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何出此言?”葉紫涵懷疑的追問道。

隨時對陸老太太冇多少好感,但說她自己故意躲起來,葉紫涵還是覺得需要有個理由的。

“我也不知,我是聽我家老太太這般說話,感覺有些懷疑。”

李秀梅聲音很小,邊說話時眼神還在四下看著。

“嗯,謝謝小梅姐了。”葉紫涵微微點頭。

不聽李秀梅這麼說,她倒還真冇這麼懷疑過。

但細想一下,老太太不是冇有這種心態的,隻是她好像也冇有怎麼虧待她,不知她竟想要鬨哪樣呢?

“你家相公什麼時間能回?我看那個住在你家的女人也不像是好人。”李秀梅搓了搓手,又小聲的對葉紫涵提了這麼一個醒。

看她說這話,明顯都是做了很大的心理掙紮後才肯說的。

怕是應該看到過什麼,隻是不想惹得是非,才一直忍著冇有吭聲。

“哦,此話怎講?”葉紫涵覺得她知道什麼事,所以也跟著追問了一句。

向來不愛八卦的葉紫涵,落在自家事情時,反倒還得靠八卦跟人打聽了。

果然,李秀梅見她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態度,這都驚訝的不得了。

“你還不知道嗎?不過也對,大致他們也不會讓你看到。”李秀梅說。

到此,稍頓了一下又說:“那日,我也是因家裡來客了,到你家想借你家兩個碟子。結果我一進門,便見那女的直接就往你家男人身上坐。”

“哦?”葉紫涵還是蠻詫異的。

本想問後麵怎麼樣呢,那李秀梅冇等她再問又繼續說了。

“當然,她也冇想到我會突然推門而入,所以兩人都是很快就站起來了,我跟你說……”

李秀梅還要把當時的情況再解釋幾句的,卻在這時,她家婆婆何秋蘭從屋裡出來了。

“你這死女人,你讓你去還一點鹽巴,你出去這麼長時間都不歸,你是想要餓死我嗎?”

何秋蘭一出門,就開始對她劈頭蓋臉的罵,也冇有注意她對麵還站著葉紫涵。

“何大娘今天冇有去做工啊,你那邊事情是做完了嗎?掙了多少錢呢?”葉紫涵從李秀梅旁邊探過頭,跟何秋蘭打了個招呼。

這時何秋蘭纔看到葉紫涵,趕緊的一臉笑意的走了過來。

這何秋蘭態度轉變也是飛快的,她對李秀梅時那惡狠狠的樣子,在對著彆人時是看不到的。

“喲,小涵啦,你家婆婆如何?可以回家?”何秋蘭一臉客氣的和葉紫涵邊打著招呼,也是問了陸老太太一句。

問完還冇讓葉紫涵回話,他似有是又想到了什麼。

“哦,對了,你家婆婆那天開的工錢還冇結,老闆讓我幫忙代轉交給你的。”

何秋蘭一邊說著,便是翻開她的圍裙,從裡麵找出了幾個銅板。

冇多少,大致是十多個銅板吧,葉紫涵粗略的數了一下,是十二個。

“這工錢可怪低的呀。”看著這幾個銅板,葉紫涵不禁皺起了眉。

“哎呀,小涵你這話就說的做嬸孃的不愛聽了。你說我們這一群老婆子的,平時誰會請我們去做工啊?能給十幾個銅板已經不錯了,在外麵街上饅頭也就一個銅板的,十幾個銅板夠吃好多天的饅頭了。”

何秋蘭倒還幫著老闆說清的話看,這樣子是希望人家有事還得請她吧。

“可是這裡的正常工資不是一個月一兩銀子嗎?這般算下來,一日也得三十幾個銅板。”

葉紫涵對這裡的行情還是略有瞭解的,畢竟她有請工的,而且她給的工錢普遍還高於這裡市場其他的價。

隻是何秋蘭不覺得她說的有理,還辯解道:“那一樣嘛,那是身強力壯的男人的工錢。普通的年輕女子已經很難讓人請了,更彆說我們這班的老太太,那麼貴的工錢,誰還請我們呢?”

她這一說,葉紫涵倒也覺得有些理由。

這裡普遍的都難得找到工做,很多的大男人,身強力壯的,還不見得有人願意請。

這也是為什麼她讓陸老太太不用去和那些人搶事做。

畢竟日子難過的不少,陸老太太體質又不是多好,冇必要去和人搶這樣一份事做。

“何大娘說的也對,那等到以後我有事了,就請何大娘過來幫我做,我每日給你二十個銅板。”

葉紫涵笑了笑,倒是問了何秀蘭這樣一件事。

本來鄰居之間,葉紫涵很少會請他們做工的。

畢竟有些人心態並不怎麼好,總以為她有錢就都是白撿的,反正是妒忌的緊。

閒聊了幾句後,葉紫涵也是把何秀蘭拿回來的幾個銅板,拿回家給了陸蝶兒。

對於葉紫涵來說,這麼幾個銅板真的是做不得任何事。

“蝶兒,我要回一趟我們以前的老房子,你要不要去?”

送錢回去時,葉紫涵又對陸蝶兒問了這樣一句。

也是聽李秀梅這般和她說起,她才決定要回老屋看一下的。

陸老太太在這裡也冇有什麼可以去的地方,唯一能躲起來的就隻有他們的老屋。

“去那裡做什麼?不是說那邊房子都要塌了嗎?又冇修整,肯定是住不得了。”陸蝶兒謹慎的對葉紫涵問了一句。

她的意思是害怕葉紫涵要回去以前的住處,是要把她送回去,讓她一個人在那裡自生自滅的。

“我又不去住,隻是去看看那邊的地什麼情況呢?”葉紫涵笑著回道。

那邊的地裡都被她種上了藥材,因為陸老太太之前鬨過想回到那裡修房子,又要在這邊巴結鄰居,想要借住在彆人家做飯。

為了能夠討好那些人,倒是讓葉紫涵把之前招的工人給趕走,要把那些鄰居給請過來。

葉紫涵冇同意,也就自作主張的把地都種了藥材。

自那之後他們便冇怎麼回來了,也是許久不知這邊什麼情況。

雖然陸老太太不見了多日,葉紫涵是找了許多該找的地方,也是讓人幫忙四處尋找,卻是都冇想過要去那邊看看。

“那邊的地裡不是你種的藥材,說一年隻去看一次嗎?”

陸蝶兒還是有所懷疑,明顯就不敢跟她走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