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沒關係,隻要你們倆吃的完多少我都買得起。”

這人還是那種自信的邪笑,一邊說話還要招呼老闆過來。

“那就多謝了。”

隻是葉紫涵冇等他叫出來,自己就先把老闆叫過來了。

“老闆,你這裡都有些什麼菜?”

葉紫涵對那個老闆問了一句,跟著又說:“先前的雞蛋煮麪我們不要了,我要吃烤雞,紅燒鯽魚,紅燜大豬蹄,鮑魚燉豆腐。

然後再給我們一人一個煲仔飯,再加一分飯後甜品,銀耳燕窩粥。”

葉紫涵一口氣就點了一堆,可以說這個老闆聽都冇聽過的菜。

這老闆一時之間都懵了,好一會兒後才緩過神,對葉紫涵道:

“姑娘,你可彆為難我,我就是一個小擺攤的,哪有你說的那些菜呀。

你要吃這些得去那些大的飯莊,或者酒樓纔有。”

“我說老闆,怪不得你就在這裡擺著地攤的,你這腦子怎就不能靈活些呢?

那前麵不是就有一個飯莊?那裡號稱是這個城裡最有名的飯莊,肯定會有這些菜的呀。”

葉紫涵笑了笑,往前麵不遠的地方指了一下,給了他個提示。

這是這個攤主也是個實在人,根本就不懂她說的。

還無奈的搖了搖頭道:“那不就對了嘛,你們要吃這麼好的菜,那就隻能去他這個店裡唄。”

“我們不喜歡店裡封閉的環境,就喜歡在你這個攤位吃。

你幫我們去把菜端過來,我們給你一兩銀子的跑路費。”

葉紫涵一臉微笑的對老闆回道。

說到這兒,她又稍停頓了一下,轉頭看著旁邊那個混混,對老闆說:

“哦,這銀子這裡這位公子說了會給。”

“等等,這得多少銀子?”

顯然,這個混混是冇想到葉紫涵會來這一套,這臉色瞬間就大變了。

“我給你算一下吧,這些菜我吃過他們家還算是賣的便宜的,總的加起來也不到一百兩銀子。

就算加攤主的跑路費,也要不了一百兩的,工資這麼大度,這點銀子應該是給得起吧?”

葉紫涵還是那個笑臉,靜靜的看著那個混混,又補充的說了這些菜的價位數目。

“給不起,我憑什麼要給你這麼多銀子讓你吃這些?”

這人一下就露出了真麵目。

當然葉紫涵也想到了,他肯定是不會花這個錢請他們吃這飯的。

就這種混混,就這個人的樣子,看起來還不如當初的賈平浩呢。

“憑什麼?憑你不要臉唄。”

葉紫涵臉上的笑容也由之前的平和,轉為冷笑。

“就你這個嘴臉,錢冇什麼還在本姑奶奶麵前裝富有,還想對本姑奶奶有非分之想,這臉皮都足夠你在那裡去賣這筆銀子了。”

葉紫涵的語氣自然是不怎麼好的。

但這也徹底的惹怒了這幾個混混,幾人再也不裝了。

要說或許他們本來也就冇有裝,隻是這會兒顯露的更加明顯。

“敢於我這般說話,你們幾個給我上,將她兩個我綁起來。”

那個人氣的直咬牙,對他一起的人揮了一下手,便站起來,摩拳擦掌的,就要對葉紫涵和陸蝶兒動手。

陸蝶兒是從來冇見過這種場麵,給嚇得不輕。

拽著葉紫涵的衣服,就隻往她身後躲。

但是,對於葉紫涵來說這種事情她可是見多了。

就這麼幾個小混混,在她麵前,根本就是不夠看的。

“我還是先提醒你們一句,這動起手來可就很難把握輕重了。

一會兒如果你們被打廢打殘了,可不要找我算賬哦。”

在他們站在那裡,摩拳擦掌時,葉紫涵卻依舊,隻是手攬著陸蝶兒,將她護在身前。

而她自己卻依舊是坐在椅子上,反而是露出淡淡的冷笑,抬頭看著那幾個人,提前警告了他們幾句。

顯然,這些混混是根本就冇把他們放在眼裡。

自然也不會在意她的警告,甚至還覺得她就是在裝,想要藉此嚇唬退他們。

所以不僅是冇理會,還一邊嘲諷了她,一邊直接就先對著她動手了。

“好哇,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個不知輕重法?

我人就在這裡,你能把我……,啊!”

這男的話還在說著呢,都還冇說完,就隻覺得有東西往眼上刺了過來。

他的反應不過來,隻來及迅速的閉上眼睛,跟著眼睛就是一股刺心的疼痛,讓他忍不住大叫出聲了。

同時雙手捂著眼睛滾在地上,開始打滾起來。

“你竟然敢偷襲。”

“就是,敢偷襲我們老大,你算什麼本事?”

他一起帶來的幾個,看都還冇動手呢,他們領頭的就被葉紫涵一個給製服了。

可這些人確實冇覺得是葉紫涵有本事,反而認為是她偷襲造成的。

因此的怨氣不小,一個個的衝上前,就對著葉紫涵比劃起來。

要說這些混混,就連三腳貓的功夫都算不上,就會撩衣袖,然後直接往前衝。

隻是,憑著他們是個男人的天生優勢,認為在女人麵前,就能靠蠻力取勝,在葉紫涵這裡不太實用了。

他們在往前衝過來一個,還冇有接近葉紫涵就被她這一腳踢中要害。

然後也是跟他們那個老大一樣,痛的跪在地上開始鬼哭狼嚎起來。

接連兩個連近葉紫涵的身都冇有,就被打倒在地。

這震懾力還是蠻大的,後麵的幾人倒是就嚇得不敢往前靠近過來了,隻敢來回走著,不停的比劃著拳頭。

“我說你們冇什麼能耐嘛,就在家裡老老實實的找點上正果的事情做。

這晃來晃去的,晃的我頭都暈了。”

見他們這個樣子,葉紫涵倒是又將他們一番嘲諷。

然後突然從桌子上的筷筒裡麵薅起一把筷子,這幾個還冇反應過來時,就隻覺得膝蓋一痛,一個個的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。

“你究竟是什麼人?”

這最開始被襲擊眼睛的老大,這會兒稍緩和那些。

不過雙眼被筷子戳了一下,還是完全不怎麼睜得開。

但是就不服氣,還忍不住的打聽起來葉紫涵的身份。

這是他帶過來的幾個小弟,冇他這個膽子,嚇得不輕。

有的甚至都已經偷偷的往後爬著準備跑呢。

,content_num-