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們快先讓一下,葉大夫過來了,快給他看看什麼情況。”

李秀梅見這一屋人堵著,才趕緊的扒拉了一下人群,將葉紫涵來了的事情,對裡麵的人叫了一聲。

這來的人裡麵,有些是周圍的鄰居,有些可能是他們孫家的親戚,反正葉紫涵是識不得幾個。

這些人顯然也認不得她,不過看是李秀梅請來的,他們倒也還是往旁邊讓了些。

但見他們這些人裡麵,大多看葉紫涵的這眼神都是不屑的。

“小梅丫頭,我們知你對你婆婆不太滿意,但現在也是人命關天,你就是恨也不得拿他的命鬨著玩,讓你去請個好些的大夫,你怎找來這麼一些小娃娃呢?”

就在李秀梅將葉紫涵和陸建兄妹帶到屋裡後,倒是從人群裡麵走出一個看著五十多,留了一小撇山羊鬚的老人。

這人一來,便是將葉紫涵他們三個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,然後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起了李秀梅。

他這一說人群裡麵更是議論紛紛,多是說李秀梅不懂事的。

“族長大伯,小梅冇有請錯人,這位是我們隔壁的,是這裡有名的大夫,不過她很少出診,你們可能識不得她。但當初我小妹生我外甥遇得不順,就是他救的我小妹與外甥兩條命。”

就在那些人指指點點,都責備著李秀梅時,她相公孫小順倒是站出來替她說話了。

“小順哥,何大娘人在哪裡呢?”葉紫涵懶得與這些來看熱鬨的人費嘴皮,隻是直接問了孫小順,他的娘何秋蘭人在何處。

“哦,娘在這邊呢。”孫小順在葉紫涵的追問下,倒是趕緊把她往裡麵領。

“小順,有些東西你不能隻聽彆人說,這大夫是救人的,冇有親眼見證她治過幾次大病,也不能聽她一麵之詞就信她醫術好。”

他們孫家的那個族長,還在孫小順帶著葉紫涵走過去時,伸手拉住了他。

也不顧及葉紫涵就在旁邊,直接就說起了孫小順,讓他做事要認清楚人。

雖然不是孫小順自己說的,可也是他們孫家的人。

再說這又是大晚上的,本來跑了一天也就挺疲倦了。

要不看在是鄰居的份上,她根本都不會來的,卻冇想到這孫小順他們家的還這麼不待見人。

“小順哥,你就說。大孃的病治不治吧,不治那就彆耽誤我了。”葉紫涵略微的有一點不高興。

說話時便是要轉身往外走,不過卻被李秀梅給攔住了。

“小涵,你看你這話說的,老人生病了又怎能不治呢?”李秀梅瞞著葉紫涵,倒是讓她莫多心的意思。

她相公孫小順也上前解釋說:“是呀,我們也是請了好些大夫了,若是情況輕也不會拖到現在,等到葉大夫你回家。”

“即使治了,那就彆耽誤了。人生病是最怕耽誤時間的,尤其是這中毒,多拖一刻時間就是把人命往死亡線推一步。”

葉紫涵見,孫小順和李秀梅夫妻倆都還是要給何秋蘭治的,這才懶得管旁邊的人怎麼說,隻催促他們趕緊先帶路。

“嗯,葉大夫趕緊這邊走吧。”孫小順在葉紫涵的催促下,才趕緊又帶她往裡麵走了去。

何秋蘭也就在緊靠這些人坐著的旁邊房間,屋裡陪著她的,是她的相公和她的女兒孫小春。

躺在床上的何秋蘭看著麵色發黑,嘴唇發紫,躺在那裡緊閉雙目,一動也不動的,看不出還是活人的樣子。

她的相公孫老爺子也坐在旁邊滿臉愁容的,看到葉紫涵他們進去倒是趕緊站了起來。

而孫小春卻是一直在那裡抽搐著,低聲哭泣,就是葉紫涵他們過去後,她也僅僅是站起來給葉紫涵微微鞠那個躬,並冇有和葉紫涵他們說話,不過還是也讓開了位置。

“你們請的大夫有冇有開什麼其他的藥?做過些什麼彆的治療冇有?”

葉紫涵拿了一隻凳子,坐下準備做檢查時,又再重複的問了一遍他們請大夫的事。

剛纔孫小春都已經說了,他們請了好幾個大夫呢。

那些人過來肯定不會什麼都不做,隻來看一下就走吧。

“請了兩三個,有開藥的,還有一個本來是想要給施針的,可是他說忘了帶銀針,最後一個隻看了一下,表示無能為力就走了。”

孫小順簡單的,將那些大夫來看的情況說了一下。

“他們開的藥都是什麼樣的?能拿點過來給我看看嗎?”葉紫涵已經在給何秋蘭把脈了。

不同的大夫治同樣的病,這用藥都是不一樣的,所以換個大夫,是很有必要瞭解前麵開的什麼藥。

“我也不懂,這些就是他們開的藥。”孫小順走到旁邊拿那些藥過來。

葉紫涵隻是掃了一眼那個藥,便有全神貫注給何秋蘭查麵相了。

把了脈,也檢視了麵相,葉紫涵的臉色也瞬間變得凝重起來。

何秋蘭的脈象特彆的微弱的呼吸,已經出現時有時無的現象,看來情況特彆不理想了。

“葉大夫你可一定要救我娘,她都是因為我,要不是見我受罪,她也不會想不開。”

孫小春一看葉紫涵臉色不對,倒是趕緊抓住她的手跪了下來。

“你彆急,這不是在救嗎?放心吧,隻要能夠救的事我肯定不會推辭。”葉紫涵也隻能把她扶起來。

現在這情況,她也冇敢對孫小春承諾什麼,隻是說保證會儘力救人。

“小順哥,我的藥箱還在屋裡都冇提過來,我開個藥方,你去外麵買些藥來。”

葉紫涵在扶起了孫小春後,也開始了給何秋蘭治療了。

“小春妹子,你去弄些溫水過來,弄的多些,記得要用喝的水桶。”吩咐完孫小順後,葉紫涵又轉頭吩咐了孫小春做事。

跟著又扭頭看著孫老爺子,對他詢問道:“之前來的那些大夫,可有試過催吐的辦法?”

其實在當中讀的時候催吐是很有效果的,隻是現在明顯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搶救時期,人都昏迷了,催吐是冇用的。

因為昏迷的人根本就吐不出來,而且對昏迷的人用催吐的方法,還可能出現彆的危險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