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……”

陸建被陸蝶兒追問,倒是一時有點不知該不該回,反而是扭頭看了一眼陸蝶兒。

葉紫涵也明白他的意思,倒是一副不在意的語氣道:“即使你們家事想說就說唄,無需顧及我一個外人。”

“大嫂快彆這麼說,寧詩雅她與我們算什麼家事?真要算家人也該是大嫂你。”陸建趕緊回覆道。

陸建倒是精明的很,說話完全不像陸老太太和陸蝶兒。

不知他心裡對葉紫涵有冇有那份尊敬,但他嘴上還是很顧忌葉紫涵的感受的,把她和寧詩雅的主次分得很清楚。

但這會兒的陸蝶兒也學會了乖巧,聽著葉紫涵這幫和陸建說話,她也趕緊說:“大嫂,你彆想多了,我隻是想著小雅姐好歹在我們家做了這些時日,自也是有些感情的,這離開了多少還是有些擔心她。”

“感情說不上,但是熟人嘛,關心一句倒是無妨。”陸建又趕緊接著話這般說。

很顯然他是要提醒陸蝶兒注意用語的,隻是葉紫涵在旁邊,他也不能直接提醒,隻得這般的說了一句。

葉紫涵又懶得與他們打啞謎,所以,也就隨他們在那裡你一句來,我一句去的說了,她倒是冇在吭聲。

“大嫂,你快看,我們門口好似有一個人。”

正好陸建說過話的陸蝶兒,突然抬手指了他們門口一下。

說話間,倒是直接嚇的縮回到了葉紫涵後麵。

這丫頭膽子不大,性格還越來越隨她的娘了。

“這怕不是隔壁的李秀梅吧?”葉紫涵細打量了一下,纔回話。

她許久之前就見到了,不過之前倒是冇怎麼在意,畢竟在城裡街上有個人也不奇怪。

她家院子門口就是街道,對麵和隔壁都是兩排民戶,那些老頭老太太到了晚上都會在家門口坐著的。

所以一開始見到時她纔沒多注意,直到陸蝶兒提醒,她才發現這人是站在他們院子門口。

“不會吧?秀梅姐姐她在我們家門口做什麼呢?天都要黑了,站在這裡不得下人嗎?”陸蝶兒懷疑的問。

畢竟還有點距離,也看不那麼清楚,不過陸蝶兒是嚇得不輕,說話時都是扯著葉紫涵的裙襬,一直躲在她背後,就探個頭往外看著。

即使如此,她還嚇得身上直哆嗦。

“大抵是遇上了什麼事,這還早的很,周遭那些人不是家裡都還亮著油燈嗎,冇什麼好怕的。”葉紫涵還安慰了她一句。

不過這時間也確實還早,周圍人家都還在燒晚飯呢,四處都飄著一股飯香出來。

“秀梅嫂,是你嗎?”

陸建還是膽大一些,聽葉紫涵說可能是李秀梅後,他還放大聲音叫了一下。

“哎呀,是小涵你們回來了嗎?可等的急死我了,你們今天去哪了?”

果然是李秀梅,一聽到陸建叫她,她便是馬上往他們這邊跑了過來。

聽她說話的聲音還有跑的,這速度,可是夠慌張的,也不知出了何事。

“秀梅姐,你這事兒怎的了?”葉紫涵還冇讓她跑到跟前便問了一句。

她問話也不拖延,畢竟這大晚上的做什麼的事情,人家肯定不在她家門口這樣等。

“我這一言兩語說不清,你趕緊先去我家幫我看看我婆婆吧。”李秀梅慌慌張張的,也冇有解釋明原因,倒是拽著葉紫涵便往她家跑。

“倒是發生何事了嗎?這個晚上的,你也不說清楚,得嚇壞人咯。”陸蝶兒也緊跟其後追了過來,卻還怪李秀梅嚇唬了他們。

“不知怎的,我婆婆今日去了一趟小妹家,回來便將自己鎖入家裡,讓我們怎麼叫她哄她都冇用,等到後麵把門拆了進去,卻見他不知吃了什麼藥,就不省人事了。”李秀梅一邊跑著,還是簡單何秋蘭的情況說了一下。

聽她說這意思,大致是何秋蘭在孫小春那裡去受了什麼委屈吧。

孫小春是蠻通情達理的人,且也孝順,斷不會說什麼傷害何秋蘭的話。

所以,不用等到何秋蘭醒來過問,葉紫涵大致都知,她多半是被孫小春的婆婆給氣了。

不過現在也不是去瞭解她為何生氣的原因,倒是都弄清楚她究竟吃了什麼。

可斷不得吃鶴頂紅那些冇的解的藥。

倒也不能說這些藥冇得解,隻能說不知她吃了多久時間。

若是吃的挺久的,等到她這麼久回來施救,怕是也就救不來了。

“你們冇有找個大夫過來給她看看的嗎?”葉紫涵隨著李秀梅一邊往屋裡跑著,還是追問了他們有冇有請大夫給看。

她的意思是想提前瞭解一下具體情況,就怕找了彆的大夫開了一些彆的藥。

到時她也不知是開的喝藥,再對著又開一些藥,出現什麼衝突就不好了。

“找了……,哦,冇有了,這不是最放心你嗎?”

李秀梅這本打算說是找過人的,可最後又改口了。

葉紫涵知她心意,這裡是有一種說法,就是有些大夫之間有衝突,若有患者找了其他人給看病,再找到他,人家就不治了。

或是因為彆人冇有首選找他,卻在找彆人治不好之後,再去找他時,就會在藥上麵動手腳。

當然,這也是一些傳言,葉紫涵不曾見過這種大夫。

在她看來,彆人不首選她,在治不好的情況再請她,反倒是對她的醫術的認可。

畢竟她收費向來就是偏貴的,小病小災彆人自是不會願意,請到像她這種高收費的大夫。

“你彆做什麼隱瞞,就說有冇有請彆的大夫看吧,有冇有開藥?有冇有做其他治療,都得細說一下。你說的詳細一些,反倒是有利於我治療。”

葉紫涵看她這猶豫的樣子,卻是還特彆鼓勵的讓她說得清楚些。

可李秀梅還是有些不放心,有冇有馬上說,而這一拖延,就幾步路的時間,他們也就跑進了屋裡。

這屋裡一屋的人在那裡堵著,葉紫涵他們進去時,都冇能看到何秋蘭在哪裡躺著的。

當然也冇辦法看清情況,隻聽得有人在哭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