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誰呢?”

聽著門被敲得啪啪作響,陸蝶兒多少是有些怨氣,不高興的問了一聲後,才準備去開門。

可等她走出來,卻見葉紫涵在她前一步已經出去了。

“葉姑娘,晚好!”

門口一個飯莊店小二打扮的人,手上捧著一個飯籃子,邊打量著葉紫涵,邊對她詢問了一句。

“嗯,是為我送的飯菜對吧?”

葉紫涵微微笑了笑,倒是也就直接問了他來此的目的。

畢竟他這手持籃子的樣子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來意了。

“是的,老闆說,這些餐具可以等葉姑娘明日自行再帶過去。

我便不在這裡等你吃完啦,請你慢用。”

這店小二倒還挺客氣的,將飯盒遞給了葉紫涵後,如是說了老闆說的情況,然後才離開。

原來人家是給葉紫涵送吃的來的,這倒是很出乎陸蝶兒的意料。

她以為葉紫涵今天會在家裡用晚膳,便得買菜買米回家,誰知她竟然叫那個飯莊送飯。

且看這分量,明顯的她也就叫了自己吃的。

“額,晚上好呢!”

葉紫涵從外麵進屋裡時,纔看到陸蝶兒。

見她眼巴巴的盯著她,也知她意,倒是還故意的笑著對她揮了揮手。

“吃過冇有啊?我這懶得做飯,所以中午回來與飯莊說了一下,讓他們給隨便送了些吃的。”

葉紫涵笑著,還故意的把情況和陸蝶兒說了說,卻冇有請她一起吃的意思。

當然,說完她也並冇有把飯端到屋裡去,而是就近放到桌子上坐下便吃了。

“我出去走走。”

見這情況,陸蝶兒姿勢坐不住了,直接站起來,理由都不找,便說要出去轉一下。

葉紫涵竟然也不挽留,還對著她揮著手,道:

“好的,注意些安全,這大晚上外麵可不平靜咯。”

陸蝶兒自知這情況,之前和葉紫涵在外麵就遇到麻煩了。

不過,她也是不得承認自己害怕的,再說,害怕和站在這裡看人吃飯,她寧願選擇去站在外麵。

但這還隻是一餐飯,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。

得罪了葉紫涵,她在這裡這苦頭可是剛開始。

若是不在這裡,出去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。

總不能回去那個破村子裡,他們以前的茅草屋吧。

這越是多想,陸蝶兒這心裡就越是糟心。

“娘,你在哪裡呢?”

這鬨心的事情全由她的娘起,若不是寧詩雅說她能找回陸老太太,她也不在這裡這麼針對葉紫涵了。

陸蝶兒在外麵越想心裡越煩,屋裡的葉紫涵確實越吃越香。

冇一會兒的時間,她就把飯莊送來的飯菜吃的所剩無幾。

不過碗筷她倒暫時冇有洗掉,而是放在桌上,打算等早上起來再洗了送去。

陸蝶兒進來的時候冇注意桌上的情況,因為她進來時,是怒氣沖沖的衝進屋裡來的。

她想要對寧詩雅把情況問清楚,所以是一路進來,直接就衝到了寧詩雅房間。

“你說你把我孃親究竟弄去何處了,他現在究竟如何?”

陸蝶兒生氣的時候,倒是比較有所顧忌。

衝進屋拽著寧詩雅,就怒氣沖沖的開始質問起了她。

醉意濃濃的寧詩雅,對陸蝶兒突然這樣衝進來,倒是並冇有什麼驚訝的。

反而拖著滿臉醉意的笑容,抓住陸蝶兒拽住她衣服的手道:

“你娘都不在了,她已經被那個女人殺了。”

寧詩雅醉言醉語的,說話時還滿臉笑容,一邊說還一邊抬著另一隻手,對陸蝶兒指手劃腳。

看著醉醺醺的她,陸蝶兒也不知她這話是真是假。

但有人說喝醉的人最容易說真話,所以陸蝶兒便是更加的擔心和懷疑了。

也更想要知道答案,便是用力的掐住她脖子,開始逼問起來。

“你說什麼?你說我娘怎麼了?誰殺了她,她在哪裡?”

陸蝶兒是又氣又擔心的,對她接連問了一連串的問題。

但無奈,寧詩雅隻是瘋瘋癲癲的笑,就是不說後續。

這讓陸蝶兒擔心又更重了幾分,而且氣了,掐住她脖子的手也再用了幾分力。

“你倒是說話呀,你說的那個她是誰?是葉紫涵嗎?”

陸蝶兒看寧詩雅不說,隻得自己猜測的問了。

但是寧詩雅就是故意這樣賣關子,想要把她的憤怒挑到極限,然後讓她在這裡和葉紫涵徹底鬨翻的。

寧詩雅是以為陸蝶兒隻要有點兒事挑起來,也是個急性子,能夠幫她如願針對葉紫涵。

事實也如此,陸蝶兒是真經不住彆人挑撥。

寧詩雅隻是說了一句“你說是誰?在家裡除了我和你,還有誰”之後。

她就覺得寧詩雅是默認是葉紫涵了。

所以也是直接怒氣沖沖的,出去就往葉紫涵房間衝進去了。

“葉紫涵,你給我出來。”

這陸蝶兒也是沉不住氣,一進來便是衝著葉紫涵大呼小叫的喊了起來。

“喲,這麼憤怒,是找我有什麼事呢?”

葉紫涵還隻是以為發生了點什麼小事,所以,對陸蝶兒的氣勢洶洶的衝進來並冇太在意。

卻冇想到陸蝶兒一衝進屋,直接抬手就一個耳光向她扇了過來。

雖然她是冇有想到陸蝶兒會這麼衝動,一進來就抬手打人。

但是,她這靈敏度還是不允許她杵在那裡,被陸蝶兒打這一耳光。

因此陸蝶兒耳光閃過來的一瞬間,她也是輕巧的躲開了。

陸蝶兒最近的變化,本就讓她有些對她生氣了。

卻還冇想到她現在這般衝動了,再讓葉紫涵更加的有氣了。

“陸蝶兒,你瘋了嗎?”

葉紫涵抓住她的手,也隻是輕輕推了一下,便將她推得跌坐到了地上。

“我是瘋了,你這個瘋女人,知你不喜歡我們。

你討厭娘,你可以讓我們離開的嘛,為何要殺了她?”

陸蝶兒跌在地上,還在那裡大喊大叫的,哭喊著和葉紫涵吵了起來。

她這麼一說,葉紫涵大致是知道什麼原因了。

也知道多半又是寧詩雅從中作怪了,畢竟寧詩雅回來,葉紫涵也看到了的,隻是冇打招呼,冇理會而已。

但現如今,她若是說寧詩雅騙她的,大致陸蝶兒也不信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