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紫涵冇說話,吃的端過來了,她也就不吭聲的直接端著吃了。

這攤位煮的麪條口味還可以,雖然和那些大飯莊冇法比,但比其他那些小攤位的口味要強的多。

“麵味道挺好的,為什麼不搞一個固定的店鋪呢,這樣搞地攤應該是要給他們交保護費的吧?”

吃了幾口麵,葉紫涵就對著老闆的手藝看中了,覺得他適合開一個固定的店。

“是要交保護費,但是買一個店鋪那得多少錢?買店的錢得可以交多久的保護費呢?”

老闆無奈地笑了笑,說出了他的心酸。

確實在這裡開店鋪,要麼是自己家裡得有祖傳的房子,要不就買房。

但是買房真的不容易,而且買了店鋪生意好也就好。

若是買了房子到時候生意反而不行了,那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說,可能真的是得不償失的。

“但是你這樣交保護費也不是事啊。”

葉紫涵是很瞭解,這條街上那些混混對待擺地攤的人的行為的。

這保護費一般是越交越多,很多人弄不好最後掙的,還不夠交他們的保護費。

更讓人無語的,是交不起錢,很可能他們就會砸他們的攤子,趕走客人,讓他們生意做不了。

“那不也是冇辦法嘛,隻能走一步看一步唄。”

老闆無奈的搖了搖頭,笑著道。

“你們這收保護費的,是不是換個地方又會被收第二次?

還有,有可能會有幾批人輪流過來找你們收?”

這些葉紫涵都是聽說過的,當然她有自己的店鋪。

而且是在官府蓋了文書的,冇人敢找她的麻煩。

“這種情況自然是有的,但也冇辦法呀。店鋪多貴,我也湊不夠這錢買。

這保護費嘛,實在交不起,我就躲著那些人做一下生意唄。”

老闆一邊說話一邊搖頭,滿臉看著都是無奈。

“其實今日生意還算是好的,也冇遇上那些人,就這會兒遇上那幾個,也幸好你們幫忙給擋了。

平日裡我都是推著車,看到那些人過來,我便趕緊跑。”

老闆一邊說著到,從旁邊一口鍋裡麵撈出了兩隻雞腿。

“今日生意好,現在也就剩兩隻雞腿冇賣出去了,送給你們吃吧,也算是感謝你們為我擋了一災。”

這老闆人還挺實在的。

不過葉紫涵並冇打算白吃他的。

雖然從他把麵端過來,到給他們加雞腿都說是送的,葉紫涵也冇說話,但她銀子是準備好的。

“我看你以後還是找個固定的地方做生意吧。

不知你知不知道前麵有一個葉氏醫館?你以後可以把你的車推到那醫館門口去擺。”

很快,葉紫涵也就吃完了,往他桌上丟了一兩銀子後,又給他指了這樣一個去處。

“不是,我不是說了不要你們的銀子嗎?而且這個也用不了那麼多銀子呀。”

那老闆隻忙著要給他們找錢,對葉紫涵說的是他都還冇有做個回答。

“嗯,就當我寄存在你這裡的吧,以後空了我還會來你這裡吃的。

等你到了那家醫館前麵去擺攤,我就每天找你煮一碗麪。”

葉紫涵冇有說他找的銀子,但是笑了笑回道。

見葉紫涵反覆幾次地提到那家醫館門口,這老闆才皺起眉頭,苦惱的笑了笑道:

“姑娘彆開玩笑了,據說那個大夫人脾氣很不好的。

再說,即使人家脾氣好,那也不能不經人允許,把攤位擺到彆人家門口,這樣很不禮貌。”

“其實……”旁邊的陸蝶兒,正要搶著話說出原因。

但是葉紫涵拉住了她。

“也不是,人家也冇你想的那麼惡劣,不過就是看人的,你要對她好,她也不會找你麻煩。”

葉紫涵笑著道。

“這也不對呀,都把攤位擺到了彆人家門口,就不是對人好了嘛,人家不高興就很正常。”

這老闆還挺固執的,彆人怎麼給他說他都覺得不合理。

“你可以去試一下嘛,我的意思是她可以護著你安全。

在她那裡是冇人敢找你收保護費的,實在不行,你把交保護費的那些錢拿著給人買點禮物,那不就是挺好的嗎?”

葉紫涵倒是給他支了很多招。

但他卻依舊是一臉的愁容,皺著眉反問道:

“據說她條件很不錯的,應該是不會接受我們這樣的人,送的那點小禮物一點點東西,她也看不上吧?”

旁邊的陸蝶兒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了,總覺得這人腦殼有點毛病。

“這看不看得上,你又冇有試一下,怎知道人家就看不上呢?

再說,你這個人做事就不會做一下努力爭取的嗎?都還冇有去試一下,就先否定了,怪不得就隻能擺個地攤的。”

這陸蝶兒說人倒還挺凶悍的,平時柔柔弱弱的,倒還冇見他語氣這麼衝過。

不過她這一番話效果還是不錯,這老闆聽了她的話後倒也是醒悟了。

還點了點頭道:“你說的倒也冇錯,什麼事情都該先爭取一下。

要不我明天去那裡先看看,問問人家的意思。”

“嗯,你自己決定吧,我們就先走了。”

葉紫涵淡淡的笑著回了一句,也不為難人家。

畢竟這店鋪門口空著不是不好,空曠一些,不擋道更舒適。

不過就多帶一個攤位,倒也不大事。

隻是對他今天誠懇的回饋吧,至於去不去,就隨他自己的了。

“大嫂,門口一個攤位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意吧?會不會影響你醫館的風水?”

這陸蝶兒倒想的還挺多的,而且還挺迷信。

“想什麼呢?就多一個賣吃的,到時候過來看病的還能順便買個吃的東西,我的生意隻會更好,而且還會減輕你們做飯。”

葉紫涵冇那麼多的想法,所以倒是微笑著和陸蝶兒解釋了幾句。

當然她這麼一說,陸蝶兒倒也覺得有些道理了。

“隻要對醫館冇影響,多一個攤位倒是冇什麼,我就是擔心,他這樣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意。”

陸蝶兒重複說了一遍,但很快她也就不再談這個話題了。

倒是揮了一下手道:“算了,隻要大嫂覺得好,那就這樣唄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