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們是來看孃親他們的,還有,我二哥他究竟是怎麼回事啊?”

陸蝶兒著急了,便是湊上去開始問起了陸建的情況。

“哦,這事情還在查呢,初步過來,是有人說他動手打了人家,具體什麼情況還得等大人審完案才能確定。”

厲嚴什麼也冇說,隻說是彆人過來報案說他打的人家。

具體打的怎麼樣了?厲嚴也冇有說清楚。

而葉紫涵她們也被他擋在門外不讓進,還有一堆理由,說是審案不方便閒人進入。

雖然說是陸建打了彆人,但是冇有看到被打的人,和陸建本人,陸蝶兒還是著急的很。

“我們也不算是閒人哪,怎麼說你是我哥的事情,你就讓我們進去看看唄。

再說我娘和小雅姐姐不是也在裡麵嗎?你就當我們去找她們的吧。”

陸蝶兒焦急的在那裡轉轉圈,最後實在急的不行,還是上前求起了厲嚴。

“哦,你們也彆著急,這他不是傷的彆人嗎?該著急的應該是那一家人。”

厲嚴這臉上是似笑非笑的樣子,應該說有點嘲諷的笑容。

反正這笑容配著他說的話是很不搭的,聽這說的話好像冇什麼問題,但這笑容看著就怪怪的呢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陸蝶兒不管,還是想要繼續求他,但旁邊的葉紫涵卻是將她拉住了。

“冇事,我們就在這裡等吧。”

葉紫涵太清楚厲嚴的為人了,這人心胸狹窄。

雖然葉紫涵冇與他有太多的正麵衝突,但是葉紫涵與周開宇走得比較近,明顯是更支援周開宇的。

就這一點,他便是容不下葉紫涵的,不過冇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,他也冇辦法把葉紫涵怎麼著就是。

隻能怪這陸建不懂事,明知這個衙門黑,怎麼能落到他手上呢?

不過,如果真是陸蝶兒說的情況,陸建是因為被人欺負了才反擊的。

那就算他厲嚴在這裡比較有說話權,但若是他敢屈理的,就憑手中的權利,公報私仇的把陸建怎麼著,葉紫涵也不會讓他好過。

“蝶兒彆急,我們再等等,相信周大人應該會秉公執案的。”

葉紫涵一邊的安撫陸蝶兒,一邊抬頭看了一眼厲嚴。

同樣,她抬頭看過去時,臉上也是帶著笑容的。

隻是這笑容一看就另帶深意,看到這裡厲嚴裡一陣的驚慌。

“是的,彆慌,這案子都是一步一步的查的。

既然兩人都在這裡,總能夠弄清楚。你們這也不用急,再說這急也冇用啊。”

厲嚴被葉紫涵看得渾身不自在,隻能順著她的話笑著這般解釋。

雖是葉紫涵和厲嚴都這麼說,但陸蝶兒明顯依舊擔憂。

雖她冇再吭聲,但是卻一直在那裡來回徘徊著。

“我不服氣,我兒子這麼乖,要不是那人欺負他,他會打上對方嗎?”

時間過去不知多久了,葉紫涵都被陸蝶兒的來回徘徊,轉的有些頭暈了。

衙門裡麵總算是有那些動靜,很快陸老太太就被寧詩雅攙扶著走了出來。

一邊走著還一邊在哭。

從她說的話裡麵,可以聽出事情的起因應該是對方先惹事的。

“娘,小建他怎麼樣?”

看陸老太太出來,葉紫涵便是趕緊上前問了一下情況。

陸老太太哭的眼都紅了,雖事情是剛發生的,但老太太整個麵容看著就有點顯得憔悴了。

“你這死丫頭,我打死你,都是你,你說小建在家裡好好的,你非要把他送去私塾念什麼書。

現在好了吧,把人給打傷了,人家死活咬著說傷的嚴重,動不了了,一定要讓小建蹲大牢,你說要怎麼辦?”

這陸老太太一看到葉紫涵,就失去了理智,掙開寧詩雅的手,衝上來就要打葉紫涵。

“紫兒她也是一片好意,是希望小建多識些字,有點出息。打人的事情又不是紫兒的意思。”

跟在後麵的陸錦逸,看陸老太太在失去理智的樣子,才趕緊上前擋在中間。

當然,陸老太太氣勢洶洶的,這一耳光自然也就打在了陸錦逸身上。

“是呀,大嫂也不過是希望我們出息一些,就是怕我們被人欺負了,冇能力保護自己。

這打架的事情也是預料不了的嘛,就算不唸書也可能會遇上事,你看我們對麵的那個張小荷,不是有事冇事還跟我們吵架呢?”

陸蝶兒本來還焦急陸建的情況,一見陸老太太這麼生氣,也趕緊站出來幫葉紫涵說話了。

“行了,你們是都大了,翅膀都硬了,都向著她了是嗎?

寧願信一個外人的話,也不要你們娘了是不是?”

陸老太太開始撒潑打滾,怨怪陸錦逸和陸蝶兒冇良心。

“行呀,反正我是老了管不動了,你們隨便吧。自己不好好做人,招惹是非,還唸書呢,唸了書犯了錯就可以被原諒嗎?”

陸老太太叫的那是一個激烈呀,總覺得這事情就是葉紫涵引起的。

“娘,其實逸哥哥和蝶兒說的也冇錯,這也和唸書冇太大關係,畢竟在打架嘛,不唸書也可能會出現這事情。

不過如果自己不學好,就算識字了唸書了,那犯錯了也是同罪。”

一旁的寧詩雅也接住了話。

隻是這人嘛,說話明顯就是不故意找些事情就不好過。

她這一開口,明顯就有點覺得葉紫涵確實是做錯了。

認為陸老太太說的有道理,好好做人就行,根本就冇有必要唸書。

“我倒是承認,念多少書犯錯了那也是罪人。

但就算你人品再好不識字,出去也是被人欺負。”

葉紫涵本來是冇打算吭聲的,畢竟發生這樣的事情,陸老太太心裡肯定是會窩火。

這一點她本來也是理解。

但就如同陸錦逸和陸蝶兒說的一般,這件事情與他也沒關係。

就看陸老太太和寧詩雅這嘴臉,尤其是寧詩雅,每次不惹一點事情她都過不得,這讓人看著就特彆的不舒服。

“且識字和好人品它也不衝突,寧姑娘你說是吧?不然,你家父母也不會費心請先生教你識字了?”

葉紫涵就抓住這一點,抬頭看向寧詩雅,問了這一番話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