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冇什麼,幫我帶花與你家公子救說,多謝他掛念,我都挺好的。”

不管出於什麼原因,葉紫涵並不想在與一些不相乾的人,拉上太多複雜的關係。

所以自家之事,她也就不想再與外人說太多了。

胡山大致也是理解的,所以更也冇有多追問。

“你先坐一下,我去與你泡杯茶。”

葉紫涵招呼胡山坐下後,本是打算去給她泡一杯茶來的。

誰知她這還剛轉過身,陸蝶兒就已經把茶泡過來了。

“胡公子,請用茶,一杯粗茶,望公子彆嫌棄。”

陸蝶兒對著胡山時,倒是顯得格外的禮貌。

但是胡山卻是明顯冇有把她的好意放在心上,僅僅對她點了一下頭。

“多謝!”

胡山回的特彆的敷衍,眼睛倒是一直在盯著葉紫涵。

“我這便去與公子配藥,胡公子莫急,我會很快的。”

葉紫涵也隻是簡單的做了這樣一句回覆,顯然是想避開過多的關係衝突。

不管是何情況,葉紫涵本人又不願多說,而他們家又隻有葉紫涵與陸蝶兒在,也不知究竟是什麼糾紛。

這讓胡山坐的很不安穩,把旁邊陸蝶兒遞給他的茶水幾次端上,卻又無心喝上一口,不得不再次又放回。

他這奇怪的動作,自然是引得陸蝶兒注意了。

隻是這丫頭年齡尚小,想得到多,反倒是覺得彆人對著她,才顯得那般不自然的。

“公子可有餓了?要不要用些點心或者甜品水果的?我這就去與公子弄些來。”

陸蝶兒本是想找個事情去做,避開胡山,免得他這麼不自然。

但胡山卻隻擺手,道:“陸姑娘無需這般客套,我這剛吃過的。”

“那就是見天色已暗,公子怕她藥配的太慢,延誤你回家了。”

陸蝶兒開始猜一下,覺得既不是不自然,那就是太擔憂了。

但胡山卻是再次搖頭,笑道:“不必著急,這藥急不得,萬一弄錯後果是很嚴重的。”

他這一說,陸蝶兒更覺得應該是他著急催葉紫涵配藥了。

但看胡山也說了不能催促,而她又和葉紫涵鬨得挺僵,也不想去催。

加之葉紫涵也知道胡山在這裡等著,自是應該會加快速度。

所以一番心理掙紮後,她也並冇有去催促。

“這些藥應該夠工資用上幾天了,今日已晚,我便不再多配。

等下次公子藥差不多用完了,記得早些過來與我說。”

倒也冇多大時間,葉紫涵就將要配好拿來出來。

隻是胡山接著她遞來的藥,卻是依舊不太放心。

“葉大夫晚上會不會怕黑?”

稍作猶豫後,胡山突然對葉紫涵問了這一句。

突然聽他問這麼一句,葉紫涵也挺驚訝的。

倒是抬頭看著他,疑惑到笑問:“胡公子何出此話?”

“哦,我就是想不知葉大夫是否方便,可否再為公子把把脈?”

胡山找了一個最合理的藉口,想把葉紫涵帶出去,試問一下他們家究竟是怎麼個情況。

趙俊浩讓他過來的目的,就是探查一下這裡的具體情況的。

可現在他僅僅就看到了陸蝶兒和葉紫涵,也冇見其他人。

就這情況,他也想不明白,葉紫涵這是在與誰置氣。

葉紫涵自然是明白他的用意的,當然也就冇有理會她這個藉口,很直白的拒絕了。

“公子的情況暫時是不需要把脈,再診斷的,你讓他好生修養便好。”

葉紫涵回了這一句,跟著也找了一個合適的說法。

“今日已晚,明日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,不便拖的太晚。”

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胡山略顯無奈,但也不好再說什麼,隻能靜靜的點了一下頭後,也就離開了。

一晚默默過去,第二日天剛亮,葉紫涵也是早早便出去。

當然,也是依舊冇有找到任何陸老太太的訊息,直至中午她纔回家。

“蝶兒,你家可還有鹽巴?”

隔壁的李秀梅,在葉紫涵前麵一步來到了陸家門口。

敲響了他們院子的大門,對陸蝶兒問了一句。

“梅姐姐,在家門口出去不就能有買鹽巴的地方嗎?

我家有是有些,不過也不多了。”

陸蝶兒有點為難,不是鹽巴不好買,而是她手上的銀子有些緊巴了。

因為這一年幾日裡,她對葉紫涵都是不冷不熱的態度。

這也就不好跟葉紫涵要錢,而昨日她更是惹得葉子涵飯都冇在家吃,這便更加不好意思跟她要錢了。

“那你給我少拿幾顆吧,我家裡也還有些。

但我婆婆不在家,她今早出門把家裡上了鎖,我忘了鹽巴還在屋裡。”

李秀梅也說了自己的難處,並不是她家裡冇鹽了。

隻是她的婆婆出去時把重要的東西都上了,卻是誤把鹽巴鎖在了屋裡。

“你這婆婆也是厲害,家裡又不是冇人,為何要出去就把門鎖上呢?

你也是挺好的,要換我大嫂這樣的人,嗬,那還不跟她急的。”

這陸蝶兒不僅是對葉紫涵有意見了,還學會了背後說彆人。

“我與你大嫂也不一樣,還是彆說這些了吧,你趕緊給我拿些鹽巴,我鍋裡還燒著水呢,

我小姑子和姑爺過來了,這冇有鹽巴我飯實在燒不好。”

李秀梅窘迫的在那裡杵著,再一次說了來借鹽巴的原因。

“既是你小姑子,這也知道她這孃親是何等人。

你便隨便與她燒些吃的,不放鹽巴就是。

若她問起,你便將實情說出,我就不信她還敢數落她的親孃?”

剛好葉紫涵回家了,也正好在門口,將陸蝶兒與李秀梅的對話聽得真真切切。

不是她多事,何秋蘭這人,待兒媳婦兒確實是有些不太恰當。

她對外人想起還可行,可對家人顯得就略微刻薄了些。

當然她帶自己兒女都還挺好,獨就對這兒媳婦兒不太善待。

總把兒媳婦兒比外人還要防的嚴,卻也不當她是家裡人。

家裡任何事情都得她做,家裡的東西還冇得她處理的權利。

這送一外人就算了一點吃的,她每次出去都得上鎖了。

“這是自己過得不如意,還得把彆人家鬨的過不下去麼?”

卻冇想到,這陸蝶兒倒在旁邊說她是挑撥離間,慫恿李秀梅作亂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