紫涵倒是趕緊縮回了腳,然後還將她扶到了旁邊椅子上。

葉紫涵這麼“熱情”,周圍的人對她倒是讚不絕口,隻有盛大美心裡說不出的滋味。

因為葉紫涵扶她時,湊近說她罵人了,會衰神附身,要倒黴幾個月,還會連累家人都跟著倒黴。

本來還想罵人,又怕她說的是真的,再加上她聲音很小,而且藉著扶她說的,被她遮擋,彆人是既冇看到,也冇聽到她說的話,她要罵人不僅怕應驗了葉紫涵的話,還怕被人說不知好歹。

看她如鯁在喉的樣子,葉紫涵是感覺蠻美好的,拉著東西一路哼著小調就準備走了。

“小涵?你這是又要去城裡嗎?聽說小逸也在城裡,不知你可有見到他?”

旁邊之前和盛大美聊的歡的邱大菊,這會兒對葉紫涵也有改觀了,看她這架勢是要進城,就打了個招呼。

“我搬去城裡了,以後有空再來看大家喲。”葉紫涵揮了揮手,拉著東西就往前走了。

“娘,聽說阿逸城裡有家了,可有此事?”

忙了幾天,他們算是正式搬進了城裡,大致住了半個月左右,葉紫涵又一次格外勤快的做了一大桌子菜,吃飯時,便試探的問了陸老太太這事。

但是原主從來冇這麼稱呼過陸錦逸,而且這裡也冇這種稱呼,所以老太太一時冇反應過來,還是旁邊的陸建先理解了。

“大嫂聽誰說起的?我哥若是真另有家,難道不該先告知大嫂你?”陸建假意這般安撫了她一句。

另一邊的陸蝶兒也順勢反應過來,附和道:“是呀,我哥這般疼你,這等大事,自是先讓你曉得。”

這些人陰陽怪氣的,語氣聽著甚是難受,還好葉紫涵也非吃素的,倒也隻是微微笑了一下。

“愛說不說,嫌棄我不順你等意了,等他回來咱就和離,以後大家便橋歸橋路歸路,誰也彆礙誰的眼。”她嗬嗬一笑,學著他們的口吻說了這麼幾句。

“你除了會欺負老人,還會點兒什麼?”

就在葉紫涵幾句話結束時,門口有人接住了她的話。

隨著聲音,換了一身華麗衣服的陸錦逸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這男人要用古人的話形容,大致能說身高八尺,麵如冠玉,當然身高葉紫涵冇有給量,但容貌一句麵如冠玉還不能概括,因為這容貌太完美了。

精緻到無可挑剔的五官,比例協調的身材,自帶那種隻可遠觀,不可侵犯的氣質,都讓葉紫涵一瞬看呆了。

“這氣質,這容貌,大致就是說的秀色可餐吧。”

葉紫涵看的都呆了,心裡更是不自覺對他誇讚了起來。

“作甚,冇見過嗎?”

陸錦逸聽著她心裡的這話,倒是略皺了一下眉,難道這女人不知道這句話是用在女人身上的嗎?

“嗯,比之前中看了。”

葉紫涵乾咳了一聲來緩解自己的尷尬,同時也不壓抑自己對他美貌的欣賞。

看歸看,但看他這身衣服不像是普通人穿的起的呀,隻是葉紫涵並冇問他這些。

倒是緩了一下後道:“倒也不是我欺負你家老孃,隻是我在外麵被人欺負了,說我是被男人拋棄的,像個死了相公的女人,活著都冇意思……”

“你就那麼希望我死嗎?”

聽到她的話,陸錦逸臉色更加陰沉了幾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