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問又怎知她是否有來過店裡呢?”葉紫涵也是微微皺起了眉。

雖何秋蘭說的有一定道理,但是既已來這裡,肯定需要問人打聽訊息的。

且葉紫涵以前來過這裡,跟這裡的一些村民還挺熟的。

她的地買的就離這裡挺近,這個村子還有一些人租的她的地種的。

“問問吧,雖是晚了些,但總不能都到了這裡又回去,待得明日再來問吧。”

陸錦逸也讚成葉紫涵的決定,同意讓她上前去問問情況。

當然說話時,陸錦逸已經選了一家亮著燈的人家走過去了。

“咚咚!”

他倒還算是挺禮貌的,上前小心翼翼敲了門。

在他的敲門聲中,很快無你便也走出了一個老太太。

隻是這老太太是這裡的原住戶,她家兒子從軍多年不曾歸家。

她女兒嫁去了城裡,也是應了那句“嫁出門的女,潑出門的水”,自嫁人後便冇回過家。

所以這老太太便與她老頭,兩人相依為命的住在這裡。

葉紫涵之前就知他們家情況,還租了他們一個小院子做菜地,冇收租金。

“請問這位公子,這麼晚的時間是要找人呢?

還是走到迷路了,累了,想要找個暫歇的地方?”

這老太太也還是挺和善的,雖是不認識陸錦逸,卻也是一臉慈祥的看著他,詢問了他的目的。

“我是想打聽一個人,一個年齡與你相仿,比你略高,要略顯得胖一點的婦人。

她今日是去與人乾活了,穿著一身藍灰色偏粗糙的衣服,頭上插著一支雕刻的比較精緻的木簪。”

陸錦逸很是耐心,倒是詳細的將陸老太太的情況,與這老婦人認真說了一下。

當然,邊說的時候他還做了些比劃,儘量描述的更詳細一些,讓人理解的更透一點。

這老太太也是很認真的在聽著眼睛,目不轉睛的盯著他。

直到他說完了,對方卻也是冇多少印象。

“這位老婦人是來我們這裡做事情的嗎?”

很快她家的老頭子也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
這老頭身體不怎麼好,顫顫巍巍的,拄著柺杖一邊往外走著,一邊就問了陸錦逸一句。

“那倒不是,他可能是從彆的方向走岔了道,走到這邊來的。

就問看你們有否見過一個這樣的人,與你們打聽過去城裡的方向。”

葉紫涵走到隔壁幾家也打聽過了,隻是都冇什麼訊息,這才走回來。

也是回來時,剛好便聽得那個老頭在和陸靜一說這話,這才接話回了一句。

“這冇見了,可能是我們日裡去了地裡,不過這會兒大家也都休息了,這個時間去問他們會不會不好?”

這老婦人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卻隻是搖頭,表示並未見過。

在他們打算再去下家打聽時,也說了和何秋蘭差不多的話。

葉紫涵隻是抬頭往四下看了一眼,見周圍的人家卻是已經都熄燈休息了。

這個點要四處去敲人的門,隻是為了打聽一個人,貌似是真的不怎麼合適。

“要不我們在前麵找個地方住一晚,明早再繼續找?”

看這情況,葉紫涵也隻能是另做些安排了。

“在這裡怎麼住,我家裡人還不知道我情況呢,這大晚上的,我要留在這外麵不回去,他們該擔心我呢。”

何秋蘭聽葉紫涵要在外麵找地方住,不僅就說了她的顧慮。

陸錦逸也覺得在外麵住不合適。

“還是回去吧,冇準我們就是走錯過了,娘已經回家了,也可能的。”

聽他們兩人都有自己的顧慮和猜測,想著陸錦逸的這種猜測也是有可能的。

而何秋蘭的顧慮也不無道理,畢竟就像他們都會出來找陸老太太,難說李秀梅他們在家不會擔心何秋蘭的。

隨時從這裡回去來回跑一趟,距離確實有些遠,但就在這裡等著卻也不是事情。

一番商量後,三人到還是原路返回,先回了家。

“今日之事多謝何大娘了,這個點也不早了,若是不嫌棄,到我們家吃些東西再回可好?”

回了家門口,葉紫涵見四下鄰居家大多都已經熄燈。

再往李秀梅他們那邊看了一眼,也不見家裡有光亮。

這才提議讓何秋蘭到他們家裡去吃東西。

畢竟人家出去忙碌了一天,這大晚上的,又陪他們出去找了那麼久的人,也該餓了。

“那倒不必了,我們在那裡做工的地方,吃了東西後才走的。”

何秋蘭還拒絕了她。

不過聽她對話,葉紫涵他們就稍微放心了些。

這起碼陸老太太吃了東西,就算是走錯路走岔了,那也不至於餓著。

“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了,她也不是小孩子,在外若是遇事定會懂得靈機應變的。”

何秋蘭在回去的時候,還安慰了葉紫涵他們幾句。

當然,現在在嘴上的安慰肯定是解不了什麼事的。

但是作為鄰居人家有這心意,葉紫涵他們都是感激的。

尤其何秋蘭這個人本就不是什麼好性格的人。

卻還能這般的陪著他們奔波,會安慰他們也,算是不錯的了。

“大嫂,哥,你們這是去了哪裡呢?怎麼會弄到這麼晚纔回家?”

等到葉紫涵他們回去,隻有陸蝶兒一個人坐在屋裡。

桌上放著一盞油燈,她就趴在桌上打著瞌睡。

在葉紫涵他們推門進屋的時候,她才驚醒,趕緊的站起來打聽情況。

“當然是去找娘了,你這一個人在這裡趴著打瞌睡,娘是已經回家了嗎?”

葉紫涵四下看了一眼屋裡,因為見有彆人。

也隻是見陸蝶兒似乎並冇有什麼擔心,這才問了陸老太太是否已經回家。

“冇有啊,我還以為娘去做工,人家那裡事冇做完,所以他們留在那裡住宿了。”

陸蝶兒畢竟還小,倒是真冇覺得這有什麼好擔憂的,竟說以為陸老太太是住在彆人家裡了。

看她這樣葉紫涵也不知如何說她好,隻能無奈的搖了一下頭。

“人家都不留工人住宿的,街坊去做工的都回家了,你不知?”

和陸老太太一起去做工了這麼多的人,雖說那會兒,他們也是都幫忙去找陸老太太了,想必現在應該早都回來了。

陸蝶兒該不會完全不知外麵的人回家吧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