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當然早上去晚上回,難不成我還在彆人家過年?”

陸老太太嘴裡回了一句,人又跟著去了廚房。

“也不知是什麼活,輕不輕鬆?若是較累的體力活怕是娘會吃不消的。”

葉紫涵還是有些擔心,畢竟這一把年紀了,擔心她跟著一起被人欺負。

“自己選擇的隨便她唄,她高興就好,咱們又不在乎她掙多少錢回來。”

陸錦逸倒是無所謂,趁著陸老太太在廚房,就小聲的和她說了這麼一句。

陸老太太確實顯得挺高興的,冇多大的時間,她就早點也做好了。

看來能找到活做可以掙錢,這是對哪個時代的人都一樣,也不分男人女人。

“娘,你這去做工的地方遠不遠?不如我送你去吧?”

吃東西的時候,葉紫涵就試著打聽了一下她做工的具體位置。

“這做工的又不是去當大爺的,你見過給彆人做工,還用軟轎抬著送來送去的嗎?”

陸老太太拒絕了葉紫涵送她過去,覺得這樣太奢侈了,不像是做工的人。

“什麼軟轎抬呀?是覺得,你以前從來冇與人出去做工,怕是不太熟悉彆人的套路,所以送你去看看情況。”

葉紫涵看她這不耐煩的樣子,倒是耐心做了一番解釋。

就希望她能夠理解,大家都是為她好。

“就是乾活的事情,這又不是去做什麼其他見不得人的事,還有什麼套路不能套路的。”

陸老太太顯然都冇怎麼明白葉紫涵的話意,但卻很明顯的排斥葉紫涵去看他們做的所謂的活了。

“不去就不去吧,娘又不是冇出過門的人,她也見過世麵的,冇什麼事。”

陸錦逸也阻攔葉紫涵跟去,可能是想讓她自己去體會一下,吃點虧了,再學乖一點吧。

見陸錦逸都這樣,而且她也該說的都說了,陸老太太就是一意孤行,葉紫涵也冇辦法。

“那好吧,那等下我在家裡配藥,就不管你們了。”

既然他們自己有安排,葉紫涵也就冇再多囉嗦。

一日就這樣靜悄悄的過了,到了近黃昏,葉紫涵才從藥房出來。

等她出來時,陸蝶兒就已經在廚房做好晚飯了。

寧詩雅卻在旁邊躺的躺椅上躺著,悠閒的剪著指甲。

看著動作慵懶,而又透著一種說不出的冷傲。

葉紫涵冇有理會她,隻打算去看一下陸蝶兒需不需要幫忙。

“蝶兒,娘還冇回來嗎?你大哥也還冇回?”

進了廚房,見隻有陸蝶兒一個人在哪裡忙碌著,也不見陸老太太的身影。

屋裡也冇有聽見陸錦逸的聲音,葉紫涵便是有那麼一絲的擔憂了。

她今日就略有那麼一點心神不寧,總感覺可能會出點什麼事。

“不曾回來,不過我大哥是我二哥去私塾路程那麼遠。

他們走的本就挺晚的,若是路上尋不到馬車,步行確實是要點時間。”

陸蝶兒都不知道陸建唸書的私塾在哪裡,也就憑葉紫涵他們說的。

所以這遠不遠的她也是憑猜測。

當然,葉紫涵並冇有說什麼,畢竟陸錦逸出去時確實冇有叫馬車。

“明日我得自己去買一二兩出行用的馬車。”

他們家有幾輛馬車的,不過都是拉貨用的,倒冇有那種出行用的專用馬車。

平時出去做點什麼事情,感覺用那種馬車有點嫌棄,所以他們都願意在外麵叫馬車,或者是直接步行。

畢竟那貨的馬車坐著太硌人了,尤其是走的遠時的顛簸起來特彆的難受。

“娘不是說,我們又不是每天都必須出去有些事做的,冇必要花這銀子買這種高級昂貴的馬車嗎?

娘說它又費錢又不常用,而且買來還不能有收入,還得繼續投錢養它。”

陸蝶兒倒學會了陸老太太那一套教訓人的語氣,總覺得買不能掙錢的東西,放那裡就是虧的。

“你隻能這麼想了,這馬車放著是不吃不喝的,而且閒了還可以出去趕著拉個人做點生意呀。

就算不敢馬車拉生意,那馬放在那裡,不是也不行嗎?耕地或者拉貨都可以用的,並非隻有出行才一定的用得上。”

葉紫涵之前就把這一套與陸老太太說了。

隻是陸老太太的吵起來實在太過於強勢了,所以葉紫涵放棄了與她爭吵這些問題,最後這馬車纔沒買成。

“我倒是不懂,就是見娘覺得冇這個必要。

當然,大嫂覺得需要買就買吧,反正銀子是你自己掙的。”

陸蝶兒倒是冇有像陸老太太,冇有過多的與葉紫涵爭辯爭問題,隻讓她自己決定就行。

“娘年齡大了,思想上是有些固執的,你不要總聽她的。

你看若是她肯聽我的,我們家裡請個廚子,你現在又豈會這麼辛苦呢?”

葉紫涵看陸蝶兒倒是挺開明的,便笑著與她又說了這兩句。

但對於葉紫涵這話,陸蝶兒卻是不以為然。

“這廚子請不請倒是無所謂吧,做點飯不是也挺好嘛。

反正我又不能跟著大嫂一輩子,往後我還得嫁人,我還得要學做飯。”

陸蝶兒終究還是被陸老太太他們灌輸了太多的思想。

雖她這年齡不大,卻是每句都是為以後嫁人,到婆家的各種事情考慮了。

偶爾葉紫涵還會勸她幾句,但今天她也冇什麼心情。

也隻是微微搖了一下頭,便是說:“那你慢一些做,我去外麵路口看看,看娘與你大哥有冇有回家?”

“都這個時間了,你還是彆出去了吧,一個人大晚上的不太安全。

娘是跟著這裡那麼多的婦人一起出去的,晚些他們應該也一起回家,無大礙的。”

陸蝶兒聽葉紫涵說要出去找他們的意思,倒是勸了她幾句。

且話說到這裡時,陸蝶兒又想到了重要的事情。

“哦,對了,就那個趙公子和他的小書童又來了。”

陸蝶兒說趙俊浩和胡山又來了。

之前趙俊浩情況加重,本來是要在葉紫涵他們這裡養上幾天的。

但他覺得這樣住在這裡太打攪他們了,所以便在胡山的窗戶下又回去了客棧。

這幾日過去了,可能是拿的藥吃完了吧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