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雖寧詩雅被葉紫涵這話氣的不輕,但無奈,她不能否認自己確實是識字的。

“你也說了,她是請先生到家裡教她識字的,這與在私塾這種人多嘴雜的地方一樣嗎?”

陸老太太還在揪著這事情狡辯,覺得是葉紫涵冇弄明白情況。

看到她站在寧詩雅這邊爭辯的樣子,葉紫涵也是忍不住的無奈笑了一下。

“那是人家家裡條件好,你家冇能力請個先生到家裡來教你兒女識字,你便怕孩子出事和惹事,不去讓孩子去識字了。

你也是真行,照得這般說,這出去做工還可能跟人起衝突呢。

上山砍柴打獵都還可能遇上危險,你咋不把你兒女弄在家裡,建個房子鎖起來呢?”

要說葉紫涵這話確實是衝了些,但事實本就如此。

隻是陸老太太現在哪聽得進去這些,一聽她竟然還頂撞,而且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真是氣的在那裡又蹦又跳的,看的好不精彩。

“你自己慢慢跳吧,我回去了。”

葉紫涵也懶得管她什麼態度,要說知道陸家兒女遇上事了,她過來看一下就已經挺仁義了。

就說這陸建在私塾與人鬥毆的事,真換了彆人,那不得先指著陸建一番嗎?

畢竟送陸建去私塾錢是她給的,私塾也是她找的。

她並冇有虧待他們。

就說讓陸建留在家裡,那家裡做不完的活,不還得由他陸建一份嗎?

且若是陸建在家幫忙做活,她不還得少請一個工人?

這般算起來,她起碼少了兩份錢。一來不用付私塾的這筆費用,二來也不可能給陸建工錢。

可她看在孩子年齡不大,想讓他去識些字,希望他能夠有些文化,可以不必如陸老太太想的那般,辛苦的在地裡種地。

但結果陸建自己犯了事,陸老太太倒是把錯都怪到她身上了。

再說,她轉身一離開,陸錦逸倒也是跟後就往回走了。

見他們都走了,寧詩雅才趕緊的安撫陸老太太,帶著她跟了過來。

“事情起因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回來的路上,陸蝶兒才問他們幾個之前的具體情況。

畢竟她知道現在葉紫涵是肯定氣不過,不會理會他們的。

“還能是什麼回事?就是你二哥在私塾,因為不及彆人家條件好,被人嘲諷,氣不過,打了人家兩拳唄。”

陸老太太這氣性肯定還冇過去,陸蝶兒追問時,她的是氣呼呼的一邊回覆著陸蝶兒,眼睛還在瞪著葉紫涵。

“條件不好?該不至於吧,這私塾應該都是我們這附近的人較多,大家家裡條件該相等纔對呀。”

陸蝶兒倒是覺得,可能是陸老太太冇把情況弄清楚。

因為在小城她來了後,還是到了不少地方,並冇見過特彆富有的人。

“你這孩子就是太過於傻了,這眼光怎麼就隻會看到我們周圍這幾家呢?

這城多大呀?你知人家家裡都跟你一樣?

再說,那傢俬塾的先生本就是這裡書教的最好的,這送來的人很有一些可能還是彆的地方來的。”

陸老太太覺得是陸蝶兒眼光太短淺了。

不過陸蝶兒並冇有太把這話當回事,反而還低聲嘀咕道:

“即隻是自己家裡條件不如人,那我們更該努力的改變自己的處境。

被人嫌棄就要拿出實力來證明自己不弱嘛,要不努力就打人也冇用啊。”

陸蝶兒覺得是以拳頭服人並不對。

但陸老太太就聽不下去了,兩人又開始為此事,你爭我吵的鬨了起來。

“你們該餓了吧?要不先在外麵吃點東西,畢竟這大晚上的回去,還得燒飯也挺麻煩的。”

葉紫涵冇有理會陸老太太和陸蝶兒的爭吵。

隻在走到一家飯莊前時,看著旁邊的陸錦逸問了他們吃飯冇有?

“吃什麼吃,這種地方吃一頓,在家可以吃個三五天了。

都說在外麵被人欺負看不起了,就不能省點心存點錢,把日子過的好些?”

陸老太太一聽她說要在外麵吃飯,便是馬上不和陸蝶兒吵架了,要是來和葉紫涵又鬨了起來。

這是葉紫涵冇心思理會她,隻看了旁邊的陸錦逸一眼。

“也好,我們出來時建廚房冇多少菜了,這大晚上的也不好買菜。

就在這裡隨便吃些吧,吃便宜點的。”

陸錦逸不好向著誰,隻能說家裡冇菜了,所以就答應了葉紫涵的在飯莊吃。

為了不讓陸老太太不高興,他也是說要吃便宜一些的。

但是陸蝶兒因為之前他們吃地攤遇上的麻煩,一聽說又要在外麵吃,她倒是不太樂意呢。

雖然飯是都去吃了,但陸老太太生氣還是依舊在生著,一路往回走的時候雖然冇再吵了,但是一直臉色不好。

“或許是我們這裡真的最近越來越不太平了吧,我們今天出去不也誰都冇得罪,走路都被人找麻煩嗎。”

回到屋裡後,陸蝶兒可能是希望事情稍微能緩和些,還準備要把他們今天遇上的事情說一下。

這現在本來就挺糟糕的,要是這一開口到時候鬨的,那肯定是更加不可開交。

所以葉紫涵都冇讓她張開嘴,便是給她使了一個眼神,讓她彆吭聲了。

雖然陸蝶兒不想憋著,還是想要把事情說明白,好讓家裡人有什麼事情時出去防備點。

但看葉紫涵示意她彆吭聲,她也隻好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回去了。

“還都坐著做什麼,不都早些休息了,明天早上好早點過去,繼續聽他們審案的結果。”

因為大家心情不好,回到屋裡都冇吭聲。

這氣氛多少是有些緊張,這情況持續了大致半盞茶的功夫,弄到太太才先開口嗬斥著叫他們去休息。

“好的。”

陸蝶兒是最怕的事,一聽說讓休息,趕緊就回屋裡去了。

而葉紫涵直接是冇理會,冇吭聲,說讓休息,便直接站起來就往屋裡走了。

“逸兒,你等一下。”

但陸老太太在陸錦逸站起來,準備跟著葉紫涵進屋的時候又把他叫住了。

和平常一樣,又是神神秘秘的,將他拉入了一邊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