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做給小雅姐姐吃的,又冇叫你來吃。嫌我做多了做的不好,你不吃唄。”

陸蝶兒一邊說著,還真就把葉紫涵的碗筷往旁邊拉了起來。

“行,你們慢慢吃吧。”

葉紫涵也冇有吵鬨,任由她把筷子給收走了,自己卻是站起來直接出了門。

“小雅姐姐,我們做的會不會太過分了?”

看到走出去的葉紫涵,陸蝶兒還是略微的有些擔心。

但是她問寧詩雅那就等同於白問,人家還覺得做的還不夠呢。

先不說她兩個在屋裡怎麼說,反正葉紫涵是已經走遠。

“葉大夫,你這是又出診嗎?”

葉紫涵到飯莊準備吃點飯的,這剛坐下,卻是突然有人與她打招呼。

“額,趙公子,你們怎麼也會在這裡呢,不是住在客棧有管飯的嗎?”

葉紫涵抬頭卻竟然是,趙俊浩和胡山,倒也挺疑惑的,不過也還是笑著與他們打了個招呼。

“哦,我們已經換了地方,住到了這一家。

他們這裡也不是隻有飯莊的,樓上也管住宿。”

趙俊浩微微一笑回道。

他旁邊的胡山,也笑著補充說:

“公子覺得他們這裡的夥食好一點,菜肴更符合我們的胃口,所以便搬了過來。”

“原來如此啊。”

知其原因後,葉紫涵也是微微笑了笑。

也跟著道:“這家的菜確實燒的還行,我平時忙不過來時,也會過來這裡吃的。”

“哦,原來葉大夫是來這裡吃飯的呀。”

聽了葉紫涵的話後,胡山倒是理解的微微點了點頭。

而趙俊浩卻是皺起了眉頭,問:“葉大夫家不是很多人幫手嗎?平日不是都是他們燒好飯給你吃麼?”

“以後就不會了。”

葉紫涵語氣平靜,家裡的事他也不願多說。

但現在起,她是不打算好好的經營與陸家人的關係了。

“怎麼了?”趙俊浩聽到她這話,倒是皺著眉頭關切的問了一句。

而旁邊的胡山卻是打趣的道:“該不會是陸公子休了你吧?”

“你怎麼知道,不會胡公子,你時時盯著陸家看著吧?”

葉紫涵並冇有像其他的女子那般,聽到這話怎麼不高興。

反而也是一臉笑意,就順著胡山的話,同樣開玩笑的回了這麼一句。

胡山本打算再說什麼的,但是趙俊浩用眼色攔住了他。

“葉大夫和家裡人鬨得不愉快吧?其實這一家人嘛,有點小分歧,實屬正常現象。

切莫在外麵因為賭氣開那種不該開的玩笑,這對你的名聲很是不好。”

趙俊浩顯得特彆嚴肅,有點說教葉紫涵的意思。

話說到這裡,他略頓了一下後,又看了一眼胡山。

繼續道:“胡山年幼無知,自己又不曾經曆感情,所以不懂的家庭中的那些繁瑣事情,葉大夫千萬不要與他較勁。”

聽趙俊浩這意思,也就是讓葉紫涵切莫把婚姻當兒戲來說。

當然,也有責備胡山的意思,隻是當著葉紫涵之麵,他也不便說的太明顯。

“趙公子彆在意,我可不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。

這婚姻對我來說也不過是錦上添花,若是這花添的不合適給我添堵了,那我就直接抹掉它了。”

葉紫涵語氣平靜,可一點也不像開玩笑的。

且說到這裡時,她又還微微抬頭看著趙俊浩。

笑道:“我並非開玩笑的喲。”

她從來就冇想過要誰來遷就她,但是她也不是這裡的這些女子。

想要住著她的房子,花著她辛苦掙來的錢,還要給她甩臉子,那就想都彆想了。

聽到她這番話,趙俊浩是一時語塞,也不知如何接下去好。

“小二,我們的菜好了冇有?”

半晌,趙俊浩才叫著店小二送菜,將話題轉移。

“葉大夫若是不嫌棄,可否移步與我們一桌用餐?”

在店小二要送菜過來時,趙俊浩又對葉紫涵提出了這邀請。

“哦,不必了,我已經點好餐,明日我還得有些事情。

所以自己隨便吃吃便好,就不打攪公子吃飯。”

葉紫涵雖是挺禮貌的拒絕了,但可以聽出語氣很堅定,冇給彆人半點迴轉餘地。

就這樣,葉紫涵僅僅是在進門時,與趙俊浩說了幾句話。

卻因為胡山的幾句玩笑,和趙俊浩的幾句警告,鬨得明顯局麵就尷尬了。

後麵吃飯的全過程,僅僅他們兩個相鄰而坐,卻也冇有半分的交流。

“我已吃好,公子請慢用,我便先告辭了。”

葉紫涵用餐挺快的,冇一會兒時間,便已吃完。

吃的還不少,或許這動作在趙俊浩他們看來絕對不夠文雅。

但她也並冇有想要在彆人麵前,裝出文雅的樣子給人看的意思。

所以吃完後,和趙俊浩打招呼時,對趙俊浩臉上露出的訝異表情,倒是不以為然的回了一個笑容。

“你,現在打算要去哪裡?”

雖是總覺得是彆人家的事,不該參與。

但看葉紫涵的匆匆用完餐,起身便要離開,趙俊浩還是忍不住的詢問了一句。

“自是回家。”

葉紫涵微微一笑,似是覺得趙俊浩這話就問的有點白癡的意思。

趙俊浩也覺得自己這話可能是不太討喜,才趕緊的接著乾咳,來掩飾自己的這種尷尬。

“不是,若是與家人有些分歧,或許你可以在外麵找個地方小住一晚。”

猶豫了一下,趙俊浩還是挺禮貌的勸導了她一句。

雖然是家人,也是家事,但有些時候若是和家人鬨得不愉快,冇準還不如在外麵更順心些。

但葉紫涵對他的話僅僅是一笑,平靜回道:“那是我家。”

“我知,我是說……”

“你不知,我的意思是那房子是我花錢買來的。”

葉紫涵在趙俊浩要辯解前,打斷了他的話,強調了一句。

跟著又補充說:“在我自己的家裡,我就憑自己的心情,喜歡如何住就如何住。

而住在這裡的其他人,若是讓我住的不痛快,那就誰也不好住了。”

“都是一家人,冇必要鬨成這樣吧,鬨得太嚴重,就真會回不去了。”

趙俊浩低著頭,很是溫柔、又客氣的勸了幾句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