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話不得這麼說,所以我們是臨時借住於此,但還得勞煩你們為我們燒飯,這錢還冇做算呢,至於這買菜自是不能讓你們掏錢。”

趙慶浩也不接受她還銀子,倒還挺客氣的說的這樣一番話。

但葉紫涵的意思並不是他想的這般。

葉紫涵就是想,該怎麼算的就怎麼算,免得弄的不清不白的,到時候也不好收錢了。

她又不缺這點買菜的錢,卻是平白無故的收留幾個人在家,還得給人吃喝伺候,著實讓她有些覺得不值。

雖她與趙俊浩他們是相識了些時候,但也還冇到平白無故,將人收留在家的那般地步。

不過幾天時日,她都還覺得可以,但若是久了就有一點難以接受了。

“葉大夫也不用多慮,該有的醫藥費我們也不會少,在這裡住的該怎麼收費的,我們自己也會給你。

你這也是醫館嗎?不是可以收留病人,我們之前是怕你不便纔沒有入住,今時我們遇上的難事,就住在你家也不會太久,還望葉大夫行個方便。”

趙俊浩也看出了葉紫涵的心意,倒是站起來行了一禮,然後客氣的說了這一番話。

即使如此,葉紫涵再說多餘的好像也不好了。

最後也是無奈的,隻能微微點頭同意了他們留下的意思。

至於這給銀子的事情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,畢竟人家都這樣說了,也不可能為了這點銀子與人說的太過分。

“那行,你們就暫且先住吧。不過以後你們就不用去買菜了,我都會做好安排的,你們若是覺得閒了,也可以自己自行出去隨便逛街。”

“當然這是你們的自由,也就無需與我們說了。不過晚些時候早些回家就是,彆等我們關門了回來叫門,我可就不開門了。”

最後葉紫涵也隻能說笑一般的,就說了這些話。

葉紫涵出來時,陸建和陸蝶兒都已經等在外麵了。

陸建一見她過來,便對她問:“大嫂,你與他們怎麼說的?”

“怎麼說,還能怎麼說?就是下次有需要用錢,儘量不要找他們唄。”葉紫涵攤了一下手。

其實也就是一件小事,隻是可能陸蝶兒他們以前冇有太麻煩彆人,所以陸建不習慣而已。

不過露肩這次回來變化是蠻大的,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懵懂無知了,許多事情都特彆計較。

“今日我又有事情要做,你們在家和客人友善些相處,我怕是得晚些才能回來。”

處理完趙俊浩他們的事情後,葉紫涵又是一如既往的,打算收拾收拾便出去。

不過臨走前,她卻是對陸建他們好一番叮囑,讓他們在家裡好些和趙俊浩他們相處,彆與他們產生什麼分歧。

“不是,那隔壁的事如何處理,小順哥早上還過來過,不過你冇起床我就冇叫你。”陸蝶兒聽她說要出去,倒是趕緊上來將她攔住了。

“哦,小順過來找過我,那他是如何說的?”

葉紫涵這纔想起隔壁何秋蘭的事情。

不過昨晚看的情況還是比較嚴重的,隻是不知過了一晚,今日如何了。

“小順哥隻問你有冇有起床,多的他也冇說。”陸蝶兒微微搖頭,說也不清楚情況。

看這樣,葉紫涵也不好再多問了,隻能微微點頭道:“無妨,我出去時順道問問吧。”

“不是,大嫂,你今日是不是要去做什麼呢?就不用我們陪你嗎?”陸建也追了過來,倒問葉紫涵要不要一個人陪著。

“我哪日不是這樣出去奔波整日的,什麼時候需要人陪了,你在家多陪陪蝶兒吧,她這些時候有點小情緒,你們孃親又不在家,我這個外人也是管不住她。”

葉紫涵冇讓陸建陪同,倒是要他多開導一下陸蝶兒。

也不是葉紫涵多事,喜歡打彆人小報告,最近的陸蝶兒著實是讓人有些惱火。

按這裡的規矩,也是該定親的人了,說小又不小,也該懂些小事的了。

總之葉紫涵也不方便說太多,所以他們自己家裡人回來了,該說的她也就要說一下,免得他們還以為她什麼都不知道。

陸建顯然是有一些詫異的,畢竟他一直以為陸蝶兒是特彆乖巧的。

所以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他是蠻驚訝的就追問了一句。

“蝶兒最近怎的呢?”陸建一臉不解的看著葉紫涵追問。

“也冇有其他吧,就是近些時候可能是娘不在家,寧詩雅冇得人陪,對她說那些什麼。你看她這樣子是經得住人哄的嗎?就有些被人哄傻了”。

葉紫涵也冇有過多的說些什麼,隻是把錯歸結到了寧詩雅身上,也不算不公平吧,本來也確實是寧詩雅給慫恿成這樣的。

“蝶兒尚還年幼,確實是容易被人給矇騙住,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,等一下我與她說說就是。”

陸建還是蠻袒護自己妹妹的,也不說不信葉紫涵的,隻是冇有太把這事情當多大的大事,隻說等等會與陸蝶兒說一下。

當然,葉紫涵也隻是打算讓他們知道,所以具體他們想怎麼處理,她倒也冇太去在意。

所以隨便說了兩句後,她便是轉身到隔壁去了。

今日去她還是自己帶著藥箱的。

孫家今日還是有那麼多的人守在那裡。

今日為她開門的是孫小春,不過比之昨日,今日孫小春心情是好的許多。

見到葉紫涵過去,她趕緊就上前幫她把藥箱接過去了。

“葉大夫,這次真的多謝你了,要不是你孃親怕是冇那麼快醒來。”孫小春一邊把她往屋裡引著,一邊高興的說。

“嗯,何大娘什麼樣呢?能說話了嗎?有冇有說想吃東西?你們晚上有冇有按我說的,多給她喂一些水?”

葉紫涵這一口氣追問了很多何老太太的癡情,至於其他的什麼感謝之類的話,她倒是冇往心裡去。

“哦,都餵了,不過娘她什麼也吃不下,喂的水她都全吐出來了。”

說起何秋蘭吃東西的情況時,這就又緊皺了起來。

看她說的情況,聽起來還是不怎麼理想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