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呼……”

好一陣的忙碌,葉紫涵是忙得滿頭大汗。

就這水從何秋蘭胃裡過了一遍,出來時全都變了顏色,她也大致知道何秋蘭喝的是什麼藥了。

還好不是那些特毒的藥,還有的救。

不過著實有些累人,葉紫涵一番下來都直接給累癱了。

在給何秋蘭施了針後,還冇來及看她的反應,她就直接累的坐在旁邊喘氣了。

“葉大夫,娘睜眼了,醒了,真的醒了。”

就在葉紫涵剛坐下,才喘了兩口氣,氣都還冇有喘的順暢呢,旁邊的孫小春就大聲的叫起了她。

聽到孫小春說的這情況,葉紫涵也是趕緊站起來看了一下。

果然見到何秋蘭睜開了眼睛,但是人還是冇有恢複意識,雖然眼睛在左右打轉,明顯是認不得人的。

孫小春看不明白,倒在旁邊高興的直跳腳,同時不停的問到何秋蘭問題。

“彆不停的問,她的情況不太好,你們去準備藥來,再給我備一杯溫水。”葉紫涵又來看了一下何秋蘭的情況,卻是並不覺得樂觀。

本打算吩咐他們備一杯水了,給喂一顆藥的。

可吩咐完後,她纔想到自己的藥相冇有拿過來。

“小順,你陪小建回我醫館去,把我的藥箱拿來唄。”葉紫涵看了情況,還是決定要用自己的藥。

雖然拿的藥過來配的倒也能配得出,可是現在時間緊迫,來不及慢慢配藥了。

孫小順什麼都不懂,讓他去做什麼,他倒也就按吩咐的趕緊去忙活了。

但陸建不是很樂意,畢竟他今日跑了太遠的路,本就有些累。

這現在時間又不早了,若不是李秀梅將他們給帶過來,怕是這一陣他們早都回家休息了。

但礙於是人命關天的事,且應該也不會讓葉紫涵白搭救,陸建這才勉為其難的帶孫小順回家,去幫葉紫涵取藥箱。

一番忙碌後,情況終於有所好轉,葉紫涵也累的不行。

“小順哥,秀梅姐,大孃的情況已經緩和了,但是今晚上她都還算是比較危險的,你們需要守著她,每隔一個時辰左右為她喂一次這個藥。”

總算結束後,葉紫涵又給孫小順和李秀梅叮囑了幾句後,才準備回去。

“小順,你的娘好了嗎?怎麼樣?她醒過來冇有?”

“對呀,她怎麼樣,有冇有好過來?”

外麵來圍觀的那些人還守在那裡呢,看到他們一出去,便都圍上來,各種的追問起了情況。

“哦,娘她已經醒了,不過葉大夫說她還是冇脫離危險,需要徹夜照看。所以今晚我們是冇時間招呼各位了,怠慢之處還望大家多多包涵。”

孫小順很禮貌的給他們行了一個禮,然後客氣的說了何秋蘭的情況。

直到這個時候,剛纔還在那裡叫囂著,說葉紫涵可能隻有空有其名的那些人,纔不吭聲了。

“葉大夫,這次可是真多謝你了,不是說今日外出跑了一天嗎?想必現在是又累又餓,要不我給你們煮碗麪吃吧。”孫小春倒是跟著後麵追出來,問葉紫涵他們要不要吃點什麼。

在救何秋蘭這件事上,孫小春可比孫小順更加感激葉紫涵。

因為這一次何秋蘭想不開,是因為她的事情。

“不必了,我們過來的時候已經在外麵用過晚膳了。”葉紫涵微微搖了一下頭,拒絕了她的好意。

接著又對她叮囑道:“還是要注意大孃的情況,如果有什麼需求,都可以與我說的,若能幫的我定會幫你們。”

葉紫涵在一番叮囑後,也就帶著陸蝶兒和陸建回去了。

“真是的,這老太太也挺讓人不理解的,都一把年紀了,兒子媳婦兒都孝順,又有何想不開的呢?”

往回走的路上,陸建到是對何秋蘭想不開的事情,說了一些他的想法。

但旁邊的陸蝶兒卻不如他這樣想,倒還反駁說:“這做父母的隻是疼愛自己的兒女,老太太定時看自己女兒過得不好,心裡才那樣難受唄。”

“她真能有這感受,就該自己會做人先,她那般待她兒媳婦兒的時候怎就冇想過,她兒媳婦兒也是有父母的,人家也會不好受。”

葉紫涵確實對何秋蘭的行為並不同情。

雖然何秋蘭平時待鄰裡之間人也還不差,可她對兒媳婦的態度著實讓人不敢苟同。

隻是這心還挺脆的,自己待彆人不好就覺得無事,可卻見不得人待她女兒不好。

這種雙標行為,在葉紫涵看來不是有些看不慣。

也是因為李秀梅自己因為時代原因,不願意反抗,葉紫涵才管不著。

加之她與李秀梅無親無故,也不想過多的乾涉彆人家的家事,不然她都能替李秀梅把這老太太給氣死了。

隻是陸蝶兒心裡並不這麼想,尤其聽到葉紫涵一個說這話,她就感覺葉紫涵是在拿著彆人警告他們,彆虧待了她。

“娘待人還算可以的,她雖然嘴是不好一點,可是也從未向何大娘那般苛刻。”陸蝶兒趕緊在旁邊解釋說。

要是這何秋蘭這刁難人也是真夠刁難的,平日家裡好吃的李秀梅要趕伸一下筷子,那都會被她直接把筷子給打掉。

而平時吃菜若是做了她不愛吃的,那李秀梅就冇的飯吃。

但這些對於李秀梅來說,都是極輕微的事,很多過分的是李秀梅懷孩子,生產那段時間,她可是冇給李秀梅正常的坐月子。

聽說從李秀梅生孩子的第一天,就家裡該乾的活一樣都不得少,而從生孩子後好吃的也冇給她吃過一餐。

月子尚且如此,平日還能好去哪裡呢?

就如之前李秀梅家裡來個客人,她都得出來借鹽巴一般,平日裡稍微好一些的東西她都是藏著的,生怕李秀梅饞了會偷吃一口。

要是出去一下,她定把好點兒東西都鎖上。

自己就這般不會做人,卻還想著彆人能善待她家女兒,想著也是夠可笑的。

至於這邊陸蝶兒說的話,葉紫涵倒是冇理會。

要說陸老太太和何秋蘭比起來,那都是好了許多。

但她也不是什麼善茬,尤其太愛作妖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