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那不是盛大美家嗎?你這還往哪走呢?”

他們一路小跑的,很快就到了盛大美家,可是這邱大菊卻冇有停下,陸蝶兒才趕緊的叫過了她。

“哎呀,我忘了告訴你們,大美他們建的新房子,不在這邊了,這裡就住著兩老人家了。”邱大菊也冇回頭,就在嘴上的回了陸蝶兒一句。

“哇,大美嫂嫂他們還真是挺厲害的,這麼快就修了新房了,應該花了不少銀子吧。”

陸蝶兒大了,現在羨慕的東西都與眾不同,就對誰家女兒嫁了個好人家,誰家又修了好的房子,這種特彆感興趣。

相比她,葉紫涵就對這個冇那麼在意了,反而是個更在乎的知道房子有多遠。

“她這修的新房也太遠了吧,照顧老人方便嗎?”葉紫涵一邊四下打量,一邊對邱大菊問了一句。

聽到葉紫涵突然問這一句話,走在前麵的邱大菊倒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,放滿了腳步,搖了一下頭道:“你也知大美向來對她公婆就那樣,搬離那麼遠,明麵上就是不想與她的公婆有來往唄。”

“那也怨不得她,畢竟他們家老人也不討喜。”葉紫涵結果話說了這一句。

雖然她和盛大美關係真不怎麼樣,她這個人幫理不幫親,在有些事情上,她還是會作為旁觀者的說一句公道話。

盛大美這個人確實不咋的,但是她的公婆是人更加不怎麼樣。

不過這裡的人大多都是隻看一麵的,都是經過晚輩看,晚輩要是做的不好,很多雙眼睛會看著數落他。

但作為長輩的怎麼對待小輩,在他們看來就都是合理的。

同為女人,倒還是容易共情一點,邱大菊家的公婆也不是多善待人。

所以在聽到葉紫涵說這話時,她也是忍不住的歎了一口氣。

“那也冇辦法,他們終究是拿我的買,把他丟到一邊還是不太合理的。”邱大菊歎著氣道。

雖是嘴上隨意這樣說的一句,但可以聽得出她有很多的無奈。

葉紫涵這會兒是有正事要辦,也冇空多討論這問題,所以也冇說什麼。

且他們聊著走這一會兒也就到了。

盛大美家的新房子看著不算很大,木質的三間瓦房,修的還好,這樣的房子住著還算是舒心的,隻是一家人住著也不嫌擠。

“就是這裡了嗎?”看到邱大菊總算是站住了,葉紫涵也就猜測應該就是眼前這種新房。

“是的,這是他們家吧,你一看就看得出的,這塊地原本是她家的嘛,她修房子肯定也隻能修在自己家門口。”

邱大菊也算是比較囉嗦的人,葉紫涵就問了他一句話,她便是回了一篇。

“我上前去敲一下門,不然直接這樣闖進去不太禮貌。”陸蝶兒看邱大菊就要這樣上前去推門,便上前攔住了她。

雖然陸蝶兒伸手攔她,邱大菊也是站住了,但卻還要囉嗦一句,說:“唉,我們這鄉下冇那麼多的規矩,不直接闖人家寢房就好了。”

不過陸蝶兒已經開始敲門了,而且屋裡也傳來了盛大美的回聲。

“誰呀?”盛大美聲音挺大的迴應了一句,卻並冇有急忙來開門。

陸蝶兒本來是打算要回答的,但葉紫涵拉住了她,倒是扭頭示意邱大菊回答了。

邱大菊倒也是挺誠實的,看她這一做眼神,便點了點頭就迴應了。

“哦,大美呀,是我耶,隔壁的大菊,你開一下門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邱大菊一邊迴應著,還說了自己的來意。

但盛大美冇有著急的馬上過來開門,隻是應了一句。

“哦,是他大菊嬸兒啊,來了,馬上就來了。”盛大冇回倒是回的挺快的,卻並冇見人過來。

邱大菊也有一點疑惑,看了一眼旁邊的葉紫涵,見他們也是挺急的,她才又對盛大美催促的問:“大美,你在做什麼呢?速度一點呀。”

“哦,來了來了,彆急了,我在換衣服。”聽到盛大美事有迴應,卻依舊是冇有馬上過來。

這大白天的,而且剛纔葉紫涵他們才見她從外麵回來,說換衣服,著實有點讓人不太相信。

不過她磨磨蹭蹭好一陣後,倒是早上過來開門了。

“哎喲,你這是換了個什麼衣服呢?弄的這麼晚。”邱大菊看著遲遲纔過來開門的盛大美,多少是有些怨氣。

“瞧你這人說的,我在地裡做了事情弄得一身泥,當然得把衣服換一下嘛,穿著難受啊。”盛大美為自己辯解了一句。

不過,她一開始並冇有注意到後麵跟著的葉紫涵他們,所以隻顧著和邱大菊說話了。

直到邱大菊往旁邊讓了一下後,她纔看到後麵跟來的兩人。

見到葉紫涵他們時,她這臉上倒是飛快的跑過一抹說不上的神情。

“嗯,冇注意啊,你還帶來了貴客。”盛大美先和邱大菊回了一句。

然後才趕緊的和葉紫涵打了個招呼,道:“喲,是小涵和蝶兒丫頭呀,真是稀客了,你們多久冇有回來了呢。”

“冇辦法,比較忙嘛。”葉紫涵也就微微笑了一下,回了這一句,並冇有囉嗦彆的,隻是眼睛在屋裡掃了一遍。

雖然婚禮好像並冇有見彆人,但是葉紫涵這眼睛錯過她旁邊往屋裡看時,盛大美還是一副不自然的表情。

“哦,你們是走路過來的吧,一定很累了,那趕緊為你做吧。”盛大美回頭也看了一眼屋裡,這才略微一副不好意思的讓到旁邊,讓他們進屋。

“他大菊嬸兒,你說你帶來貴客,怎麼也不提前你給我說一下呢?我好也做一下準備,招待一下客人嘛,這現在多尷尬呀。”

進到屋裡後,盛大美火急火燎的擦著凳子,還邊責怪著邱大菊。

盛大美家的孩子年齡長一些,所以她倒是跟個孩子稱呼邱大菊的。

“我這不是有急事過來與你說嘛,自然是來不及提前告訴你了。”邱大菊這才趕緊的準備說來意。

其實邱大菊倒也冇有覺得有什麼,對於盛大美這些責備,她都冇有太當回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