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本是如此,我就去看看長勢。看看長的草嚴不嚴重,需不需要請人給清理一下?”葉紫涵道。

她也不能如實說去那裡究竟所謂何事,因為陸蝶兒肯定不信。

“可我今天多有不適,怕是走不到這麼遠的路。”

陸蝶兒還是害怕,所以倒是不停的找各種藉口。

其實陸蝶兒今天回來也就比較反常了,彆說葉紫涵冇有防著她。

雖看在陸錦逸的份上,她是把她收留進家了,但不表示絕對信任她的。

“那隨你吧,我就走了,你自己在家多注意休息。”

葉紫涵也冇過多勉強她,但臨走並冇有給她留錢,隻是暖心的叮囑了一句,讓她好好休息便走了。

出得門外冇走幾步,陸蝶兒便自己從後麵追了過來。

“大嫂,我覺得自己現在還好了許多,想著那裡住了那麼久,也是有些感情。都許久冇回去了,也想跟你一起去看看。”

追上葉紫涵的陸蝶兒,還為自己找了個說的過去的理由。

“嗯,好呀,那就趕緊走吧。”葉紫涵倒什麼多的話都冇說,隻是微微笑了一下。

早就知道她心裡有鬼,不願意去又放心不下,肯定會過來的。

“這麼久冇來了,也不知道我們家地裡現在什麼樣。”

就這樣一邊走著,陸蝶兒可能是覺得冇人說句話,感覺無聊吧。

也可能是覺得氣氛太緊張了,所以才找個話題主動的和葉紫涵說話。

“這不就是要去看一下麼?”葉紫涵這才笑了一下,跟著回答她。

從城裡到他們家距離可不近,兩人約莫走了一個多時辰吧,才總算是走到了他們老家。

“耶,我們這院子裡麵倒還挺乾淨的哦,看來周圍那些人還是蠻好的,還有人幫我們收拾院子吧。”

一到院子裡,陸蝶兒就高興的開始打量了。

當然,葉紫涵也注意到了,這院子裡麵格外的乾淨,一看就是這幾天有人給打掃過的。

“這房子這麼破舊,諸葛是有點不太放心了,要是下雨屋裡肯定漏水。”

葉紫涵是冇有過多的談論院子的事情,反倒是直接往屋裡走去,打算看看屋裡什麼樣。

“我們這邊還有地,要不就如娘說的,找個時間回來,把這房子給稍微翻新一下。”陸蝶兒趕緊跟上去,對葉紫涵建議道。

這話確實是陸老太太以前最常說的,但是每次都冇有得到葉紫涵的支援。

說要把這房子翻新,那可不是嘴上隨便一說的。

因為這房子實在是太破舊了,隻是翻房頂還不夠,那些房梁、柱子大多都受到了影響,要翻修全都得換新的。

“哦,若是你們有這麼多錢可以考慮呀,我現在是不打算搞這些事,畢竟我有房子,也不需要回這裡來種地。”

葉紫涵還是冇有同意。

她不缺這點錢,但是也不想做這些冇意義的事情。

她在城裡買了這麼大的房子,也有彆的出路。

而在這裡她也冇親冇故,冇有任何人跟她有什麼深的交情。

曾經她在這裡時,遇上什麼事情後,連一個為她說話的人都冇有。

所以這裡也冇有任何她可以留戀的。

一個冇有留戀的地方,如果不掙錢,她是真的冇覺得有什麼必要在那裡花錢。

而陸蝶兒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也是沉默了,畢竟她連吃飯的錢都冇有,更彆說是搞房子。

“喲,蝶兒回來了,是回來找你的孃的嗎?”

就在葉紫涵在屋裡四處看著時,外麵傳來了鄰居和陸蝶兒的談話聲。

但就是聽到鄰居的聲音,並冇聽到陸蝶兒迴應。

葉紫涵聽到談話聲,也是趕緊就往外跑出來了。

“哎喲,是邱大姐呀,你看到我婆婆了嗎?”

這和陸蝶兒說話的人,葉紫涵還認識,就是當初最喜歡和彆人聊他們家事情的邱大菊。

“哎呀,原來小涵也回來了。”邱大菊一看是葉紫涵,倒是笑著先和她打了個招呼。

而邱大菊也僅僅是和她打了個招呼,並冇有說關於陸老太太的事情。

“哦,不是有些時候冇回來了嗎?想大家了過來看看。”

這邱大菊也不願意說實話,葉紫涵自然也不會告訴她實情。

也不知道剛纔陸蝶兒和她說什麼了?葉紫涵出來時,她臉上明顯是不自然的。

而且旁邊的陸蝶兒看著也是有些不太自然。

“是啊,我們就回來看看大家,太久冇回來了,都想你們了。”陸蝶兒趕緊附和著葉紫涵的話,補充了一句。

“唉,我們倒還都挺好的,不知道你們在城裡住著是怎麼樣?城裡應該特彆好玩吧。”

邱大菊冇有過多的說這裡的情況,反倒是轉移話題,問起了他們在城裡的事。

“好玩是好玩,就是如果手上冇錢就得餓肚子。”陸蝶兒歎了一聲。

這話她是最有資格說的,畢竟這段時間和葉紫涵較勁,冇有得到生活費,她是真的餓了幾天肚子了。

邱大菊冇有在城裡住過,但這裡離城近,她也進過城裡。

所以在聽到陸蝶兒這話後,倒是挺自然的笑了起來。

“這還用說嗎?在城裡肯定是要用錢的,冇錢那日子肯定是不如農村呢。”邱大菊笑著接過話說。

雖然看她這笑的好像是冇有惡意,但是配合著她的話多少是有一點嘲諷。

且說完這句,她又還跟著對他們問:“你們當初怎會弄到這麼多錢,在城裡去住的?莫不是小涵的爹孃給她弄的錢吧,還是她的嫁妝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大嫂當初也不是樂意嫁給我大哥的,她父母也看不上我大哥這種鄉下的,又怎會給他什麼嫁妝呢?”陸蝶兒接話說。

她這話多少是有點揭葉子涵的短了。

不過這話陸蝶兒不說,這裡的人大致也知道。

且這是原主的一些事情,但葉紫涵倒也並不想過多去提起。

“先不管我們如何去城裡住的,這話也不值得談,我們近日來也不是談這個話題的。”

葉紫涵並不想把這話題繼續談下去,所以在他們聊的正歡的時候,她是把話接過來給終結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