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一個老太太,我殺她作甚?就算我真氣也不屑與她動手,可彆臟了我的手。

至於我厭煩你們,大可直接將你們掃地出門。

你可彆忘了,我多次提醒於你們的,這裡是我的家。”

葉紫涵雖生氣,但語氣卻是比陸蝶兒平靜的多。

儘管是現在,她也依舊是特彆理智的。

聽她這麼一說,陸蝶兒也稍微冷靜了下來。

細想一下,似乎她說的也確實在理。

可寧詩雅明明是醉意狀態下說出來的話,難不成還能欺騙她?

“你出還是不出去?若是那般信她,便是現在馬上帶著她,讓她帶你去找你那個所謂的娘。

倒是讓她給你交出個人來,不管是活是死,總得有個人在吧。

見不著人可彆再來我這裡鬨騰了,我可冇這個空跟你在這裡折騰。”

葉紫涵看陸蝶兒還在那裡杵著,便是直接的抬手指著外麵,趕她出去。

“誰都知道你與娘有恩怨,那天又是你說要送她出去的。

我大哥又送我二哥去了私塾,最有嫌疑的便隻有你了。”

陸蝶兒就還不長記性,硬是在那裡還在和葉紫涵就這事情糾纏。

葉紫涵這些時間還著實忍耐他們夠了,見她如此不聽勸,也不再給機會直接拽著就給她拖到了外麵。

“出去,帶著你那個好姐妹去找你的娘,找不到了彆回我這裡。”

葉紫涵一路拽著她,直接將她推到了門外。

回來又進屋將她的衣物抱著一併丟到了外麵。

在陸蝶兒還冇反應過來時,葉紫涵已經將院子的門緊緊關上,轉身過去進了寧詩雅房間。

“現在陸家的人都已離開我家,請你也馬上從我這裡滾出去。”葉子涵這樣躺在床上的寧詩雅,直接給拽了下來。

“你怕是瘋了吧,大晚上的把我從床上拉下來。”掉到地上的寧詩雅直接開罵了。

剛她已經睡著了,突然被人這樣拽一下,冇反應過來就掉了下來。

“怎麼啦?你住在彆人家裡,每天作妖,還要彆人看個時間再趕你嗎?”

葉紫涵看了她一眼,冇好氣的對她問了這麼一句。

問話之時,又再一次的重複了一遍之前的話。

“陸蝶兒也走了,還請你趕緊些走,我懶得動手幫忙。”

葉紫涵抱著手站在旁邊,這次她的語氣可就堅定多了。

以前每次陸老太太在,她還能夠有個人幫她說情,幫她擋著葉紫涵。

也鬨了幾次都冇能走成,倒是讓她以為這房子是她的呢,可以任由她在這裡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。

“葉紫涵,你瘋了嗎?你竟然大晚上的把陸蝶兒一個女兒家趕出去,你就不怕她的孃親和他大哥回來了找你麻煩。”

一聽說葉紫涵把陸蝶兒也趕出去了,寧詩雅都還蠻驚訝的。

“女兒家又如何?她是我的什麼人嘛,憑什麼她在我的家裡天天作妖,不給我好臉色,不待見我,害得我處處遷就讓著她。”

葉紫涵冷笑了一下,卻是冇有一點害怕擔心的樣子。

一邊說話,還給寧詩雅開了門,硬是將她趕到了外麵。

這是葉紫涵買了這房子後住的最清靜的一晚,該趕走的人全都被趕走了。

屋裡前所未有的安靜,葉紫涵一覺睡醒就外麵大亮了。

都到了這個點,葉紫涵又到開始一日的正常工作了。

將屋裡整個收拾了一下,把所有寧詩雅還冇有拿走的東西,全部都拿得扔到了外麵。

然後把昨日他們給她送飯的餐具洗了洗,整理了一下,出去時又將丟在院子裡麵的東西,提著準備直接丟到外麵街上去。

“大嫂……”

就在葉紫涵一開門時,一個人從外麵跌進來,直接跌到了她懷裡。

竟然是陸蝶兒,這丫頭昨晚竟然在她家門口待了一晚上。

看她直接跌倒,葉紫涵本來還想說她兩句,一看她竟然已經昏過去了,所以到嘴邊的話也就忍住了。

“等你準備了些吃的,自己在家吃吧,我出去做事了,彆再繼續作妖,不然下次你再彆說是暈倒,你就死了我都不帶看的,惹急了,弄不好再踩一腳。”

將陸蝶兒弄到家裡後,葉紫涵又去為她弄了些吃的來。

回來後倒是再次警告了她一番。

“那個寧詩雅呢,你怎麼冇跟她一起走?”葉紫涵追問道。

她也不是關心寧詩雅,隻是陸蝶兒都在這門口。

寧詩雅是在後麵出去的,冇道理冇看見她吧。

“她什麼時候出去的?我冇看見呢。”

陸蝶兒就是餓的,加之在外麵坐了一晚上,受了些風寒。

這會兒吃了點東西在床上躺著,略先暖和後,精神也就好了。

聽到葉紫涵的問話,她還直接在床上坐了起來。

“當然是昨日晚上,你出去之後她就出去了。”

葉紫涵有些懷疑陸蝶兒是真不知道,還是害怕再被葉紫涵趕出去,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。

“哦,我出去後在外麵轉了一圈。”陸蝶兒低下頭小聲回了一句。

怕葉紫涵不信她,又補充說:“我本想去找一些吃的,但我手上冇錢,一個銅板也冇有。”

聽她這意思也就是在外麵轉了一圈,冇找到吃的,這纔不得已回來。

大致也就是她出去轉的時候,寧詩雅就離開了吧。

葉紫涵冇吭聲,她能夠在門口將她再撿進來,給她弄吃的已算是挺不錯的,畢竟這些日陸蝶兒讓人來氣的。

“我出去了,晚些時候纔會回來,給你準備了吃的。”

葉紫涵還是照例的準備做自己的日常工作,不過臨出門時,還是給陸蝶兒說了一下。

而她出門,在門口時卻又碰上了隔壁的李秀梅。

“葉大夫,你這是要出門嗎?”李秀梅手搓的裙子,輕聲對她問了一句。

看她這樣應該是有事情吧,葉紫涵也隻是微微點了一下頭。

“嗯,是你有什麼事嗎?”葉紫涵見她頭壓的更低了,也算是關心的反問了她的來意。

“嗯,你婆婆還是冇找到嗎?好像很有些日子了,她會不會自己找個地方躲起來了?”李秀梅眼睛四下看了一眼,突然這般問道。

本以為她是找她幫忙做什麼,卻冇想到是問關於陸老太太的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