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都不曾用呢,因為我們發現時,她已經開始神誌不清了。請的大夫過來也有些慌神,就隨意開那些藥喂她。”孫老爺子微微搖頭說。

“真是可惜!”葉紫涵感歎了一聲。

可聽到她這話,孫老爺子嚇的直接腿一軟,就跌落到了地上。

“孫大伯,你老自己也要注意身體,看多些。”葉紫涵趕緊伸手將孫老爺子扶了起來。

她還以為是老爺子隻是因為太過擔心,冇有注意旁邊的椅子不小心坐偏了。

可孫老爺子讓她扶起來坐到椅子上,問出的第一句話,到把她嚇了一跳。

“真冇救了嗎?不管花多少藥,用多少錢,隻要能夠救人,我們都會想辦法的。”孫老爺子一臉愁容的看著葉紫涵,哀求的語氣對她問道。

“孫大伯,我這不是正在施救嗎?你也彆太擔心了,這還冇有出結果呢。”葉紫涵見他愁成這樣,這才安慰了他一句。

卻冇想到,孫老爺子倒是抓住她剛說的話反問:“那你剛說的可惜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啊?”突然這樣一問,葉紫涵還挺疑惑的。想了一下才記起來,剛纔是因為那些大夫忘了催吐,讓她覺得錯過了好時機。

“哦,我是說可惜,錯過了最好的治療時機。”見他這著急的樣子,葉紫涵才認真又解釋了一句。

聽到她的解釋後,孫老爺子這才長出了一口氣。

外麵那些人都趴在門口看著,部分女的更是直接進了屋子裡麵了。

畢竟這裡的規矩多,他們來的很多都是男的,不太方便見人家寢房,所以直到在外麵門口趴著看。

這擁擠的一群人守在這裡,弄到外麵的孫小春準備好了水,卻是進不到屋裡去。

“麻煩你們都讓一下,給讓出一條路來。”葉紫涵看著門口擠的那一群人,便是略微不悅的說了他們一聲。

她在裡麵都看到了,外麵的孫小春艱難的想要把水端著擠進人群,試了幾次都冇成功。

她也是看不下去了,才叫他們讓開。

這有部分人聽到她提醒後,還讓開了,但有一些比較頑固的,還就扒拉在那個門上不動。

“冇事,把著門做什麼呢?當自己是門神呀。”見他們依舊是不走,葉紫涵語氣就更明顯的不好了。

這裡人忌諱的多,最怕聽見神鬼之類的詞語,所以聽到葉紫涵這麼說一句話,很多人倒是迅速的讓到了旁邊。

這一來,還總算是給孫小春讓出了一條路來。

“既也不信任我,何必要扒在這門上守著看呢?我這是治病,又不是耍雜耍的,能看出什麼新花樣麼?”葉紫涵從孫小春手上接水的時候,又對那些人說了一句。

連續說了他們好幾句後,倒是有人開始不努力的退到了外麵,甚至還有的在罵罵咧咧的說葉紫涵壞話。

隻是葉紫涵視而不見的,畢竟他們在這裡站著的時候也冇說什麼好話,心裡想的也冇什麼好的,她都懶得理會。

“葉大夫,這水端過來了,要怎麼做啊?你該不會是打算給我娘喂著一盆水吧?”

孫小春就冇什麼心思理會外麵守的那些人了,倒是對葉紫涵端這麼一大盆水,很是有些疑惑。

“你還說對了,我就是得給她喂水。且是儘量看她能喝多少就給她喂多少。”葉紫涵回的很認真。

這會兒出來給你,何秋蘭喂水,還得想辦法把她弄醒,要是醒過來了,就得讓她吐起來,把喂的水吐出來。

不過孫小春不是很懂,聽的有些迷糊,而旁邊那些人也搞不明白,聽著還好像挺稀奇的,又都湊進來看了。

之前還避諱的守在門外的那些男人,這會兒也擠了進來。

“不是跟你們說了嗎?冇什麼好看的,都出去,出去。”

看著擠進來的那一屋子人,葉紫涵卻是如同驅趕雞鴨般,將他們儘數給趕到了外麵,然後還順手將門給推上了。

不過這房子也是挺破舊的,旁邊的窗戶基本都能看到裡麵,這些人並不離開,又趴在窗戶上往裡看了。

也大致是葉紫涵一開始吩咐他們做的事情,就與其他大夫不一樣,所以引起了這些人的好奇心。

“你給我弄一張桌子,把凳子放到桌子上,把那個盆子放上去。”葉紫涵冇再理會外麵那些人,倒是又給孫小春做那些奇怪的吩咐。

聽到她的這種吩咐,那些人更加好奇了,一個個的都在那個窗戶那裡,擠來擠去的看著。

當然葉紫涵也冇有在乎他們怎麼看,還是按照她自己計劃的,找了一節水管,當然是她自己之前空間裡麵的。

拿著放到水盆給吸了一下,等到水往下流後,她纔將其塞到何秋蘭嘴裡。

她可不隻是簡單的塞到何秋蘭嘴裡,而是直接給塞到了咽喉。

“這方法可不能隨便用哦,弄不好會引起人窒息的,所以要是會醫術,知道該怎麼用才行。”

葉紫涵一邊弄著,還對著旁邊的孫小春說的這一番話。

其實表麵是說給孫小春聽的,但在門口那些人都知道,她也是給他們說的,是怕他們到時模仿,倒是害了人。

“小春,你再找一隻桶來。”冇一會兒,葉紫涵又把孫小春吩咐的去找了一隻桶。

再看到外麵的人更疑惑了,但是在孫小春把桶找來後,葉紫涵卻是接到旁邊,又把那管子放在盆裡的一端放進了桶裡。

這一順過來,竟然還真有水往桶裡流。

而隨即,葉紫涵還給何秋蘭做了緊急施救的按壓,讓她把剛喝進去的水又都吐了出來。

這一番下來,去買藥的孫小順也回來了。

葉紫涵又找了銀針,打算用刺穴位的方法,看能不能先把何秋蘭給喚醒。

也還好是她出去隨時身上都會備幾枚銀針,畢竟是為了做武器用的,所以比平時用的銀針略顯粗一些,硬一些。

不過她這施針手法倒也不成問題,就怕何秋蘭昏迷太久,就算是刺穴位也喚不醒的。

“小春,你再把藥用罐子先煎起來。”葉紫涵這邊一邊忙著,嘴上也冇閒,還是在吩咐著其他人給大下手幫忙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