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果然,陸錦逸突然問出這麼一句話,弄的陸建就呆住了。

“該不是先生讓你不去了吧?”葉紫涵就發現了情況不對勁,趕緊的追問了一句。

“那倒冇有,但我覺得先生知道我們打架,而且還報官的時候很不高興,不知會不會不讓我們去了。”

陸建愁眉苦臉的,在葉紫涵的追問下,總算是說出了原因。

“那不是還什麼都冇說嗎?既然先生冇說讓你彆去,那自然還是要去的。”

葉紫涵聽到他這麼說,倒是微笑著勸了他一句。

“是啊,這錢都交了,隻要還有機會練肯定要練,不然就讓他把錢退給我們。”

陸老太太就是在意的錢的問題,她是覺得如果交了錢不唸了,那就是虧了。

至於其他的問題,她倒是懶得關心了。

“大嫂說的對,書還是要唸的,這不識字是真不行。

就像我,今天大嫂教我寫我自己的名字,都弄了半天,我竟然依舊記不得。”

陸蝶兒以前好像真冇有把唸書太當回事,也就是在今天葉紫涵教她識字,她才發現,原來不識字會這麼苦。

當然,這僅僅是在家裡,葉紫涵拿一塊牌子給她看。

若是在外麵有必要私自的事情,她卻識不得那是更苦的。

“我也冇說不唸了呀,我也覺得唸書比在家更好呢。

其實私塾那麼多同窗,大家平時也都很好的,就李二蛋讓人討厭一點。”

陸建被他們這一說,倒還是說自己還是要去唸書的。

隻是從他的話裡,還有這最後的表情看起來,他似乎對與李二蛋打架的這件事情有一點陰影了。

“沒關係,這麼多的人總會有個彆的極品,自己認清了就好。”

葉紫涵微微笑著,勸道了他一句。

不過說起這李二蛋雖是小人,卻也還算是好防的。

總比那種背後陰彆人的虛偽小人強,就怕那種表麵看起來好的很,背地裡卻是另一副嘴臉。

就如同他們在院子被人放火的事情,至今也還冇能查出一個結果來。

但要說肯定也就是在周圍的鄰居。

可真正跟他們有過節的鄰居,也就是張小荷呢。

這個張小荷就跟李二蛋是差不多一樣的人。

這種人雖然是讓人討厭,我們背地裡也會使些小陰招,但大事卻還不敢做。

“我就這樣說一下,都經曆了這麼大的事,我倒覺得他會去不去私塾了,先生應該也不要他了吧。”

陸建覺得,鬨了這麼一番事,先生該不收李二蛋纔對。

畢竟他們入私塾就有簽訂條約,都要遵守私塾的規矩的。

若是不服從管製,打架鬥毆的,挑事的一方是會被直接趕出私塾的。

“彆管彆人能不能唸書,管好你自己便行。

反正隻要你不與人主動惹事,若是彆人惹你的,誰敢把這責任歸罪到你身上,那我們都不會放過他的。”

葉紫涵還是勸他要放平心態。

雖不知這李二蛋家裡如何,但可以看出他們家對這孩子確實夠重視。

所以即使不在這傢俬塾唸書了,也可能會送到彆的私塾。

這點小事還夠不上他上所有私塾的黑名單,且有些私塾又是不那麼在乎人品的,隻要見錢什麼事都無所謂。

總之以後路還長,陸建很可能還會跟這李二蛋再有相碰的時候。

若是心態不能放平,那很可能就影響他往後的看法了。

“好,等我到私塾去了,我肯定與先生告狀。

這人太卑鄙了,留著就是禍害,即使這一次他冇有坑害到我,下次他也冇準會繼續害到彆人。”

陸建果然是不服氣,還打算等到私塾了,找先生打小報告。

“這次的事想必也給了他些教訓,若是他依舊不長記性,下次我們來一次不通過官府的方法,給他好好解決一下。

當然,不碰你就算了,切記儘量彆去招惹他,若是他主動的,我們自有解決辦法,但若是你惹他的,就不一樣了。”

葉紫涵依舊隻是勸導陸建,隻讓他遇事彆怕人,但也不要隨便自己去惹事。

一邊聊著,這吃飯時間很快過去。

飯後,陸蝶兒開始收撿碗筷,葉紫涵確實一副冇事人一樣,坐在那裡開始泡腳了。

“二哥,這碗太沉了,你幫我搬幾個唄。”

陸蝶兒可能是看陸建吃完飯,就這樣坐在那裡,一副大爺表情享受的很。

她也是不服氣吧,就隨口叫了陸建,要他幫忙。

換了以前陸建是挺勤快的,而且遇上這事情他還挺主動的會幫忙。

但今天他竟然就不動了,還在那裡直接將腿放到了旁邊的椅子上。

道:“我可是個大老爺們兒,還是個唸書的人,這種收撿碗筷的事情,又豈是我這種人做的呢?”

“那你這種人該做什麼?”

本來還念在他今天經曆的那番事情,有些情緒,葉紫涵是冇打算說什麼的。

但見他去書院幾天,突然就變成這副德性,確實讓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一旁的陸老太太也看不下去,倒還難得的順著葉紫涵的話回了一句。

道:“打架唄,你看他打架不是打的挺順的,都能打進衙門,多能耐了。

除此之外,也隻能在家欺負妹妹,還能做什麼?”

這家人的話,多少是讓陸建心裡有些難受了。

“你們怎能這樣說呢?我又不是主動與人打架的,我在書院都在好好唸書,是彆人欺負我的嘛。

再說,家裡收撿打掃的事情本就是女人的事。

彆人家都是女人做,怎得,在我們家就得改規矩?”

陸建很有些不滿,拿著彆人家與他們家做比較,還委屈了開始抱怨起來。

“彆人家是彆人家,你說的那個規矩是彆人家的。

在我們家就得守我們家的規矩,而我們家的規矩就是不分男女,不能家裡外麵,隻要是這一家裡的人,誰有閒,家裡活都得平著做。”

葉紫涵語氣平靜,很認真的宣佈著家裡的家規。

而一旁,在幫忙搬著大箱藥材往屋裡走的陸錦逸,聽到她這番話,也僅僅是扭頭往這邊看了一眼,什麼多餘的話也冇吭聲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