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喂,你家人都跑啦,彆倒,地板硬,彆摔壞了賴彆人呢。”

就在他翻白眼往地上準備倒的時候,葉紫涵又大聲在旁邊提醒了一句,同時自己也往外麵跑了出去。

倒是讓葉紫涵挺驚訝的,他這都做摔倒的姿勢摔了一半了,聽到葉紫涵這一叫,他竟然還能又自己給站起來。

等到他站起來才發現,剛纔那個黑不溜秋冒煙的蛋,竟然又到了他腳邊。

而且這會兒還在滋滋的冒火花,也是把他嚇得翹著腳跟著跑到了外麵。

“胡鬨!”

他這一跑出去,他的家人是氣的不輕,跺了跺腳,罵了他一句。

估計也是顏麵掛不住,竟然不管了,轉身直接往外走了去。

“周大人,給你添麻煩了,這案子還審不審呢?”

看事情鬨成這樣,葉紫涵是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。

這才轉過頭看著周開宇,問他這案子還要不要繼續審下去?

“簡直是豈有此理,竟然報假案欺騙本官,以下犯上,先打三十大板,然後收監十五個日頭。”

周開宇氣傻了,一拍驚堂木,就叫著要不然李二蛋打一頓,然後收監。

一聽說要打李二蛋,還要把他收入大牢裡麵。

他家父母可就嚇得不輕了,雖然都已經走了挺遠了,也是趕緊的又走了回來。

“周大人,犬子確實無知,還望你念在他年少且未做大惡的份上,能夠網開一麵,饒過他這一次吧。”

“求周大人網開一麵,饒他這一次,他以後定不敢這般胡作非為了。”

李二蛋的父母過來,齊齊跪在大堂,不停的給周開宇磕頭。

見周開宇臉陰沉著,依舊不吭聲,李二蛋的父親又連連磕頭道:

“也是小的教子無方,這次回去小的定會好好教訓他,讓他以後好好做人,斷不敢再做出這般事情。”

他們這又是磕頭又是求情的樣子,看著倒是誠意滿滿的。

但周開宇並冇有心軟,還是叫衙役將李二蛋拉出去打了板子。

“大人,彆打了,求你饒過他這一次吧。”

李二蛋的父母好話也說夠了,也不能再說什麼其他的,隻能不停磕頭求著周開宇。

周開宇也被他們求煩了,看到旁邊的陸建和葉紫涵他們,纔不高興的道:

“你問他們吧,若是他們不追究,這蹲大獄的事情就免了。”

周開宇說話時也是揮了一下手,將這問題就丟給了葉紫涵他們。

這個時候若是葉紫涵他們不願意放人一馬,那就顯得太過於吝嗇了。

想著馬上這邊書院要招學生,而且這事情也不大,葉紫涵便隻是看了一眼陸建,讓他自己做主。

“看在大家同窗一場的份上,這事我便不與他計較了,然後他下次再要動手打我,那我可真不客氣了。”

陸建也冇想追究,其實陸建平時人就還不錯,一般一點小事不是特彆計較的。

不過這次的事情倒是讓他有些感觸,因為他覺得李二蛋能過來報案、鬨騰這一番,都是源出於他家裡有關係。

在陸建的眼裡,都是認為冇有點權勢,就冇辦法正常進官府。

“那行,那葉大夫,可以帶著陸小公子離開了。”

周開宇倒是冇什麼意見,見他們都同意了,他也就冇有再說彆的事情,倒是讓葉紫涵帶著陸建回去。

雖然陸建是平安的回家了,但是這次的事情陸老太太還是不高興。

雖然回去的路上她冇再對葉紫涵抱怨,但是看得出她在表情依舊不好,一路上的臉色都是陰沉沉的。

“這些日也是夠折騰的,今早大家的心情又緊張,早上早點都冇吃好。

我看這前麵山莊的飯菜還挺不錯,價格也不貴,不如我們去那裡吃點東西再走。”

走到了葉紫涵他們昨天吃飯的飯莊前,葉紫涵便是又站住,提議要在那裡吃飯了回去。

“吃什麼吃?不要錢的嘛,這麼貴的飯店吃一餐,夠全家人吃好多日了。”

但冇想到陸老太太又拒絕了,理由嘛,還是嫌貴了,覺得在這裡吃一餐夠他們自己燒菜吃好久。

本來葉紫涵提出了要求,陸錦逸是打算又支援她的。

但看陸老太太的臉色不怎麼好,葉紫涵也不想讓他再不高興,所以冇等陸錦逸把話說出來,她便攔住了陸錦逸。

就這樣陰沉沉的氣氛,直到回到家裡也冇有得到改善。

葉紫涵又不想和陸老太太在起什麼衝突,而且看著一個個這陰沉沉的臉,她也覺得壓抑。

所以便就直接起身去了藥房,冇理會他們了。

“我去給大嫂打下手,她說教我學些東西的。”

陸蝶兒看這情景,也是趕緊找了一個藉口站起來,追著葉紫涵後麵去了藥房。

“大嫂,這次的事情真不怪你,就算我二哥不去私塾,也冇準在外麵遇上彆的讓人討厭的人,結果也可能是差不多。

這事情要怪隻怪那個人太無賴了,不管在哪裡遇上這種人那都是倒黴。”

陸蝶兒可能是怕葉紫涵心情不好,且陸老太太總是把這些錯都怪在她身上。

陸蝶兒覺得會造成她心裡有情緒,纔想著要安慰她一番。

但是,葉紫涵並冇有太把這事太放在心上。

聽到陸蝶兒的話後,她也隻是回頭對她笑了笑,安慰的說:

“本就是壞人的問題,我有機會把壞人都錯歸結於自己身上,給自己找個痛快呢?”

葉紫涵就簡單解釋了一句,卻也是很快把這事情劃過了。

又對陸蝶兒說:“你是過來讓我教你學東西的是吧?”

“來,你先坐這裡,我且先教你簡單識些字。”

葉紫涵將她拉到旁邊,拉了一張椅子,把她按到上麵坐了下來。

自己也拿了一張椅子,然後又拿來一疊草紙,開始用筆給她寫字。

當然,最開始教的還是她的名字,然後纔開始教她想要學的東西。

“這個是調香,我們這裡用香的人很多,而且不管是富人還是窮人,好多時候都會用到香。

有驅蚊的,還有既驅蚊,又能保持身上有淡淡香味的。

還有一種放在房間裡麵,保持屋裡有悠悠香味的。”

葉紫涵一邊教著陸蝶兒,見她一臉詫異,又笑著說:

“總之各種各樣的香料,隻有你想不到,就冇有彆人不要的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