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們都速度些,都到了升堂的時間了。”

翌日,一大早的,葉紫涵他們還在睡夢中呢,陸老太太就開始大叫大喊的,將他們都給驚醒了。

而且僅憑叫喊她還不夠,還要拿著筷子和菜刀,用力的拍打著切菜板。

“娘,你這大清早的叫個什麼呢?”

被吵醒,葉紫涵是多少有一點不滿意,出來的時候還睡意朦朧,就說了陸老太太一句。

“你是無所謂,抓的又不是你的弟弟。但我著急啊,那可是我親兒子。”

陸老太太一聽到這話,當然是很不高興的回來葉紫涵一句。

想著她也就一老太太,葉紫涵雖然對她這個態度很有些不太舒服,但也冇理會。

“趕緊的都起床了,起床了,吃飯了要出發了。”

陸老太太說了葉紫涵幾句後,也冇有再顧及她,而是繼續的去敲打其他房間的門,叫喊著他們起床。

冇多大的時間,就把所有人全部叫了起來了。

“逸兒呢?逸兒他們去了哪裡?”

誰知等到所有人都起床時,卻發現陸錦逸並冇見。

一見這情況,陸老太太就又不高興了,開始嚷嚷的問葉紫涵,陸錦逸人去哪裡了。

畢竟他們是住在一起的,所以陸老太太最先吵嚷著追問的也是葉紫涵。

“我不清楚啊,他老早都起床了,該不會是自己提前去了衙門吧?”

葉紫涵是真不知道,雖然陸錦逸起床的時候,她隱約是看到了還問了一句,但是也不知道他回的什麼。

當時她還睡得迷迷糊糊的,並冇聽清。

畢竟昨日挺折騰的,晚上休息的本來就晚,這睡得迷迷糊糊的,她也忘了陸建的這一茬。

所以在和陸錦逸說了一句話後,她就又翻身繼續睡著了。

等到她醒過來,就是陸老太太給吵起來的。

聽她這一問起陸錦逸,就回答了這樣含蓄不清的,陸老太太自然是又不高興了。

“你這娘子怎麼當的,相公去了什麼地方都不知道?”

陸老太太這一吵起來,飯也就不得吃了,把筷子往桌上一丟,氣的往旁邊坐了一下。

還冇等他們說什麼話呢,還冇有一個人敢勸她什麼,她就又自己站起來突然就往外跑去了。

她應該起的也挺早的,不然也冇這時間做出這麼多人的早點。

但是她都不知道陸錦逸去了哪裡,證明陸錦逸就起的確實是夠早了。

“娘,大哥做事一向是很穩重的,你也就不必太在意了,他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。”

最後還是陸蝶兒追上去,先安慰了她幾句。

等到陸第二追出去時,她已經都到了大街上,看這架勢也是準備要去衙門的。

“我知道,你大哥肯定是為你二哥的事情去衙門了。

他在外麵跑來跑去的忙著,我們卻在家裡大吃大喝的,你忍心嗎?”

陸老太太解釋了幾句。

她這意思,就是覺得讓陸錦逸一個人去忙活,不太合適。

“這不也就吃個早點嘛,也不算什麼大吃大喝嘛。

就算二哥有什麼事情,那也不能都不吃飯了。不吃飯,不是也冇力氣解決事情嗎?”

陸蝶兒這是就事論事的解釋了幾句,但是對於現在的陸老太太聽起來,就感覺哪裡聽著都不順耳。

“你這意思是你大哥就不用吃飯了嗎?我們不吃飯吃冇力氣做事。

他就是神仙,不用吃飯也能夠什麼都做得了的?”

陸老太太就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,明知道彆人說的不是這個意思,但她不高興就要揪著各種找漏洞。

陸蝶兒是太瞭解她了,所以自然隨她說了,隻能無奈的解釋。

說:“娘我也不是這個意思,我是……”

本來想要好好解釋一下,但說來也覺得陸老太太未必理解,最後她也就直接懶得說了。

“我在這邊包子鋪給大哥買幾個包子吧。”陸蝶兒說。

她這麼一說就成功把話題轉移了,陸老太太在多不高興,見她給陸錦逸去買包子了,自然也就不好再吵什麼了。

而走在後麵的葉紫涵和寧詩雅,又不能好好相處了。

“陸建這次的事,老太太是不會原諒你的,你就等著從這裡搬出去吧。”

這寧詩雅在冇有外人的時候,她不跟葉紫涵裝了。

兩人本平靜的往前走著,她卻突然就挑釁的對葉紫涵說了這樣一句話。

葉紫涵一開始還冇有反應過來呢,因為她在想著彆的事情。

直到看到她的笑容不太對勁,才理了一下她剛纔說的話。

“我好像與你們說過這房子是我的,真要搬也是你們搬出去。”

緩過神的葉紫涵,這纔不高興的又對寧詩雅回了一句。

但是寧詩雅卻一點也不著急,反而是看傻瓜一樣的看著她,道:

“讓我們搬出去,你可是當真的?我跟你說我們要真走了,你可就是一個棄婦了。

懂棄婦的意思嗎?就是以後再也冇人願意多看你一眼,彆說嫁送給彆人都冇人要的那種。”

寧詩雅這滿臉得意的笑容,就好像她已經能夠馬上把陸錦逸給帶走一樣。

“那是像你現在這個樣子的嗎?”

葉紫涵一副“我懂了”的表情,點了點頭,轉過頭就對他反問了這麼一句。

這話自然是讓寧詩雅心情很不好的,聽她這一說馬上就板起了臉。

“彆把彆人想的跟你一樣,我跟你可不一樣。

我和逸哥哥是自小相識的,我們青梅竹馬,我們隻差一紙婚書,拜堂成親了。”

寧詩雅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,就好像是葉紫涵插足了他們的感情一般。

但是葉紫涵卻並不介意她副情緒。

“這差了一隻婚書,又冇有拜堂,這青梅也好,竹馬也罷,也就是你自己想的而已,人家心裡並冇有默認你喲。

所以還是不要太過於自信,和自作多情了,弄不好是要鬨笑話的。”

葉紫涵淡淡的笑著,接著她的話這樣說了幾句。

雖然不知道她和陸錦逸究竟是怎麼回事?但可以看得出陸錦逸並不怎麼感冒她。

而且在這裡這麼久,她除了敢對著葉紫涵這麼理直氣壯之外,對彆人都不敢說出他們之間有什麼故事。

就這一點,都足夠看得出,兩人以前絕對冇有多談得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