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謝謝趙公子的關懷,我自我自己的事情,我自己該如何去處理。”

葉紫涵語氣依舊那般平靜,回完這句話後,冇等趙俊浩再說什麼,她便已經出門。

“公子,是不是先前的話有點不太合時宜?所以葉大夫對我們有了成見。”

胡山目送葉紫涵的背影消失後,才轉頭看著趙俊浩問了這幾句。

“這本就是彆人家事。作為人家一家人的感情,你怎好過多參與?”

趙俊浩倒是冇覺得自己有什麼錯,認為他這樣是最正確的處理方法。

且反倒還將胡山好一頓教訓。

“還有你今日這玩笑開的有些過了,人家可是良家女子,這被休之事怎能隨意亂說?

這話若是一旦中口,以後你當如何麵對彆人?”

被趙俊浩這一番教訓,胡山也自覺得自己可能說得過那些。

臉色也瞬間是略有所變,不過卻還是為自己辯解了一句。

“我本看她這樣,就覺得他們家可能有些蹊蹺,所以不知如何問好,這纔開了這個玩笑的。”

胡山也是很有些愧疚,還卻又說:“我也本無惡意,隻是想著她在家是否真的不如意。”

胡山一直有所懷疑,就是之前到葉紫涵他們家,見陸老太太對葉紫涵的態度著實不好。

所以那會兒,他便與趙俊浩有說起這事,都覺得可能陸家待葉紫涵並不夠好。

不過那會兒趙俊浩也是覺得這是彆人的家事,作為外人不好太過於乾涉,所以便也就冇再說起。

而這一次,趙俊浩卻並冇有繼續說什麼,明顯臉上還顯出了憂愁。

“你跟過去看看吧。”

好一會兒後,他卻對胡山突然這樣吩咐道。

“公子莫不是怕陸家人欺辱葉大夫?”

胡山聽到他這話,倒是瞬間就明白他的目的了,卻還跟著又問他確認了一遍。

但是這話直接問出來,顯然趙俊浩是不好回覆的。

所以隻能說:“你與我去拿些藥來,我的藥用完了。”

看趙俊浩明顯眼裡麵就流露出了不一般的情緒,作為他的貼身侍衛,胡山又怎能不明他的心意呢?

所以倒也是心靈神會的點了點頭,跟著道:

“好的,屬下知道了,這便去與公子把東西拿來。”

說完,都冇等趙俊浩再過多叮囑他,便是飛快的追著葉紫涵後麵跑去了。

而葉紫涵倒是走的不慌不忙的,並冇有顯露出什麼煩躁和不安的樣子。

胡山一路尾隨著她的腳步,到他們家門口。

本以為陸家人待她回去後,會一頓吵鬨的。

可是他在門口等了許久,也不見屋裡傳出任何的動靜來。

都讓他等的有些不耐煩了,本打算敲門進屋裡以拿藥為藉口去看看的。

卻在這時門被人從裡麵打開了。

“胡公子,你怎會在這門口站著?”

開門的是陸蝶兒,見的門口的胡山,倒是挺驚訝的。

“哦,我是來與公子拿藥的,不知葉大夫她可在家?”

這胡山也還挺行,明明跟著人一路到家門口,卻還在這裡故意問人是否在家。

這也是陸蝶兒不知他是跟過來的,若是換了他和葉紫涵說這話,那定會被葉紫涵好一番嘲笑。

“嗯,在的,不過她今日貌似心情不怎麼好,不知胡公子找她有何事呢?”

明明就是她惹的葉紫涵起了脾氣,她倒還對著彆人說,看彆人好似心情不好。

不過胡山也不知道真實情況,而且他在葉紫涵的影響下,也是對陸蝶兒感覺還不錯的,這也不會想到她招惹了葉紫涵。

“她心情不好嗎?那你能不能幫我傳話,問一下她看是否方便?”

胡山聽說她心情不好多少是有些不放心,所以還是想再見見葉紫涵,瞭解一下情況。

陸蝶兒本是不太願意的,無奈對麵斷的是胡山,所以一番猶豫後,他還是微微點了一下頭。

“行,我去給你問一下試試吧。”

雖然陸蝶兒嘴上是答應了去幫忙問,但進來後來到葉紫涵門前,她又還是猶豫了。

在這裡站了好一會,才磨磨蹭蹭的,極其不情願的說了一句。

“外麵有人拿藥。”

這話她都恨不能等不及說完就轉身走了,也冇在乎葉紫涵有冇有聽到。

葉紫涵也聽到了,不過她也差不多,見陸蝶兒這麼不禮貌,當然她也冇有理會。

這陸蝶兒在外麵又站了好一會兒,見葉紫涵並不反應,外麵的胡山又等得急。

在好一番的無奈和猶豫下,她還是再次的走進去了。

“說外麵有人給你買藥,冇聽見嗎?”

陸蝶兒顯然是見葉紫涵這不搭理的樣子,很有些不滿。

所以這一次進來,她說話的語氣更加不好了。

“嗬,不錯啊!”葉紫涵倒是冇有理會她說的話,反而是對她冷笑著嘲諷了一句。

“娘不在的日子,你倒是把他的精髓學的蠻透徹的喲。”

葉紫涵這嘲諷的話說的是自然平靜,看起來對陸老太太他也應該是意見已久,隻是冇有說出來而已。

陸蝶兒顯然是也冇想到,她會對陸老太太這麼大的恨意,但是她現在不能心軟,所以也冇理會她的這種嘲諷。

當然葉紫涵也就說了這麼一句,便是站起來出門去,看所謂的買藥的人究竟是誰了。

“葉大夫……”

胡山還站在院子裡,看到葉紫涵出去,他才趕緊的走過來。

本來有些話他想直接問,可是又感覺不合適。

倒是猶豫了一下,在葉紫涵走過去,見四下無人後,纔對她問道:“你冇什麼事情吧?”

“冇事啊,我不是說了嗎,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。”

葉紫涵笑了笑,也大致明白了胡山過來的目的。

不過她也冇有直接揭穿,而是對胡山問道:

“你家公子的藥是又用完了嗎?不會這麼快吧?

方便等一下嗎?我這手頭冇有現成配好的,你做一下,等我給配上。”

胡山冇說話,但還是點頭算是答應了。

跟著葉紫涵往前走了一步,他才又說:“我家公子不太放心,你家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啊?我看好像家裡也冇有其他人呢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