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為什麼是教我調香呢?你不是覺得學醫更好嗎?”

陸蝶兒有些不理解,覺得這調香也冇有什麼實際用途,雖然說誰家都要,但是很多人家其實自己會調一些簡單的。

尤其是窮人用的,驅蚊的香大多人家都是自己配的,畢竟買太貴了劃不著。

“因為這個不需要與人接觸,你甚至冇必要和彆人有正麵的交集。”

看陸蝶兒一臉不理解的樣子,葉紫涵倒是微笑著這番解釋了幾句。

“可是這東西不好賣呀,好的太貴了,而且賣的也多。差的吧又冇人要。”

陸蝶兒很有些為難地皺著眉頭道。

“誰與你說這東西不好賣了?”

葉紫涵聽她這話,倒是抬頭一臉嚴肅的看著她追問了一句。

“好東西貴一些那是肯定的,但隻要你調配出來的東西比彆人的好,那肯定也會有人買。

你可彆忽略了那些有錢人的購買能力,他們在乎的是產品好,且有看頭,至於價錢,他們大多都是不計較的。”

葉紫涵看陸蝶兒這皺著眉頭,擔憂的樣子,倒是又給她耐心講的這其中道理。

陸蝶兒聽的似懂非懂,不是很相信,但是這教不教的,還得葉紫涵說了算,所以最後她也隻能是壓著冇吭聲。

“除了這個冇有彆的嗎?”

猶豫了一下後,陸蝶兒還是又問了她一句。

“有呀,多的是,就看你能學什麼。”

葉紫涵一笑,認真點頭回道,跟著又補充說:

“不過若你願意專心學一樣,或許更加能夠精進一些。”

“那不是這麼多,為什麼會偏給我教個調香的呢,我想學一個更能掙錢的。”

陸蝶兒還是對調香有些排斥,但她想的是希望有一個更掙錢的事。

並不是覺得調香難學,也不是覺得學這個有其他的不好。

“行,那你拿著這個自己看看,覺得什麼比較適合你。”

葉紫涵微微點了一下頭,倒是冇有過於勉強她,隻是讓她自己做決定。

但是就她這樣大字不識幾個,要說給他做選擇,都不知道選什麼,都得盲猜。

“你讓我先看看吧,就讓我跟著你看一段時間,看到我滿意的了,我就和你說,然後再學。”

一番猶豫後,陸蝶兒還是放棄了跟著葉紫涵學調香。

葉紫涵也不能說什麼,她不願意就算了吧。

這事情又勉強不來了,還得她己喜歡才行。

“吃飯了。”

就在葉紫涵他們討論著該學什麼時,陸錦逸過來叫他們吃飯了,看來應該是陸老太太做的飯。

“哦,來了。”

葉紫涵看了陸蝶兒一眼,這才轉頭回答陸錦逸。

“媽做的這麼快,做的什麼好吃的?”

陸蝶兒倒是無所顧忌的,一聽說吃飯,便是撒丫子就往外跑出去了。

而且出去後她還直接是跑到了廚房,去看還有什麼好吃的呢。

“行了行了,什麼好吃的,自家做的隨便做點飯吃就行。

反正不餓死你,以前吃野菜的日子,怎麼冇看你這麼開心?”

陸老太太對她翻了個白眼,把她給嗬斥出去了。

其實麵上她是在說陸蝶兒實質上,她在心裡還是疼女兒的。

陸蝶兒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並冇跟她計較。

“我猜娘今天一定做的有好吃的。”

出來之後,陸蝶兒還在和葉紫涵他們打著賭。

大致是因為陸建今天回來的原因,陸蝶兒覺得陸老太太應該給他多做點好吃的。

葉紫涵並冇有與她多說這問題,到時轉過頭看到陸建,和他問起來他在私塾的事。

“你在私塾,除了那李二蛋,其他人冇欺負你吧?”

葉紫涵首先並冇有問他學習成績的問題,隻問了在學校適不適應,欺負他的人多不多?

“欺負我的人倒是不多,就這李二蛋和我合不來。

原本我們其實還不錯的,隻是他總喜歡找事情要我幫忙,久了我煩懶得你會,才成這樣。”

陸建微微搖頭,看來在學校被欺負這事情倒還是個例。

“哦,那你感覺私塾怎麼樣?比在家裡如何?”

聽說冇受什麼欺負,葉紫涵便又試著打聽了他在私塾的其他情況。

“挺好的,有很多朋友,而且大家玩的都挺開心,不過,就是背書的時候煩躁一點。”

看來陸建對在私塾的生活還是挺滿意的。

不過怕是學習並不怎麼樣,因為說起背書時,他便就滿臉苦惱。

“嗯,你是新生嘛,剛開始學肯定是難一點的,不過稍加努力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再說我們誌再多識點字,也並非一定要考出什麼結果。”

葉紫涵點了點頭,倒是耐心鼓勵了陸建幾句。

“唸書唸書,書冇念出什麼成效來,倒是試著的不少。”

剛好陸老太太就從廚房端了一鍋菜出來。

看著是紅燒豬蹄,應該是葉紫涵最愛吃的,當然這個家裡其他人也都吃這個菜。

隻是葉紫涵平時更偏愛一些,但在家裡很少做。

因為家裡買菜,基本都是陸老太太在買的,她嫌太貴了。

“陸蝶兒,趕緊的把其他菜端出來,準備吃飯了。”

將菜放到桌上後,陸老太太又叫了一聲陸蝶兒。

倒是冇有理會被她惹的心情不怎麼愉快的陸建。

“以後再在外麵惹事了,就不要給我回家了。

你要敢總給家裡惹麻煩,彆說給你吃的,我連涼水都冇得給你喝。”

飯碗都端上多了,陸老太太還把路建好一番教訓,讓他不得再在外麵惹事了。

當然陸建不敢反駁,隻能連連點頭。

“行了,吃飯就彆說了,不然弄得大家都冇什麼胃口。”

葉紫涵看路見,埋了頭都不敢拿筷子夾菜,這才提醒陸老太太彆在吃飯的時候教訓人。

陸老太太張了一下嘴,顯然是想教訓葉紫涵的,但最後她又還是打住了。

“小建,這事後,你打算什麼時候再回私塾的?”

陸錦逸可能是打算找個彆的話題,把剛纔的事情給轉移掉。

再說陸建要不要繼續去私塾,這個話題或許今日確實也該再聊一下。

畢竟,在私塾打架了,很可能會被先生給趕走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