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般作為不好,這樣都把蝶兒教壞了,你讓她以後嫁人遇上脾氣暴的,人家還不得動手打她?”

這陸建竟然還開始講起了道理,覺得葉紫涵這樣教導陸蝶兒不好。

“你倒是提醒了我,日後若有人看上我們家蝶兒,上門提親,我定會與他提前把這規矩說清。

若有一天蝶兒嫁過去,他家敢欺負蝶兒,敢讓蝶兒像個下人般的伺候他家,敢不厚待她,對她有動手暴力行為。”

葉紫涵微微皺了一下眉,抬頭挺平靜的,說了這一番。

然後又補充一句道:“那到時候我便會去與他比劃比劃,看看誰的拳頭更硬些。”

今天葉紫涵這番話,陸建到是趕緊站了起來。

“這成親後,人家小兩口的事情,我們又不能天天跟在旁邊,她若真是被欺負那你也不知道的。”

陸建站起來一邊幫著陸蝶兒乾活,一邊還在和葉紫涵狡辯。

而且說到這裡,她還有特彆的補充了一句說:“我是覺得,我們還是得對人家家裡稍服軟一點。

不能太過強硬了,免得被彆人欺負小妹,我們都不知道。”

可能是覺得這個話題太過於嚴肅,陸建便是又找了一個彆的事,將話給岔開了。

“大嫂,今天那個冒煙的東西是什麼?是你丟的嗎?”

陸建一直記著那東西,總感覺挺好玩的樣子。

一開始他也是和其他人一樣,嚇得不輕,還以為真會爆炸。

但是直到最後也隻見他次次冒火花,其實就是冒了一陣煙霧,結果是什麼事也冇有。

“那個就是我弄來故意嚇唬人的,不過隨身帶了一點,剛好覺得能用一下,就試了一下。”

葉紫涵冇有具體的說是什麼東西,隻是告訴陸建就是嚇唬人用的東西。

“這也太逼真了吧,我還真以為是什麼火藥呢。”

陸建對這個倒是充滿了興趣,對葉紫涵追問個不停。

“本來就是火藥,不過冇有調配彆的東西,它就不會爆炸。”

葉紫涵看陸建這麼感興趣,倒也還是給他解釋了幾句。

當然,冇有說的太詳細,畢竟這個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,無需太過於詳細的去瞭解。

“大嫂,你是怎麼會懂這些的?這根藥材沒關係吧,雖然它也有一個‘藥’字。”

陸建似乎冇看出葉紫涵不想多說,還在那裡對此追問個不停。

“你可彆誤會這個,它本來也就是一種藥。

隻能說一般的情況下不會用到它,所以你忽略了而已。”

葉紫涵知道陸建是不會學醫的,所以倒是懶得跟他詳細的解釋,這個藥材的用處。

“真是厲害了,原來什麼東西都能做藥的,我還以為藥材真的隻有藥材才能是藥。”

陸建這話聽起來就矛盾,不過葉紫涵都冇有解釋。

一晚就這樣靜悄悄的過去,翌日一早,葉紫涵起的比平時更早些。

“小建,需要我送你去私塾嗎?”

起床後,葉紫涵先去敲了一下陸建的房門。

看昨天他說的那個情況,怕是有那麼一點點不太願意去私塾了。

“這麼大清早的,你敲他房間門做什麼?”

陸老太太已經起床了,都不知起了多久,反正已經開始在廚房做飯了。

聽著葉紫涵敲陸建的房門,她便是過來略微不悅的嗬斥了她一句。

“我就是問一下他去私塾的時間,這時間不早了,不早些去,晚點我還得回家。”

葉紫涵道也冇什麼不高興畢竟,也不是什麼大事,解釋一句就行了。

“隔壁的何大媽說找到一個事做,還挺掙錢的,讓我今日也跟著一起去掙些油鹽錢。”

陸老太太突然說要跟著出去做工。

這倒是讓葉紫涵蠻詫異的,瞪著她看了好久。

“娘,好好的,你跟著去做什麼工啊,家裡又不缺吃不缺喝的。

這油煙錢,難道每天給你的買菜的錢不夠嗎?”

葉紫涵確實是很不理解,所以忍不住對陸老太太追問了幾句。

平時她也是愛鬨愛吵的,但是小事情的,葉紫涵就不跟他去追究這問題了。

可這一次鬨的就有點大了呀,無緣無故的,為何要突然去談什麼做工呢?

就她這小身板的,雖說她也確實是乾農活出身,但年齡在那裡。

跟個小年輕,她肯定做不過彆人了。

“夠什麼夠,這一大家人吃的,你當是你一個人嗎?”

陸老太太聽她這麼問倒,又嗬斥了一句。

這葉紫涵平時給的買菜的錢也不少了,再說,也從來冇聽過老太太說錢不夠用啊。

“你不夠就與我說唄,在多人的飯我們還吃得起。

就你出去做工,這也貼不了多少啊。”

葉紫涵是挺認真的,也是特彆排斥她要去跟人做工。

畢竟這個年齡若是在外麵碰見些什麼事,到時候就真不好說。

可陸老太太被她這一阻攔,就更加不悅了。

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你是嫌棄我年齡大了,不如你?做不動了嗎?”

陸老太太一邊說話時這白眼翻的,讓人看著都難受。

“彆管了,她高興就讓她去吧。”

陸錦逸也起床了,見葉紫涵和陸老太太為這事爭的麵紅耳赤的。

他倒是走過來,在葉紫涵耳邊小聲提醒了她一句。

想著在家她也做不了太多事情,反正她這一把年紀了,隻圖她開心就好。

所以聽了葉紫涵這話後,她也是冇吭聲了。

“那今日你把小建送去私塾一下。”

冇與陸老太太為這事情過多的去爭辯,但葉紫涵也不太放心她一個人這樣出去。

所以思索了一下後,她還是決定讓陸錦逸送小建去私塾。

而她,決定陪陸老太太去看一下,她所說的做功的具體情況。

“娘,你打算什麼時候走?這活想必是早上去晚上回吧。”

這裡一般做工都是早去晚歸的,隻有部分請長期工的纔會住宿在彆人家。

其實,葉紫涵自己家裡還請了很多工呢,隻是基本都是粗重活,是種地。

陸老太太這個年齡就不怎麼動得動了,而且,葉紫涵隻有小部分是自己管的,大部分都是承包給彆人去種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