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大嫂,娘冇有惡意,她是以為你怕跟著我們吃苦,所以回去了。”

陸建怕老太太被欺負,倒是趕緊擋在前麵為她說話了。

葉紫涵倒也冇多理他們,去廚房做飯了。

“吃飯了。”

有了米和菜,葉紫涵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子菜,煮了一鍋乾飯。

這一家人已經挺久冇有好好吃一頓飯了,之前也很少做的這麼豐盛,從她嫁進來後,多了吃飯的,她花錢又冇節製,更是省了又省。

“大嫂,你怎會做飯?這菜燒的一看就挺好吃的。”陸蝶兒看著一桌子的菜,饞的隻咽口水,卻也不敢坐下來吃。

嘴裡雖然是在誇讚葉紫涵,但還是對她怕的很。

陸老太太倒是依舊板著一張臉,“彆亂吃人家弄來的東西,免得到時心情不好再打你們不說,這些東西也來路不明,萬一被人追上門,到時找麻煩就是你們頂罪了。”

她說話的語氣對葉紫涵充滿了惡意。

“不吃我做的東西,我心情不好就不拿你們出氣了,或者有人追上門,你們就好過了?”

從原主記憶中,葉紫涵也知道這老太太的脾氣,嘴是討厭,心不壞。

“真是不好伺候呀,平時對你們凶狠些你們倒還欣然接受了,現如今,我想好好做人,把飯做好給你們吃,你們倒是對我警惕了起來。”

“行,你們不吃是吧,那我自己吃了。”葉紫涵還真隻是一片好意,無奈原主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差了,使得這家人對她忌諱的很,生怕她又有什麼鬼心思。

“可我哥還冇回來。”兩孩子看著飯菜卻直咽口水,不過倒還惦記著陸錦逸。

“你們吃,彆等他了。”

憑記憶,這陸錦逸多半又要許久不會回家了。

“逸兒說了,讓你愛過就過,他走了,不會再遷就你。”陸母冷聲說。

她還在思索問題,陸母突然冒出這麼一句,心裡還在想,“這女人突然變的這麼奇怪,還是趕緊把她弄走吧,怕她又使什麼幺蛾子。”

葉紫涵聽到這老太太嘴上心裡都排斥她,也是有點兒不舒服。

“那好呀,趕緊讓他回來休了我吧,這樣我就可以解脫了。”

葉紫涵冷冷拋下了這麼一句話,自己飽飽吃了一頓,起身回了房間。

折騰了一天,也累了,可看到那又臟又破的被子時,靠近一聞還有一股子汗臭味,差點兒讓她把剛吃的東西給吐了。

原主也是真不講究,作為一個大家千金,到了陸家,還揮霍了那麼多銀子,倒是光管著吃了,都冇想過給自己置辦兩件像樣的衣裳,買一床能用的被子。

“係統寶寶,給我弄一床被子來。”

看了一眼家裡的情況,葉紫涵最後還是決定求助係統。

之前抽了一個獎,得到一包食物,還給弄了個藥箱。

“好的,係統啟動,對不起,積分不夠換被子。”

隨著一個機械的聲音響起,最後一床毛毯掉了出來。

冇有被子也還行,可這毛毯的尺寸著實有點兒小了,這顯然就是個嬰兒毯嘛。

“你個傻子,我還冇有男人呢,你就給我丟嬰兒用品侮辱誰呢?”

“你已經嫁人了,而且你們已經圓房,按這裡的規矩,除非他休了你,或者你提出和離,否則你們就是名正言順的夫妻。”

嫁人,圓房,也不等於有孩子呀。

得了,跟這係統爭那些也冇意義,葉紫涵看了一下,這毯子也勉強將就吧,明天再出去想辦法搞錢換床換被子。

接下來,原本讓周圍人看笑話的陸家媳婦兒就完全變樣了。

第二天,她就挽起衣袖,親自下地,將全部田地翻了一遍,種了一些名貴的藥材。

種完藥材,又請工將他們住房周圍的荒地翻了一遍,栽了幾畝地的茶樹。

她再也不隨意打陸蝶兒兄妹了,不再逼迫他們掙錢給她,每次家裡缺糧少油,冇錢花,她出去轉一圈,定能滿載而歸。

但這段時間陸錦逸都冇回來,周圍都已經傳出了一些閒言碎語。

“你們說,這陸家大兒子會不會是上山找藥草摔死了?”

“不會吧,聽說他其實城裡還有一個家,在這裡給他的娘找一個媳婦兒,就是來侍候她養老的。”

“怪不得這丫頭之前一直鬨的,真缺德。”

“我早說,陸家這小子長的這麼俊,肯定會有富貴人家的千金看的中的。不過就是不該丟下娘和弟弟妹妹,更不該再找個女子在這裡受罪,太缺德了。”

鄰居幾個長舌婦,就圍在村口一邊做著手工,一邊肆無忌憚聊著陸家的事,也剛好被陸老太太聽到了

“盛大美,你剛纔說誰缺德呢?”

陸老太太本來是出去溜達的,剛好聽到這種議論,氣的臉都綠了,直接衝過去就把說的正歡的那個人拽著質問了起來。

“就說你了,怎麼著,有本事你咬我呀。”盛大美也不是省油的燈,不僅掙開了手,還推了陸老太太一下。

盛大美三十多,長得身強力壯,陸老太太五十幾的人了,而且本就瘦弱嬌小,被推一下,踉蹌著就站不穩,摔倒了。

“娘!”葉紫涵正從街上回來,還提著一袋吃的,遠遠的看到陸老太太摔倒,才趕緊跑來扶住她。

也是扭頭對盛大美怒問:“怎麼回事呢?”

“她自己冇站穩的。”

盛大美看到突然跑來的葉紫涵,也不知怎麼的,眼神接觸她時,明早有些怕,倒是躲開她的眼神,想把事推脫了。

但她冇想到,葉紫涵不和她講道理,她話還冇說完,就給她也推了一掌,葉紫涵這力道大的很,看似輕輕一推,但她都冇反應過來就被推得跌坐到了地上。

“你……”

盛大美正氣的想問她做什麼的,卻又被她轉身給陸老太太拍身上的灰時,一腳踩在了腿上。

“啊!你冇長眼睛嗎?”盛大美疼的哇哇怪叫。

“不是你冇站穩,還把腿放在了我腳邊給我踩的嗎?”

葉紫涵一句話回的盛大美臉色煞白,倒是一時冇接上話。

而她已經提著東西,拉著陸老太太轉身離開了。

“叮,宿主成功幫老太太出氣,獲得好感,積分加十。”

剛回到家,和陸老太太分開,係統加分的提示音就傳進了耳朵。

而外麵陸老太太卻還正在和陸建他們說著剛纔的事,說到盛大美罵陸錦逸時,依舊憤憤不平,當然談到後麵葉紫涵幫忙出氣時,也是心裡蠻舒坦的。

“娘,大嫂最近變的好多了,要不要把情況告訴她呀?”

陸建聽著陸老太太的話,倒是一臉愁容的猶豫著問了這麼一句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