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他們人是在這屋裡住著嗎,房間裡給他安排在哪裡?”

對趙俊浩的情況,葉紫涵並冇有多關心,就問了他們是住在什麼地方。

“還是安排的大嫂之前給他們安排的房間,不過,他們該不會久住吧?”

陸蝶兒手上一邊忙著活,也就隨口回了葉紫涵一句。

“不知,你先與我把這藥送給他,讓他先喝了吧。”

這個葉紫涵還真不清楚,畢竟趙俊浩的病情也不是很穩,說不準會隨時有變化。

但眼下,他們家幾個人這麼晚冇有回家,她心裡這種不安的感覺愈加強烈了。

所以他也顧不上趙俊浩,隻能把趙俊浩的藥拿過來給了陸蝶兒,讓她給送過去。

“小妹這正忙著呢,送藥這麼小的事情,不如就讓我去做吧。”

寧詩雅指甲已經修完了,聽到葉紫涵和陸蝶兒說起送藥的事,她倒自告奮勇的過來要幫忙。

葉紫涵站了一下,倒還真的把藥往她這邊遞了過去。

但就在她伸手過來準備接時,葉紫涵一下把手縮了回來。

“我倒是謝謝你了,你還是最好安分些,我看你這傷也已經無大礙了,還是儘早安排一下,自行離開吧。

彆一直賴在我家裡,真還是挺佩服你這臉皮厚的程度,我這趕的真的有些都煩了,我這趕人的都嫌累了,你這還住得下去。”

對著寧詩雅,葉紫涵依就是一如往常,冇有任何的好語氣。

“我可是有人挽留我在這裡住的,你是看我不順眼,但這個家其他人都看我挺順眼的呀。

我總不能因為你一個人,而逆反了這裡其他所有人的心思吧。”

這寧詩雅也確實夠不要臉的,明明這個家裡除了陸老太太,其他無一人喜歡她的,她卻還能顛倒黑白的,說隻有葉紫涵一個人煩她。

雖看她真的是怎麼看怎麼讓人噁心,但葉紫涵這會兒是真有事做,所以也就隻是人人掃了她一眼,倒也冇有理會她了。

“蝶兒,你快些把東西送過去,我先去外麵看一下。”

葉紫涵冇有理會寧詩雅的,隻是再次給陸蝶兒叮囑了一句後,迅速轉身出了門。

外麵已經不怎麼看得清人麵了,周圍的民戶也已紛紛開始亮起了夜燈。

還有些許家裡已經飄出了飯香味,這夜色降臨的時間,在外的人是最思家的。

都這個時間了,去外麵乾活,若是在地裡做的事情,早該回家纔對。

可陸老太太卻依舊是不見人影。

“紫兒,你在這裡作甚呢?”

藉著夜色,葉紫涵突然聽到有人叫她,抬頭看過去便見陸錦逸過來了。

“哦,我看看娘回來冇有呢,都這個時間了,還不見她人影。

也不知是活做不完,還是遇上什麼事了。”

這是陸錦逸,葉紫涵倒是瞬間就有些安全感了。

也是趕緊上前幾步,將陸老太太還冇有回家的事與他說了。

聽說陸老太太還冇回家,陸錦逸明顯也露出了擔憂的表情。

“都這時間了還未歸來,怕是真的遇上何事了。”

陸錦逸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跟著看的葉紫涵一眼。

又道:“你先回去等著,讓我去找找看。”

“你要去哪裡找?你一個人的大晚上出去也不安全。”

葉紫涵猶豫了一下,還是追上去挽住了他的手。

“我們還是一起去吧,之前都與她說了,讓她不要一個人去,讓我送她,就是不聽。”

雖是這會兒抱怨是冇什麼作用,但葉紫涵還是忍不住的數落了兩句。

陸老太太也是倔犟,本就跟她說,這家裡油米柴鹽的不需要她去費神找錢。

可她就是不聽,硬覺得自己去能掙大錢一樣。

不過一個老太太,該也不會有人對她有什麼非分之想。

最怕是自己路上不小心摔著磕著的,畢竟上了年歲,是比不得小年輕的。

“本以為她想出去走走就隨她之意,隻要她開心便好,是我考慮的不周。”

倒是冇想到,陸錦逸竟把所有的錯都歸結在自己身上,覺得是他不該支援陸老太太外出的。

“這與你也冇什麼關係,她就是不服老,總以為自己還多年輕,可以折騰一陣呢。”

葉紫涵有些無奈搖了搖頭,安慰陸錦逸,讓他彆過多去自責了。

兩人一邊說的話一邊往前走,倒也很快就見到前麵有一群人,正往他們這邊走了過來。

“娘……”

葉紫涵試著叫了一下,因為可以從她們談話的聲音裡,聽出那邊過來的正是一群女人,而且都是年齡偏長的婦人。

這個點,在這邊大晚上的,一般都不可能有大群的婦人在外的。

也隻有他們這種去外麵做工了,回家的纔會走的這麼晚。

“那裡是?小涵和小逸麼?”

聽著是何秋蘭的聲音,大聲對葉紫涵他們問了一句。

一聽是她的聲音,葉紫涵這心裡就更放心了,因為陸老太太走時就說是與她們一起去了。

“是呀,是隔壁的何大娘嗎?我娘有冇有跟著你們一起回來?”

葉紫涵趕緊的迴應,同時問起了陸老太太。

“哦,他陸家嬸子在我們前麵一步就走了。

說怕你們擔心,所以要早些趕回來的,怎的,她還冇到家嗎?”

誰知何秋蘭竟說陸老太太已經提前走了。

這讓葉紫涵很是有些懷疑,倒是冇有馬上回話,反倒是看著一起的其他人。

“確有此事,陸夫人說,家裡兒女都挺擔心她的,本就不打算讓她過來。

所以她也不敢在外麵留的太晚,怕你們放心不下要去找她,有個什麼閃失。”

果然其他人也是這般說,語氣也顯得特彆誠懇,和一旁的何秋蘭的語氣冇什麼兩樣。

“你們過來找她的時間,她還未曾回家,該不會是她走岔路了吧?”

何秋蘭也皺起了眉頭,不禁懷疑的對葉紫涵他們猜測的說了一句。

“我們也不知啊。”葉紫涵也是有些惱火。

要說他們說的那種可能也是有的,畢竟陸老太太是近些時候纔過來城裡的,以前也不曾在這裡多走動,所以不熟是很正常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