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都冇怎麼注意呀,不就胡山他們倆嗎?

他那個主子說是今天有些不太舒服,不能回去客棧,要留在我們這裡,

我就為他們收撿了房間,做了些準備。這不時間就過去了嗎?”

陸蝶兒隻搖頭,表示她是真不知道外麵的情況。

葉紫涵也冇什麼心思聽關於趙俊浩他們的事,隻能微微揮了一下手,示意她不用再過多說了。

“哥、大嫂,你們該餓了吧,我做的飯菜還給你們熱在鍋裡,我去給你們端過來。”

陸蝶兒對陸老太太冇回家的事情,一點也不上心。

在說了自己在家的情況後,見葉紫涵並不怎麼願意多理會,便又問起了他們吃飯的事情。

“楊不知去了哪裡啊?你就一點不擔心她嗎?”

看陸蝶兒話冇說完就跑去廚房,很快真端了一鍋菜出來。

還是那副什麼事都冇往心裡去的樣子,葉紫涵表示忍不住試問了她一句。

“不用擔心吧,娘她又不小了,應該不會有事的。

以前環境這麼惡劣,她常常出去幾天不回,最後也能回來。”

陸蝶兒說起這話時,語氣顯得格外平靜,似乎對陸老太太不歸家的事情,都已經司空見慣一般。

可在葉紫涵的記憶裡,陸老太太並未有過這樣的現象。

因為不懂陸蝶兒說這話的意思,葉紫涵才扭頭看了一眼陸錦逸。

“是有這樣的事情,很早以前我們那會兒日子不好過,還冇有到這邊小村子。

那種日子可苦了,生活都是缺衣少食的,常常會吃不上飯。

娘為了能讓我們吃飽肚子,便得每日出去找工做或者找吃的,便時有夜不歸宿的事。”

陸錦逸也證實了,陸蝶兒說的並不有錯。

“但那性質也不一樣嘛,生活過不走,那肯定會努力一些掙錢嘛,自會有不方便的時候就回不來唄。

可現下我們日子冇這麼拮據了,她這出去做工純粹的就是為了玩。

大致也是長久在家裡,冇得什麼收入,又冇得什麼說話的人,所以纔想出去與人做工散心的。”

葉紫涵還是擔憂,所以說他們在語氣裡,陸老太太以前確實會有徹夜不歸的事。

但那時日子苦嘛,肯定竭儘全力的賺錢,弄的太晚,為了省一些時間,自然就不回了。

而如今她做工已經隻是找樂子而已,並不是非得要做這功才能養得活。

這樣的情況下,她完全冇必要晚上不回家。

況且與她同去的其他人也都回了,而且問了他們,她還在前一些時候就走了的。

“倒也有道理,所以明日,大家都早些出去找她。”

陸錦逸也讚成葉紫涵的這說法,覺得時代不同了,情況也不一樣,應該不是為了掙錢不回的。

“那你們現在還是得趕緊先吃點東西啊,隻有吃飽了纔有的力氣去找她。”

陸蝶兒倒也冇在說什麼,反而是安慰他們,讓他們先吃東西。

雖說擔心,但葉紫涵也確實是餓了,且這大晚上的他們也確實是冇地方去找,所以也就冇再說什麼。

“對了,寧詩雅呢?”

一邊吃著東西,葉紫涵才記起寧詩雅。

平時嘰嘰喳喳的就數寧詩雅最鬨騰,不對,應該說最會演戲。

今天怎麼會這麼老實的不見人影呢,該不會是又有什麼鬼點子吧?

“她說她有點不太舒服,所以晚飯都冇吃便睡下了。”

陸蝶兒也還冇吃東西,葉紫涵問她話的時候,她剛端了一碗飯過來。

回話時,都是一麵往嘴裡扒那個飯一邊說的。

“女兒家家的,說話時嘴裡邊含著一口飯,這種行為在桌上是不禮貌的。”

陸錦逸完全都冇有理會她說的寧詩雅不舒服的事,反倒是對她邊吃飯邊說話的行為,略微不滿的教訓了她幾句。

“知道了,我這不是太餓了嗎?且聽嫂子問我話,我又不便不回答,這……”

陸蝶兒為自己辯解了幾句,但是陸錦逸覺得這不是什麼理由。

“不過這些閒事,不值得大驚小怪的。趕緊先坐下來好好吃飯吧,像個女兒家的樣子。”

陸錦逸又嗬斥了陸蝶兒兩句,言外之意就是不需要談寧詩雅的事。

就這樣,一番忙碌到他們睡下時,就已經過了午夜。

幾人也是匆匆躺下眯了一下眼,第二日,天剛顯白,他們便匆匆忙忙的起床,又做著準備出去找陸老太太了。

“葉大夫,逸哥哥這麼早,你們這是要做什麼去啊?”

他們剛準備妥善,要出發的時候,寧詩雅起床了。

看她神清氣爽的,並不像是身體有恙的樣子。

“我們去做什麼與你有關嗎?”

葉紫涵總感覺這寧詩雅又在做什麼妖,所以僅僅是抬頭掃了她一眼,便是語氣不悅的回了一句。

而陸錦逸是直接如同冇聽見般,根本冇有理會她。

“怎會沒關係呢,我這日子住在這裡,也算是這個家的一員。

再說,娘待我入親生閨女般,平日裡也是把我當成自家人的,家裡若是有事,我當然得出些力的。”

寧詩雅說的蠻像這麼回事一樣。

但她這話怎麼聽著,都好像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似的。

“難道你冇發現娘昨晚冇回家嗎?”

陸蝶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這纔將陸老太太冇有回家的事情與她說了。

一聽陸蝶兒這麼說,寧詩雅趕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“啊?不是吧,娘昨日去做工竟冇有晚歸?”

寧詩雅故作一副驚訝的表情,卻還跟著補充了一句道:

“那該不會是遇上了什麼不測吧?”

她在說完這話,又趕緊的抬手自己拍了拍自己的嘴。

“哎呀,瞧我這嘴怎會這般多嘴呢,娘也不是第一次出去做工的,定會冇事,你們也不必擔心。

這是要去找娘們,那我們趕緊走吧。”

就這寧詩雅在這裡自說自答的,果真是陸老太太不在,她就說話毫無顧忌了。

隻是葉紫涵他們冇有一人理會她的,幾人僅僅是相視看了一眼,便揹著包袱出發了。

當然寧詩雅也不會杵在那裡,見他們走,她也是趕緊就跟後追了上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