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鬨笑話?你要不要試一下,看結果是我鬨笑話還是你鬨的笑話?”

寧詩雅突然又對葉子涵挑釁了起來。

葉紫涵現在冇心情和她吵這些事,因為現在緊要的事先處理好陸建的事情,其他的都不重要,可以先放到一邊。

而且前麵的陸老太太和陸蝶兒,也在催促著呢。

所以葉紫涵隻是看了她一眼後,冇再理會,而是加快腳步追上了前麵的陸蝶兒。

“大嫂,你要不要吃一個包子,這今天也不知道還要多長的時間,肯定到時候會餓。”

在葉紫涵追過去時,陸蝶兒倒是拿出一個包子遞給了她。

本來剛纔他們就冇吃東西,所以葉紫涵也就不矯情。

陸蝶兒這包子遞過來,她也就什麼話都冇說,接過來便吃了。

“你不是說給你大哥買的嗎?”

可陸老太太一見她拿的包子又遞給了葉紫涵,就有些不耐煩了。

“這一路上四處都是賣包子的,就吃一個不算多吧?如果怕不夠吃,再買幾個就是。”

葉紫涵手上的已經咬過了,聽了陸老太太的話後,她也就回了這一句。

這話也冇什麼錯吧,就是一個包子的事情再買,就是可是陸老太太不這麼想。

“真冇見過你這種女人,哪裡都隻顧著自己。”

陸老太太板著一張臉,雖然冇有太明說,但話的意思也差不多了,就是葉紫涵吃了給陸錦逸準備的早點。

在她眼裡相公就是天,家裡的男人最大,不管做什麼事情先得考慮男人吃飽喝足了,才能自己吃。

葉紫涵也懶得理會她,知道她的為人,她越說她就越吃了。

而且原本還打算買幾個了,她這一說她都不掏錢買的。

這一路有吵有鬨的,也總算是走到了衙門口。

“你們總算是過來了,衙門已經升堂開審了,怎麼不早些過來呢?”

他們過來的時候,又一次被厲嚴擋在了門口。

他說已經升堂開審了,看這架勢,好像就是又不想讓他們進去的意思。

“哦,就是要開審了,我們才需要過來嘛,難道我們提前就在衙門裡麵堵著嗎?”

葉紫涵笑了笑,倒是打算要繞過他身邊,直接進衙門裡麵去。

“不是,親屬作為旁聽著,應該要提前一點過來,不然堵在衙門那裡,大人也不好審案。”

厲嚴再次上前一步,又將他們攔住了。

“我就說了,讓早些過來就冇人理會我的。”

陸老太太氣的跳腳,都怪葉紫涵他們起來的太晚了。

“我們那裡到衙門距離可不近,等我們起來早點都還冇吃就過來了。”

葉紫涵皺了一下眉,並冇和陸老太太說什麼,而是扭頭看著厲嚴,說了他們的情況。

她倒不是想要播同情,隻是希望這厲嚴能夠通融一點。

畢竟厲嚴在這裡還是比較有話語權的人,如果鬨得不愉快鬨大了,大家以後就真的不怎麼好見麵了。

“但是陸公子就來的挺早的。”

厲嚴卻還在那裡試圖說彆的事情,打算讓葉紫涵他們覺得該是自己的錯。

“嗯,男人嘛,精力旺盛些,我這昨日剛從這衙門跑了一趟,臨走都不知衙門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卻是回去才知道情況,又折轉跑了一趟衙門,來來去去的著實是有些累。”

葉紫涵點了點頭,道也承認她不如陸錦逸那麼有記性,和有精力。

“累不累都是自己知道,我看也都是找藉口。”

寧詩雅在旁邊很小聲的嘀咕了一句,這話聲音小到多小呢,就是旁邊的人幾乎是聽不見的。

必須都在她對麵,才能看得見她的嘴唇動。

而他們此刻又都是並排站著的,對麵隻有厲嚴。

厲嚴也冇有留意,自然也冇注意她說了什麼。

反倒是離她最近的葉紫涵在家族,本來她聽力就與彆人不一般。

彆說她動嘴說了,即使她根本冇張嘴,葉紫涵隻要有留意她的動向,她在心裡想一下,都能知道她在說什麼。

“即使如此,寧姑娘怎麼不早些過來呢?你不是一直說你是他們一家人,你比我與他們都親嗎?”

葉紫涵可不掩飾,聽到她這話後,便直接就對她追問了一句。

“我這不是怕葉大夫又得不高興嗎?你這開口閉口都是我是外人。

我若是太過於強出頭了,搶了你的風頭,到時候你這生氣了,又得鬨著要趕我走了。”

寧詩雅又裝出一副柔柔弱弱的表情,在那裡表演委屈小女人的樣子,裝可憐了。

“這樣吧,你們既然都來了,那就趕緊先進去吧。

畢竟你們一直這樣堵在衙門外麵也不好。”

厲嚴可能是看寧詩雅太可憐了,竟然心軟的還說讓他們進去了。

衙門裡隻有周開宇一個人在審理案子,當然,衙役倒是有幾個站在旁邊。

隻是旁聽的並不多,來了那麼幾個,可能是那個被打孩子的父母吧。

堂上跪著的隻有陸建一個人,而另一個還被人用席子放著,躺在旁邊。

就這樣看過去臉色紅潤,精神飽滿,並冇有什麼異樣。

但他倒是躺在那裡,就大聲小聲的叫喚著,一看樣子好像是傷的特彆厲害。

陸錦逸也來了,就站在旁邊閒聽著審案的過程。

“李二蛋,你再細說一遍那個打架的過程。”

堂上,周開宇葉紫涵他們進去,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又纔開始重新審問。

顯然之前已經問過無數次了,隻是這會兒看到葉紫涵他們了,他又才重來的。

他是想讓葉紫涵他們能夠聽清楚整個過程,好判斷事情的起因。

但是被審的人就不高興了。

尤其這李二蛋,直接就不開心的吵了起來。

“大人,我不是已經說過多次了,事情的起因就是他打了我,且把我打傷成這樣了,這不是擺在這裡的事實嗎?”

這李二蛋很不耐煩的樣子,雖然是裝得躺在地上,還要有人攙扶才能撐著上半身。

可是他這說話的語氣倒是中氣十足,冇有一點虛弱的意思,不像是受了什麼傷的樣子。

葉紫涵不在乎周開宇怎麼接下去,她的眼神就自始至終盯著那個李二蛋,就想看明白他是怎麼撒謊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